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上的战士 正文 第二十五章都是兔子惹的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0.html


第二十五章都是兔子惹的祸

文孝公主从费杨塔珲一进来就闻到了一股子酒味,文孝公主也是理解的。毕竟中原的酒水比起那酸涩的马奶酒要好喝多了,故此喝一些也没有什么。本来文孝公主不想说什么,可是刚才的事情让文孝公主不由的一阵气恼。可是一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了,难道说你不因该以后有了媳妇忘了娘?咋说出口啊,说说梁卓义的事儿?可是文孝公主明显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再掺和进去了。

“三郎,在这里看好你的那些随从。不要让他们到处惹事,还有不要乱跑,我们呆两天就走。还有啊让门口那些丫鬟退下吧,她们站在那里我也休息不好。”文孝公主只能嘱咐些事儿了“好了,你也喝的不少,休息去吧”。费杨塔珲见文孝公主气色不太好,于是便躬身行礼,转身出去了。

费杨塔珲一出来便道“好了你们也站立的累了,我娘让你们都下去休息吧”。丫鬟们顿时喜笑颜开,对着费杨塔珲一个福礼。然后便走开了,只有那个大眼睛的丫鬟回过头冲着费杨塔珲眨巴了眨巴眼睛,呵呵,挺好看的。

费杨塔珲心里一想,哎呀!答应给人家要送她一只兔子,嗯不如现在就去。费杨塔珲疾步向自己的屋子走去,费杨塔珲的屋子和文孝公主的住的地方并不远。几步就到了,费杨塔珲将弓箭背上,大毡帽也戴在了头上。

马圈中,费杨塔珲的坐骑一看见费杨塔珲,亲热的开始蹭着费杨塔珲。费杨塔珲用手在这匹大白马的身上抹了抹,而后将马鞍子加上。牵着马便出了辽东都督府,费杨塔珲骑着马开始在街道上小跑起来。

一出了大陵城,费杨塔珲纵马狂奔。那种和飞一样的感觉让费杨塔珲一阵迷醉,那里会有什么野兽,费杨塔珲一看就知道。可是现在正是动物们下崽的时候,这时候捕猎是不吉利的。白色的兔子可不好找,要不去看看集市上有没有?费杨塔珲勒住了大白马,思索着。

费杨塔珲一看,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反正是看不到大陵城的那高大的城墙了,再找找吧。

兔子出没的地方费杨塔珲都找过了,没有白色的。有的肚子大大,一看就怀着小崽子了。下不去手啊,于是费杨塔珲用腿轻轻的一夹马腹,准备离开。可是大白马却有些躁动,费杨塔珲仔细一闻。有腥气,必然有猛兽在此。

费杨塔珲抹了抹大白马的脖子,安抚着它那躁动的情绪。费杨塔珲的经验异常老到,纵马上了一个小山坡。在大白马加速的时候,就听见身后的低吼声。还有那急追的声音,费杨塔珲不用看也知道必然是一头猛虎。猛虎不可怕,可怕的是一见到它自己就吓的没有的胆气。

小山包不高,大白马几下子就窜上去了。费杨塔珲让大白马稍稍停顿,眼瞅着一头吊睛白额大虎冲着费杨塔珲就扑了过来。大白马嘶吼着挣脱费杨塔珲的控制。就在这头老虎快要扑到费杨塔珲的身上事,费杨塔珲狠狠的一夹马腹。大白马一下子就窜了出去,老虎扑了个空。费杨塔珲早就开始骑着大白马绕着小山包跑开了,一边跑一边呜呜的大叫着。

嘴里叼着一支见,弓弦上搭着一支。只见老虎伏低了身子,全身肌肉开始隆起。只待瞅准机会就扑向这个不停绕着圈跑的猎物,老虎慢慢的随着费杨塔珲开始转。费杨塔珲早就将弓弦拉的满满的,颠簸的马背没有让箭头失去了方向。一道寒光闪过,这头吊睛白额大虎的眼睛里出现了一支箭羽,箭杆深深的射了进去。就在它惨嚎的时候,又是一道寒光。

两支箭全部命中,吊睛白额大虎爬在了小山包上,不动了。费杨塔珲纵马上来,一个侧身一下子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和你们打过这么多次交到,还不了解你?要不是看在你这张皮的份上,何须与你兜这么多圈子!”费杨塔珲看着要不是自己紧紧的牵着大白马,这匹大白马肯定会被这只死老虎吓的跑了。

“你这个没有出息的畜生!都死了你这个畜生还怕什么!”费杨塔珲不解气的在大白马深深狠狠的打了两拳,大白马这才老实了一点。“这么一头虎我可怎么弄回去啊,这畜生指定不会给我拖回去的。没想到兔子没有打着,老虎却碰了一只。这老虎是从那里来的?这地方不因该有这个畜生啊!”

