[原创]“占领运动”将助奥巴马赢得明年大选

“占领运动”将助奥巴马赢得明年大选

——华尔街的“占领运动”能否敲响美式资本主义的丧钟

导言:占领运动的目的是什么,为之诉求的是现状的改善还是基本制度的革除。共和党、民主党在这种社会底层的占领运动中,将可能通过消减财政开支、向富人增税、推进医疗制度改革,加强金融监管等问题上的激烈交锋与政策调整,赢取更多的选票和更高的支持率。对占领运动理解和同情的奥巴马,将可能借助这种运动的煽情赢得明年的大选。

近来一段时间,美国民众的占领运动引起了大陆媒体的极大关注。央视新闻、北京日报、港媒、新华网、环球网都纷纷对此进行了连篇累牍地报道。央视的焦点访谈栏目更是邀请了不少研究美国问题的学者专家深度剖析了这一事件。

从“占领华尔街”开始,这一运动很快就扩及到到华盛顿、芝加哥、波士顿、西雅图、旧金山等50多个大城市,并有席卷全美的势头。针对这种失业、贫困民众的街头表达,更有不少外媒把其惊叹为一种社会底层发动起来的旨在反对富人的“革命”。

在这种性质的研判中,“共产主义小组出现在华尔街的街头”,“阶级斗争的火焰被占领运动重新点燃”,“美国民众要发动社会主义性质的革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将成为美国未来变革的样板”等醒目耀眼的文章,更是充斥在我们的报端和网络。按照这样的研判和推演,资本主义的丧钟似乎很快就要在美国敲响了。

这场轰轰烈烈的“占领运动”究竟在诉求什么,有没有革除美式资本主义的目的,有没有美国的共产党组织在其中领导着?只有弄清了这些问题,才可能对这一事件的性质作出正确的研判。

从一些描述这种占领运动的图片、文字上看,参加并附和这种占领运动的,大都是一些青年失业者以及在贫富差距中煎熬不住的民众。他们并没有什么“革命性”的诉求,也没有统一的纲领,只是自发地乌合起来,抗议华尔街的贪婪腐败以及目前的这种贫富差距,并希冀政府能够尽快通过某种体制的变革来改善他们未来的境遇。占领运动的实质就在这里。

在占领运动与治安警察的街头对峙中,并没有出现多少粗暴、过火的肢体冲突。即使是抓捕抗议者,警察的手脚也是很平和的,没有拒捕并与之厮打在一起的,一切都显得很儒雅。

发生这么多的占领运动,白宫的奥巴马政府为什么不以维稳社会为由而派出大批军警进行震慑和弹压呢?为什么不惧怕这些抗议者也把自己的白宫给占领了呢?为什么不惧怕这种美式的资本主义也给占领掉了呢?

街头抗议,这对于美国的民众而言,实在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只要不妨碍公共秩序和公众安全,随时随地都可以在申请到的地方进行这种抗议。

在美国的宪政里,民众都有抗议政府的权利,也有通过民选撤换或推翻政府的权力。但通过流血的革命形式推翻其基本的制度架构却是不允许的。

在二战后的红色风暴中,美国的共产党组织也有几次旨在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革命尝试,但都被当时的艾森豪威尔政府给弹压下去了。在制度的保守与社会情绪的消解上,这些资产阶级政府的一个基本策略就是扩大社会福利开支、缩小贫富差距、改善物质待遇,以此消解那些社会底层及其工人阶级的革命冲动。无产阶级的贫困化趋势,也在这种社会福利政策中被暂时性地缓解了。物质的诱惑与福利的改善,更让不少欧美的工人阶级与马克思的社会革命模式渐行渐远起来。工人阶级的不想革命或其革命冲动的消沉,也使马克思主义的欧美播种渐渐流失了自己的物质力量。伯恩斯坦、考斯基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并通过自己的社会改良计划和议会道路渐进式完成对资本主义的和平变革,基于的正是这种变化。马克思的社会革命模式为何一直在发达的欧美资本主义国家勃兴不起来,物质福利的改善及其贫困化趋势的阻止,是一个根本性的原因。马克思在哲学层面上发现的物质对精神的决定原理,被他极力革命的对象——资产阶级“反作用”地运用到了工人运动之中。福利经济学对欧美经济政策的主导,并从物质上腐蚀和消解工人阶级的革命冲动,不过是资产阶级分化、肢解工人运动的一个工具而已。一些西方的马克思主义者常常哀叹欧美工人阶级沉沦了自己的革命意志,岂不知这正是物质上的原因在其中起着支配性作用的结果。

