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半仙 正文 第27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

两个鬼子跳出车门,一个端着大正十一年轻机枪,另一个捧着弹药箱,很明显,他们是想固守待援。

车厢里能动的鬼子,也开始向铁路一侧集结,边爬边喊:“小心手榴弹!”人群密集的地方,往往是手榴弹和火炮优先照顾的区域。但眼下的麻烦并不是手榴弹,小鬼子很清楚,谁知这杠杆一样的车厢会往哪边翘?不把重量集中,压住重心,那他们就到靖国神社跟同伴喝茶聊天吧。到那时,嗯!军曹是军曹,小队长是小队长,这牌位的先后顺序可马虎不得。

萧汉想都没想,便把手榴弹投了出去。两道青烟拖着优美的弧线,先后钻进了车底,“哐哐”两声巨响过后,被冲击波高高掀起的车厢,在崖壁上稍微停顿一下,鬼子们开始向车尾纷纷坠落,然后在“噢卡桑(妈妈咪)”的惊呼中,连同车厢一起砸入深渊……

“漂亮!”仙儿瞧向萧汉的目光里全都是崇拜,“念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脑子好使,反应也不是一般地快!”

“呵呵!轻飘飘啦!”

用手榴弹炸毁车厢地盘,这几乎不大可能,但帮助车厢翻进悬崖,理论上应该是没问题的。所以来不及精打细算的萧汉,就只好赌一把,看看鬼子和自己,到底谁的运气更好些。

他赢了。

接下来的问题已没有悬念,鬼子的机枪手究竟该怎么解决?

“用石头砸!”仙儿也没客气,充分发挥起居高临下的地利特点,命令胡彪砍断罩住石块的藤网。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让鬼子自己选择:到底跳崖过瘾,还是被石头砸成肉饼更加刺激?

“巴嘎哒!”瞪着漫天坠落的碎石,两个小鬼子不知所措了。这么多石头冲下来,就仿佛山体滑坡一般,逃跑是别指望了,想开枪拉个垫背,可对方根本就不露头,连个机会都不给。“用这么多石头来对付我们,支那人真够狠……”“呼”地一声,石流一扫而过,连人带枪席卷而起,向着崖底宣泄……

“没动静了吧?”侧耳听听山下,胡彪瞧瞧“玉麒麟”。

“应该差不多了,那么石头砸下去,肯定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可我没听到惨叫,”一旁的“云里金刚”提醒道,“比如说‘哇’,或者是‘啊’。”

“会不会是忘记惨叫了?将心比心,我要遇到这场面,除了尿裤子,根本就想不起别的。”“玉麒麟”这也是实话实说。

按住欲起身观望的萧汉,仙儿小心翼翼地探出头,从左到右,又从右到左,直到确认铁道上再无威胁后,这才松口气,疲惫地站起身,拍了拍起伏不定的胸口。“都起来吧,齐活了!”

仙儿已不是第一次上战场,可她依然感到紧张。一个合格的指挥员不是那么容易做的,这跟街头打架不同,脑袋一热冲上去就行,她必须要强迫自己冷静,要照顾到方方面面。萧汉曾经告诫仙儿:在战场上只顾自己埋头拼杀的军事主官,他的指挥生命是有限的,就算侥幸成为了将军,也仅能被称作猛将而已,既不是智将,也不是名将。另外,猛将的排名永远是靠后的,当得了先锋官,当不了统御千军的大元帅。

萧汉的话是否合理,仙儿也不知道,反正她相信这“四眼”有本事,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于是乎,就在不知不觉中记住了萧汉的每一句话,结果是越想越彷徨,越想越脸红。

“想多了这是,再想就下流了……”咳嗽一声,仙儿定定心神,“去打扫战场吧,看看有啥收获?”

“耽搁了这么长时间,仙儿,咱们得抓紧,还剩十二分钟。”萧汉看看表,忍不住皱起眉头。

“啊?时间过得这么快?”

