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血燕堪比黄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洞主艾瑞克捧起刚采摘下的血燕:“看,这就是马来西亚黄金,最真实的血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哥曼通燕窝山所在的山打根,位于东马来西亚的最东北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左下方是燕窝洞洞口,深不见底,漆黑一片,只能猫着腰顺梯而下,站在洞口不免双腿发软。



血燕谁来采?


金丝燕认“死理儿”,在一个地方搭窝的话,就一直在那里搭,你拆了,它还是在原地再搭。在马来西亚燕窝采摘行业是世袭制,采燕窝人平时睡在满是燕子粪便的燕洞里,酬劳很高,是令人羡慕的专业性工作。



燕窝怎么采?


洞壁上,有一片稍稍发红的燕窝。加吉德敏捷地伸出了小铁叉,很快就将一个燕窝从岩壁上刮了下来,铁叉前面绑上了一个网,轻轻一翻,燕窝就滚入了网底。收回铁叉之后,他拿起燕窝,很有成就感地向我们展示。


编者按:近两个月来,“燕窝造假”风波、亚硝酸盐超标让作为传统美食代表的燕窝是非不断,人们对燕窝也质疑不断:燕窝到底能不能吃? “血燕”到底有没有?现在的燕窝莫非都是假的? 9月26日,健康时报马来西亚燕窝探秘之旅一行13人,从北京出发,奔赴燕窝主产地马来西亚,在当地华人社团领袖的帮助下,徒步进入热带雨林,在深山洞窟里探寻传说中的“血燕”。


在绵延不断的原始热带森林,手攀脚蹬着几乎陡峭直立的“山路”。间或一两只猴子在身前背后跳窜,不远处一只猿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我们。路旁不时有极其简陋的木屋,那是采燕人的居所。


两个小时后,健康时报马来西亚燕窝探秘之旅一行13人累得几乎虚脱,终于来到了一个荒草掩映的狭窄洞缝前。稍事休息,我们从洞缝处侧身挤入,登梯、爬绳,摇摇晃晃地落到洞底。洞顶前方有一个透天的圆洞,一束阳光直射进来,隐约能看到洞顶密密麻麻的小黑点,不,那还不是燕窝,那是一群蝙蝠。


昏暗灯光下,小心翼翼从一个宽不到50厘米的梯子上,摇摇晃晃攀到50米近15层楼的高度,打开头顶矿灯,洞顶崖壁上排列着一个个暗红色小元宝,对,这才是燕窝!传说中的血燕,现在规范的名字叫红燕。


陪同我们的当地人加吉德说:“这就是真正的血燕,但不是金丝燕吐血而成,因为燕子从不吐血。”


哥曼通燕窝山,东南亚的燕窝金矿


加吉德是一名职业燕窝采摘者,生活在山打根。在东马来西亚的沙巴州,有着不少像他这样年轻却富有经验的采摘者。一个月之前,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日常的工作量突然少了很多。


山打根(Sandakan),位于东马来西亚的最东北处,在这个规模不大的海滨城市里,有一座世界上管理得最好、已超过一个世纪的燕窝山哥曼通燕窝山(Gomantong),它是可食用燕窝的顶级盛产地,也是健康时报记者此行的目的地。


山打根居民早餐都以鱼虾蟹肉为主,谈及血燕,一位在当地经营了数年海鲜酒店老板告诉我们,燕窝很贵,血燕更贵,一般人都消费不起。


在当地华人社团领袖高强(化名)的引荐下,我们找到了哥曼通燕窝山的一位燕窝洞洞主艾瑞克,而加吉德就在艾瑞克的山洞里常年采摘燕窝。


从山打根开车朝东南方向行驶,需要两个小时才能到达哥曼通燕窝山。哥曼通是一座由两个山洞群(黑燕洞Simud Hitam和白燕洞Simud Puith)组成的燕窝山,这里有天然形成的蜂窝状的溶洞,环境僻静,极利于燕子觅食,哥曼通洞口呈现开口蜂窝状,纵深长且隐蔽,非常适合金丝燕筑巢。


“血燕是真实存在的。它非常罕见,红燕之所以红,是因为洞壁上矿物质微量元素渗透到燕窝里导致的。”艾瑞克系好鞋带,起身摊开手耸着肩膀告诉我们。


“大家不是想见血燕吗?跟我来吧。”他招呼着大家。我们整理好装备,进入了茂密的热带雨林。


人类之所以能够源源不断地采摘燕窝,是因为金丝燕认“死理儿”,在一个地方搭窝的话,就一直在那里搭,你拆了,它还是在原地再搭,很有点精卫填海的精神。


千百年来,无数的金丝燕来到这里筑巢繁衍,周而复始。据传600多年前,郑和第一次来到马来西亚,发现了这里的顶级贡燕并带回国献给当朝皇帝,马来西亚燕窝从此名声大振。盛产顶级燕窝的哥曼通洞(Gomantong Cave),曾被联合国命名为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哥曼通是东南亚的燕窝金矿,也是马来西亚乃至全世界燕窝迷向往的地方。


鸟粪成山,我们却没有看到血燕


最初一段山路是由木板铺设的小路,上面布满了苔藓,很湿滑,稍不留神就会踉跄一下。路两旁是密不透光的热带雨林,大树间杂着各种从未见过的草木,时时能看到暴露在土壤之外的巨型树根。


