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上的战士 正文 第二十六章追杀辽东都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0.html

第二十六章追杀辽东都督

梁卓义大声呵斥着费杨塔珲,梁卓义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他倒是要看看费杨塔珲是一个什么人,是一个心机深沉的人。还是个‘莽夫’。因为费杨塔珲可是说是丹真族中的黄金家族,如果有他在,么随时可以号召很多人起来反抗。那么拼着文孝公主的恨,他梁卓义也要将费杨塔珲诛杀掉。

费杨塔珲那里受过如此的呵斥,费杨塔珲典型的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见梁卓义如此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呵斥他。费杨塔珲一下子将马刀把了出来,此时雅尔甘、乌云他们也在这里。他们都是喜欢凑热闹的主儿,此时一见大哥发飙了。纷纷拔出腰间的重型马刀,“阿拉!”一声大吼!

五只小老虎拔出刀就向着梁卓义砍去,梁卓义身边就有几个护卫而已。其余都是在这里的官员和客人,他们那里见过如此的冲突。跑还来不及,那里会去阻拦,表示忠心也不能用命来开玩笑啊!

梁卓义也傻了,怎么说砍人就砍人啊。他梁卓义是书生从军的,虽然会一点拳脚功夫,那也是年轻时候的事儿了。现在的他白发苍苍的那里能挡住费杨塔珲他们,那几个侍卫早就几下子被额鲁和额图珲砍成了两半。鲜血内脏满地都是,在场的不少人呕吐不止。梁卓义更是绕柱而走,慌张的腿脚都不利索了,磕磕绊绊的。

六只小老虎拿着血淋淋的马刀对梁卓义是围追堵截,他们早就恨透了梁卓义。这个简直就是压在丹真人头上的恶魔,他经常烧掉丹真人的草场,有时还会对丹真人经行减丁。压在心里的怒火被完全的释放了出来,梁卓义跌跌撞撞的向着内院跑去。一路上有十几个卫兵手持长枪前来阻击费杨塔珲他们,五把马刀一张弓。远的射,近了的砍。十几个卫兵几下子就倒在了血泊里,但是他们为梁卓义争取了时间。

“公主殿下救我!公主殿下救我!”梁卓义的目的很明显,那就向文孝公主求救来了。“阿拉!”几个丹真武士举着血淋淋的马刀冲了过来,这不是要人命吗?梁卓义嫌身上的官服太碍事了,早就丢掉了。现在梁卓义只穿了一身里面的小衣,在院子里狼奔琢突。

文孝公主从屋里一出来,就见到梁卓义狼狈不堪的向自己跑了。文孝公主还很惊奇,可是看到自己的儿子和他的几个随从满身的鲜血,还有那血淋淋的马刀。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事儿了,文孝公主很是愤怒,这才安定了多长时间啊。现在居然拎着马刀追杀辽东都督了“放肆,还不退下!”

费杨塔珲一见是自己的娘出来了,马上犹如耗子见了猫一样。“阿拉!”额鲁和额图珲这两个家伙举着马刀就要冲过去。费杨塔珲急忙将他们拦住“还杀什么!退下!”这两个暴力分子这才站在了费杨塔珲的身后,这时小院外面又是几声惨叫,只见门口处查干巴拉将一个护卫的脑袋一刀砍了下来,乌云几只羽箭射出去,你个护卫捂着咽喉就倒了下去。雅尔甘抱着一个护卫的脑袋,用马刀一拉。

文孝公主一见这些血腥的东西,一下子就要倒下。费杨塔珲赶紧上前扶住,“大哥,杀了那个王八蛋没有!他们又来了好多人!”费杨塔珲一使眼色,额鲁和额图珲一下子夹住梁卓义。费杨塔珲瞪着梁卓义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来呵斥我!现在你知道该怎么做!”梁卓义丝毫不怀疑,只要自己稍稍反抗,夹住自己的这两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必然将自己砍死。

梁卓义站到小院的门前“统统退下!”那些围过来的护卫茫然的看着梁卓义。“还不退下等什么呢!找死啊!”梁卓义对着那些护卫大喝道,护卫们纷纷的退下了。梁卓义知道,只要文孝公主在,那么自己的安全就有保障。这几个小伙子犯浑,文孝公主可不会。

梁卓义死也没有想到啊,文孝公主所说的那个好儿子居然如此暴戾。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不就是呵斥了一句,你认个错就完了。这家伙,拔出刀来就杀人!一点都不带犹豫的啊。

乌云跑到了大伙住着的房间里,将大家的弓箭、铠甲等装备拿了出来。穿戴完毕后,乌云利索的翻身就窜上了房顶子。

费杨塔珲在坚固的胸甲上锤了两下,谁也知道,这事儿没有这么快完结。追杀人家辽东的土皇帝,完了还跟没事儿人一样,怎么可能呢?果不其然,屋顶上的乌云大喊道“大哥!有几百人冲了过来,已将这个小院子包围了。”

费杨塔珲将文孝公主搀扶进了屋内,拎着马刀架在了梁卓义的脖子上。“既然如此,那就先送你上路!我的母亲是皇帝的姑姑,你们敢伤害她,皇上也不会放过你!”梁卓义看着那血淋淋的马刀,丝毫不怀疑费杨塔珲的决心。这个哪里是个莽撞啊,简直就是一个混球啊。