“既然知道自己慢,那往后就在这方面多加强训练吧?”

找出备好的树藤,一行人先后跳到路基上,正准备下到崖底时,突然一阵呼啸刺破夜空,“噗”地一声,从“打虎将”头上飙出血水。他的身子晃了晃,呼出肺内的残气后,折尺一般跪倒在地,脖子“咔嚓”一下砸上了路基。

萧汉大喊一声:“卧倒!”推推眼镜,回头扫了一眼,胡彪从“打虎将”鼻下撤回手指,强行稳稳神,颤巍巍说了句:“球了……”

四周静得可怕,空气中充斥着淡淡的血腥味……

“子弹是从崖底射来的,听到枪栓声没有?”揉揉眉头,萧汉想给脑细胞增加点刺激。

“没有……”

“说明枪手很老道,他不想让你判断出射击方位。”

“这枪怎会打得这么准?”瞧瞧倒地的死尸,“玉麒麟”身下浸出了液体,“大晚上的,一枪就把人撂倒,他是怎么做到的?”

“火光,”冲一旁燃烧的草木努努嘴,仙儿也变了颜色。任何事情都是利弊相伴,手榴弹送走了车厢,可也点燃了周边的枯树。

“马上转移!”萧汉当机立断,“离开火光照射的范围。”

向着昏暗小心爬过去,众人生怕弄出一丝声响,渐渐的,爬动的姿势也开始僵硬、变形,这都是紧张给闹的。

“好汉不好当……”甩甩粘上的血水,胡彪的心情要多糟糕有多糟糕,“……这不是我该玩的游戏啊!”脖子一紧,他被仙儿强行拖进了灌木丛……“哎呦!别拽脑袋!疼啊!”

“我估计鬼子是想拖延时间,等他们的大部队增援!”也顾不得眉头抽筋,由着它去了,萧汉一边打量着周围地形,一边紧张地思考着对策,“山脊后二十里,是鬼子的守桥部队,我们肯定不能再上山了。鬼子得到消息后,也会立即派出铁甲车,从铁路两侧夹击我们,所以两边也走不通了,现在唯一的出路……”眼睛望望山崖,他不再说话,很焦急,也很无奈。

“那就把这混蛋打掉!”仙儿也知道胜负在此一举,可问题是由谁来主射?又该如何充分利用这三颗子弹?

“兄弟,你先来吧!跟‘阎老西’干的时候,你这枪法就比我准!拜托了!”胡彪哭丧着脸,苦苦哀求着‘玉麒麟’,“只要能保住大家的命,往后你就是我亲爹!”

“可我没用过这种枪!”掂掂手上的“脚蹬式”,“玉麒麟”欲哭无泪,“而且就两发子弹,连校枪都不够。哥哥,少一发子弹,那就等于自绝一条生路啊!”

八路这杆枪,跟摆设没什么区别,枪管是由几十年前的“老套筒”改装,膛线早已磨平。更可怕的是,第一枪和第二枪的子弹轨迹,绝对不会指在同一个方向,至于能飞到哪,还得看老天的心情。

“能把他吓唬住也行啊?总比在这等死强!兄弟,哥哥现在就靠你了,拜佛都不如拜你呀!”

“哥哥,我真的不行啊,这心里没底,怕得要死啊……”

用力拍拍“玉麒麟”的脸,将他一把揽在怀中,胡彪喘着粗气安慰道:“兄弟,你肯定能行,哥哥看好你。记住了,咱不是怕死,而是不想在这等死,区别很大的,你要自信,啊!自信。”

“还剩下十分钟,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萧汉面无表情地提醒着,他的语气很冷,好似一把重锤,突然撞击在“玉麒麟”那脆弱的心理防线上。

“不要逼我了!我……我该怎么办呢?怎么办呢?左右都是个死啊!”冷汗顺着脑门,一滴滴溅落在冰凉的枪栓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