在美国的宪政设计中,诉求自己的利益并不是非要诉诸流血的革命。民众的选票与多党的竞选也可以帮其完成这种利益表达上的诉求。既然通过这种不流血的民主也能诉求到自己的利益,又还有谁再把自己的利益表达诉诸到这种流血的革命中呢!社会底层的占领运动没有把自己的利益表达诉诸到这种流血的革命之中,其中的一个起着支配性作用的原因就是它们至今也会在眷恋着这种美式的民主制度,并希冀通过这种民主制度把自己的利益诉求更多地传达到政府的决策层面。它们只想通过这种占领运动抗议华尔街金融大鳄的贪婪腐败以及政治影响,并希求未来的体制变革能够更多地关切到它们这些社会底层的利益诉求。

现在,奥巴马政府在这种声势渐长的占领运动中,实处在一种左右摇摆、左右为难的境地。“一边是华尔街的钞票,一边是社会底层的选票”,两者都很难割舍。以此为题的环球时评就很能把奥巴马的这种左右为难给透视出来。奥巴马政府在理解和同情社会底层占领运动的同时,也很痛恨华尔街的政治献金和共和党的处处作对。占领运动的底层发动,虽是出于对贫富差距、社会失业和华尔街金融体系的抗议,但却足以成为影响明年大选走势的关键性力量。奥巴马对于社会底层发动的这种占领运动为何一直站在理解和同情的立场上,其根本性的目的之一,就是想依托这种占领运动打出自己的悲情牌,提升自己在社会各阶层的支持率,以此赢得明年的大选。

从这一点上看,在失业与贫困中煎熬难耐的社会底层相继在美国各大城市发起的这种占领运动,并不是为了在根本制度层面上革除资本主义的命,而实则是为了以此影响美国明年的大选舆情和总统职位的归属。共和党以及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都必须在这种挥舞着的选票中,考量着如何调整自己的政策立场和竞选策略。在明年的大选中谁主沉浮,很可能就是这种实实在在的势力。

正是把摸透了这种占领运动的性质,所以奥巴马政府、乃至美国的资本财阀在这场突如其来的街头表达中,才没有惊慌失措起来。它们在静观其变,并精打细算着未来的大选舆情与赢得更多选票的策略。

100多年前,马克思依据自己发现的资本主义积累规律和无产阶级不可逆转的贫困化趋势,而断言了资本主义丧钟的快要敲响。自那之后,敲响资本主义的丧钟也就不时地萦绕在马克思主义信仰者的心头和脑际。占领运动作为一种社会底层发起的街头抗议,对于那些一直钟情于马克思主义的人来说,无疑又重新唤起了它们的阶级斗争思维和对资本主义丧钟快要敲响的记忆。然而,对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及其革命模式淡定一久的美国民众,显然还很难勃发出这种旨在通过革命的形式消灭现存资本主义制度的运动。

可以断言的是,这种旨在占领富人天堂、监管华尔街体系的运动,在发泄完自己的不满情绪后,过不了多少时日就会因为两党竞选策略和政策立场的调整与疏导而逐渐冷却下来。伯恩斯坦在工人运动的问题上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最后的目的算不得什么,运动就是一切。”欧美国家中的工人运动在这种修正主义的引导下,都是直奔其物质利益的短期争取与即刻享受的。一旦这种目的达到,运动也就消解。它们自发乌合起来的目的也没能跳出伯恩斯坦这个公式的窠臼。它们走向街头、诉诸抗议,只是为了发泄自己对华尔街现存金融体系的不满、对失业加剧与贫富差距的不满、对奥巴马政府变革迟缓的不满,只是为了影响其明年的选情以及民主党、共和党在未来体制变革中的政策抉择与立场。

至于美式资本主义的丧钟,显然还不能指靠它们来敲响。至于共产主义小组惊现在华尔街的街头,美国的民众将要发动社会革命之类的研判,显然都是很背离这种占领运动的实情和基本面。以此诱导美式资本主义的和平演变,只会误导中国的对美外交。实际上,美国也早就有了这种共产党的组织,只是未在政治上形成自己的气候而已,何以现在才产生这种共产党草创期的组织形态,这根本就不合乎共产主义运动的自身逻辑。用这样的研判吸引大众的眼球岂不把自己的无知暴露无遗。