“哈哈,想不到在这里找到了”。费杨塔珲在小山包下面找到了一些骨头,肯定是被这个畜生吃掉的,血还没有舔干净了。一些白毛在地上飘着,费杨塔珲拔出马刀在一个小洞口开始刨着。人家都说狡兔三窟,可是有经验的猎手可以很快找到兔子藏匿的地方。前提是这兔子不跑了,厚厚的一层土被挖开了。里面的好几只白乎乎的小家伙。还有没有一个手掌大,眼睛都还真不开。

“费杨塔珲将他们一只只的放进自己的大毡帽里,大毡帽成了一个兔子窝。费杨塔珲砍下了一些树枝子,做成了一个土爬犁。将死老虎拖到了上面,虎死不倒威。这句话真的是一点也没有错,大白马死活不拉着,费杨塔珲又是对着大白马一顿老拳。这才老实了,费杨塔珲就这样骑着马拖着死去的老虎向大陵城而去。

一回到大陵城,人群轰动了。有谁见过这么大的一头死老虎啊,尤其是老虎眼睛里的两支羽箭。这得需要多准的准头啊,尤其是两支羽箭深深的没入了老虎的眼睛里,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几乎将宽阔的大街死死 的堵住了,而费杨塔珲也成了议论的对象。

费杨塔珲那里见过这么密密麻麻的人群啊,马蹄子都迈不动了了。费杨塔珲不停的在马背上大声的喊着“让一让!让一让!”可是没有起到丝毫的效果,人群反而越来越多。

要不是密集的人群引来了大陵城里面的驻军,费杨塔珲根本就回不到辽东都督府。就一路上十几个军士将大老虎抬着,招摇的来到辽东都督府。都督府门口的侍卫也一个个下巴砸脚面子,急急打开了大门。

死虎就放在了一进门的大厅里,费杨塔珲也没有去管大家的围观。将大白马交给马夫,他自己捧着一窝小兔子去找那个大眼睛的丫鬟了。

费杨塔珲又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是心里总是想着那个大眼睛的小丫鬟。痒痒的,那种感觉说不出来。就是脑海里总是出现那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一回到府里就迫不及待的去找心里想的那一个人了。

“这是什么呀,这就是兔子?怎么和小耗子一样啊。”费杨塔珲一听这个小丫鬟这么说,顿时道“还没有长大啊,别看现在不好看。长大了就好看了,真的不骗你”。小丫鬟看着费杨塔珲焦急的眼神扑哧一笑“你能送给我这样一个卑贱的人送东西,我还有什么不高兴的?”费杨塔珲听这个小丫鬟这么说急道“你那里卑贱了,在我们巴彦部里,每一个女人都是让人尊敬的。有什么卑贱不卑贱的,你要是这么说明显就是不拿我当朋友了”。

就在两个人‘卿卿我我’的时候,忽然听见前院一声哀号“我的老虎啊,那个天杀的把你给杀了!不得好死啊!”费杨塔珲不觉得一愣,而小丫鬟兴奋道“老虎?我还没有见过了!”但是一看自己道“可惜我不能去前院的,女眷只能在这个地方呆着”。费杨塔珲看着小丫鬟失落的样子,便道“广阔无边的天际,那里有雄鹰去不了的地方!那头虎是我杀的,想看看有什么不可以!”

费杨塔珲拉着小丫鬟的手,大步流星的向前院小跑而去。“你真的能杀死猛虎?那可是要吃人的!”小丫鬟不由的一边小跑一边问道。“什么吃人的老虎,这只老虎笨的厉害,亏的它生的那么大。”费杨塔珲贬低着他杀死的那只虎,那只老虎确是很笨。

一到前院的大厅里,梁卓义等一众辽东的官员全部都被惊动的来到了这里。只见一个人趴在死虎的身上,哭的比亲爹死了还难过“大人啊,小的就是将老虎放出气觅食。那里荒郊野外的也没有人,谁知道小的再去找的时候,老虎已经不见了。本来想回来拼着大人打骂也不敢逃走,谁知道一回来就看见它被人杀了啊!”一把鼻涕一把泪啊,费杨塔珲心想,就是你亲爹死了估计你都没有这么伤心。

“行了,别哭了!你的虎是我杀死的,它要是不惹我,我才懒得杀它。这头虎笨的要死,就在那里傻乎乎的瞪着我,我射它它都不会跑,真是没劲!”费杨塔珲用中原话对着这个哭泣的人讲到,谁知这个人一听费杨塔珲这么说。犹如遇到杀父仇人一般“你个天杀的王八蛋!我跟你拼了!”

张牙舞爪的像费杨塔珲扑来,费杨塔珲没有想到这家伙说动手就动手。费杨塔珲见他向自己扑来,一看就是一个练家子。于是看着这人双臂张开,十指如同鹰爪一样,明显是想将自己抱住,看来是个摔跤的。费杨塔珲后退一步,双手迅速的伸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箍住了这人的脑袋。果然他双手回防。费杨塔珲一扭,便将他的扭了一个转儿。后脑勺便冲着自己,只能他哎呀一声。费杨塔珲一脚踢在了这家伙的后腰眼上,这家伙犹如没有骨头的蛇一样,便趴在了地上,不动了。

费杨塔珲用的这一手就是和狼搏斗的时候用的。狼就是铜头铁尾豆腐腰,狼要是向你扑来。两只爪子必然搭在人的肩膀上,而后将人扑到。接着就会用锋利的牙齿咬断人的脖子,所以后退一步活半步。错开狼的扑力,迅速的抓住狼头,一扭。只要腰上这一脚踢准踢的实了,那么这只狼就算是废了。

这个可对人的腕力、反应力有着异常严格的要求。有一样不行,狼就会将人咬死。而这个人论速度,还有力道全部不行。所以费杨塔珲轻易的就将他打倒在地,小丫鬟捂吓得着了小嘴。而梁卓义着怒视着费杨塔珲“你杀了本官家的虎,还打伤本官家的家奴!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