就在费杨塔珲准备将梁卓义砍杀的时候,忽然听见了门外有女子的惨叫。费杨塔珲仔细一听,这个分明就是那个小丫鬟的声音啊。于是拖着梁卓义便走到的大门前,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小院外面却被火把照的通明。

那个小丫鬟被一个身披盔甲的年轻人狠狠的用鞭子抽打着,鞭子是用牛皮筋细细编制而成的。每一鞭子打下去就是一片血花啊,小丫鬟在地上来回翻滚着。可是怀里却死死的抱住费杨塔珲送给她的小兔子们,哪里护得住。早就有几只掉落了出来,小丫鬟苦喊着想捡回来。

这个抽打小丫鬟的正是梁卓义的长子,梁重元。府里面发生什么事儿,他一打听就能全知道。这个小丫鬟手里拿着的大毡帽正是那个丹真杂种的,梁重元一眼就看了出来。而且她还擅自出了后院,怒气冲天的梁重元一下子将小丫鬟拖到了这里。

梁重元一见从小丫鬟的怀里掉出几只刚刚出生的小兔子来,也不顾什么。几脚下去踩的是稀烂,内脏从身子溅了出来,见到小兔子们惨死小丫鬟撕心裂肺的哭喊着“不要啊!别杀它们!”她早已被打的遍体鳞伤了,费杨塔珲一见到小丫鬟的惨样。怒发冲冠!

“乌云!射死他!”费杨塔珲用的自然是丹真语,别人听不懂,他梁卓义还是懂几句的。刚刚有心想要阻止,可是晚了!只见一道寒光闪过。梁重元的胸口处便出现了一支颤颤巍巍的羽箭,梁重元看着胸口的羽箭。愣了片刻,一下子栽倒在地。

“重元!”梁卓义焦急的大喊。乌云则是恼怒的拍了一下自己那瓦亮瓦亮的脑门子,乌云本来瞄准的是两种远的咽喉。可是由于火光闪烁,而梁重元又穿戴了一身金色的铠甲。一个疏忽,便射偏了,可是由于距离并不远。所以箭镞还是射进了梁重元的体内,但是并不足以致命。

费杨塔珲今天已经豁出去了,想他以前打猎时,那次不是用自己的命在赌博。可是他从来都是胜利者,只要自己不怕死,那么死的就一定是自己的对手!

小院外面的众多护卫已经傻眼了,说杀就杀啊!有几个护卫急忙查看梁重元的伤势,梁重元咳嗽了几声便睁开了眼睛。箭头并没有深入梁重元体内,因为乌云的力气还没有长成,用的的弓也不是什么强弓。而梁重元又穿了一件鱼鳞甲,故此梁重元受的只是皮外伤而已。

“乌云!你怎么射的!”费杨塔珲怒吼道。“把那个人给我射死!”雅尔甘、额鲁、查干巴拉、额图珲将自己的弓箭拉的满满的,乌云也将长弓拉的满满的。早有护卫高举盾牌将梁重元团团护住,眼看着冲突越来越不可收拾。

“小丫鬟已经完全的昏迷了过去,而她的怀里还死死护住那几只小兔子。费杨塔珲冲动,却带着冷静。他知道,有了自己母亲的这层关系,只要重要人物没有死,那么自己就什么事儿也没有。刚才下令射杀梁重元是有一些冲动了,可是看见小丫鬟那凄惨的样子。费杨塔珲觉得心里就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着,自己恨不得将梁重元砍成碎片。

眼看着一支支箭头瞄准着对方,刀枪在火光的照耀下更是明晃晃的发亮。只要有一丝的意动,那么就是血流五步的惨剧。对持,现在就是看谁的心理素质好了。梁卓义脸上的冷汗开始留下来了,越是有权利的人越是怕死。也许梁卓义年轻的时候敢打敢拼,可是现在他老了,他的理想还没有实现,他的权利还没有到达顶峰。他现在不甘心就这样死去,不甘心啊。

就在梁卓义此起彼伏的时候,噶吱吱的一声。文孝公主推开房门,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有一种不疾不徐的袅袅婷婷感觉,丝毫没有将这紧张的气氛放在眼里。“三郎!将梁都督放开!”语气不容置疑,费杨塔珲心里再是不情愿,也不得不将架在梁卓义脖子上的马刀放了下来。

“梁都督,难道你真是要和朝廷为敌吗?”文孝公主盯着梁卓义说道,梁卓义心里虽然愤恨费杨塔珲。可是自己只要将费杨塔珲杀掉那么文孝公主就必然和自己不死不休了,除非自己将文孝公主也一起杀掉。那么。事情大条了,本来朝廷里的一众文官就对拥兵自重的梁卓义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自己只要有一点差错,那么那些文官杀自己的借口就可以堆成山了。

梁卓义道“呵呵,小孩子闹着玩而已,没什么事儿,呵呵,没什么事儿。”梁卓义大步流星的从小院里走了出去,文孝公主一个眼神,谁也不敢拦着。等到梁卓义走了出去,兵丁们准备杀进去的时候,梁卓义大吼道“你们想造反吗!都给我滚!滚回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