研判时局,贵在客观冷静、求真务实;否则,就可能误国误民。

从上面的分析中,可以作出这样一个基本的研判,指望这种占领运动敲响资本主义的丧钟是不现实的,它有可能被奥巴马当作一张旨在赢得更多民众支持的悲情牌打出去,并以其帮助自己赢得明年的大选。民主党的向富人增税及其对华尔街金融监管的推动,再加上共和党的保守立场以及华尔街向它的政治献金,都会把更多的占领运动者忽悠到奥巴马的支持者行列中。赢得大选,这对一直坚持增进社会中下层利益的奥巴马来说,似乎也是一种合乎情理的事。

2011年10月12日初稿于论道书斋 胡显达

几点佐证:

中新社华盛顿10月6日电(记者吴庆才)美国总统奥巴马6日正面回应已经蔓延至全美各地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指该运动显示民众对美国金融行业存在广泛的不满。

在当天白宫的记者会上,最近已扩大至全美各大城市的“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成为焦点。奥巴马表示,自己已经听见民众的诉求,也通过电视了解了抗议运动的情况。

他指出,美国民众经历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全国各地、各行各业都遭受重大损失,但至今金融行业仍充斥着不负责任的行为,这些抗议运动表达了美国人民对金融系统的不满。

奥巴马指出,一个健康的金融系统要求银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通过服务品质、价格和产品进行竞争,而非通过欺诈性操作、隐性收费和无人能懂的衍生性产品交易。此前他动用了大量的政治资本力主通过的金融监管改革法案,就是为了加强监管,保护消费者权益。

奥巴马借机将矛头指向共和党人,指责国会共和党人过去一年一直阻挠该法案的实施,甚至希望回到金融危机之前缺乏监管的时期,共和党的总统参选人甚至表示要废除该法案,而这些都不是美国人民所期待的。

奥巴马表示,自己将继续为推进金融改革而战,并由财政部门成立一个保护消费者的监督机构。而在金融业未实现变革此之前,美国民众将继续发出不满的声音。

对于既然奥巴马指责华尔街有这么多人不遵守规则但迄今却没有一人被送入监狱的质疑,他回应说,金融行业的一些操作手法虽然不道德、不合理或不顾后果,但并非违法行为,这也正是为何要通过金融改革法案来禁止这些做法的原因。

从9月17日起,纽约爆发了一场名为“占领华尔街”的民众抗议活动,并一直持续至今。目前抗议浪潮已向洛杉矶、波士顿、芝加哥、华盛顿等美国50多个大城市蔓延。抗议活动的矛头主要指向华尔街“贪婪”、金融系统弊病和政府监管不力,以及高失业率等社会问题。完

中新社华盛顿10月5日电(记者吴庆才)美国白宫发言人卡尼5日首次公开回应已经蔓延全美的“占领华尔街”抗议示威运动,他表示理解美国民众的沮丧情绪。

持续三周的“占领华尔街运动”目前已经蔓延至全美各地,纽约市长布隆伯格最近警告,由于高失业率,美国可能出现“街头骚乱”。有记者据此问及美国是否会出现类似于希腊那样的“骚乱”,卡尼拒绝将美国的情况与希腊作比较。但他对“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抗议者的诉求表示理解。

“美国民众对于经济以及难以找到工作或保住饭碗的沮丧是可以理解的。”卡尼说:“这就是为什么奥巴马总统正在全国演讲敦促国会尽快对他最近提出的就业法案采取行动。”

卡尼还提醒大家,奥巴马总统曾力促国会通过一项包含全面保护消费者的金融改革法案,而该法案当时遭到共和党人的反对,现在他们还想废除它。“这是为什么?部分原因是那些不喜欢这个法案的行业花了数以百万计的美元用于游说来反对它。”

卡尼还有意将有关责任推给前任政府,并站在指责华尔街“贪婪”的抗议者一边。他表示,奥巴马政府接手的是一个烂摊子,而这个烂摊子部分是由华尔街造成的。

卡尼指出,奥巴马入主白宫时,面临着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当时的经济衰退和失业情况是“灾难性”的,他不得不采取行动进行“止血疗伤”,并进行金融改革,以避免再次发生金融危机。

“这就是为什么奥巴马总统力促通过金融改革法案,这个法案至关重要的是为消费者提供保护,同时也提出了一些华尔街必须遵循的规则,而这些是绝大多数美国人都赞同的。”卡尼说。

从9月17日起,纽约爆发了一场名为“占领华尔街”的民众抗议活动,并一直持续至今。目前抗议浪潮已向洛杉矶、波士顿、芝加哥等美国各大城市蔓延。抗议活动的矛头主要指向华尔街“贪婪”、金融系统弊病和政府监管不力,以及高失业率等社会问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