二十分钟后,我们来到了燕窝洞口。这就是著名的黑燕洞的洞口,约二十米宽,十多米高。还没进入洞,就听到山谷中萦绕着一片唧唧喳喳的燕鸣声。洞口顶端有一大片空中穿梭的黑影,那就是飞翔的金丝燕。当地土著说,黑燕洞中栖息着300多万只金丝燕和蝙蝠。


洞高近百米,像一个巨大的穹庐,怪石嶙峋,地上隆起一个个黄褐色的小丘陵,软软的很有弹性这都是燕子和蝙蝠粪长年累月堆积成的。


洞里的蝙蝠每晚蜂拥而出,白天倒挂在洞壁上休息,堆积而成的粪便又成了各种昆虫的天堂。洞口处,常有蟒蛇和猛禽聚集,伺机捕捉蝙蝠或受伤的燕子。


洞内有木板铺设的廊道,上面落满了燕子粪,很稀很滑,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越往里走越开阔,不时还有水滴落,地上的岩石满是青苔。当走过一面岩墙,转到正面,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石洞,石洞洞口光柱凌空贯入,像是一道屏风,把黑燕洞分成了两部分。


在洞主艾瑞克的指引下,我们在稍高的岩壁上看到了几许白色。“这就是燕窝了,但这不是血燕,你看,它没有一丝的红色。”艾瑞克用手电指着这些白色的燕窝。


马来西亚有两种燕窝,一种是洞燕,另一种是屋燕。血燕是洞燕的一种,是金丝燕筑巢于山洞的岩壁上,岩壁内部的矿物质透过燕窝与岩壁的接触面或经岩壁的滴水,慢慢渗透到燕窝内,其中铁元素占多数时便会呈现出部分不规则的、晕染状的红色,因此得名血燕。


屋燕是人工搭建的大屋,播放金丝燕的鸣叫声,吸引金丝燕来搭窝,形成的燕窝,它的颜色主要是白色,也有部分是黄色的,但没有红色的,因此这类燕窝被叫做白燕。


黑燕洞已被开发成为观光旅游景点,其实这里并没有真正的血燕,血燕的形成需要比较独特的矿物质环境。


采血燕,有时要付出血的代价


燕子通常在每年2~4月筑巢。第一次筑好,采燕窝人就将燕窝取下来,燕子就赶着筑第二次巢,以便顺利生产、孵蛋、养育雏燕,直到七月份雏燕独立离巢了,采燕窝的人会过来再次将燕窝取下。


每年9月至次年4月是燕子繁殖期,这段时间政府禁止采摘燕窝。考虑到燕窝贸易和生态延续性,马来西亚政府已将金丝燕列入受保护动物名单。


洞内有一两处简易木板房,都是采燕窝人的住处。在马来西亚,燕窝采摘行业是世袭制,要求祖先也是从事此行业的人,采撷燕窝的工作非常辛苦,工人平时睡在燕洞里,但酬劳很高。


每年都有人因采摘燕窝丧生。马来西亚沙巴州一带的洞壁往往高达百米,采摘要顺着一节节竹竿或木梯上到四周岩壁,颤悠悠进行高空作业。如果燕窝所在岩壁距木梯远,采燕人就要用一种三齿小铁叉把燕窝从岩壁上刮下来,稍不留神就可能摔到洞底,粉身碎骨。


黑燕洞中,四处可见断裂的木梯和绳索,还有一些盆盆罐罐。在采集燕窝的季节来临时,原住民大多会在洞穴外用竹竿或植物摆上一个“平安阵”,进行简单的祭祀,祈祷绳索或梯子越过一些障碍。


马来西亚地处热带,即使九月底,天气依然闷热。克里斯是当地土著,被洞主艾瑞克叫来搬运我们爬山用的水。他皮肤黝黑,三十多岁,穿着简易人字拖都比我们爬得轻松。


沙巴州分布着很多个燕窝洞,所属权一般归当地原住民,且代代相传。好点的洞穴则是几个洞主共同拥有。而今,政府开始公开招标,每三年招标一次,每名洞主可以拥有洞穴三年的开采使用权。


克里斯在前面领路,突然前方出现了一条峭壁上的小径,我们一手紧握绳索,一手抓住岩壁,脸紧贴岩壁,慢慢走过去。下面是几十米的山涧,一旦失足,几无生还可能。


血燕,我们采到了“马来西亚黄金”


艾瑞克的洞口终于到了。


相比前一个大洞,这个洞口明显小了很多,却黑不见底,洞口很窄。我们弓着腰,顺着梯子进入了山洞。洞内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借手电筒的灯光照明。不安灯是为了保护燕子的生存环境。


下了梯子,沿着洞壁走了几米,前面的人时不时被凸起的岩石绊一下,有些岩石很湿滑,又会不时地滑一跤,终于下到了一个小平台上,才看到了整个洞穴的全貌这是一个相对安静的洞穴,并不大,所有的岩石上都挂满了一层薄薄的鸟粪。


我们顺着绳索下溜了七八米,来到洞底大平台。


大平台上有一个木屋,里面放满了采燕窝所需的各式工具。木屋后面,一个长长的梯子颤悠悠伸向几十米高的洞顶,梯子由两个铁梯绑制而成,通过绳索固定在四壁上,可以调节绳索长度来改变梯子的高度和位置,梯子并不稳固,人一走上去就会不停晃动。


洞穴只有洞口投射进来的光线,成群的蝙蝠一动不动地倒挂在墙壁上,偶尔有几只燕子飞来洞穴,极为安静。


加吉德带上头灯,手里拿着采燕窝所需的三齿小铁叉,轻快地顺着长梯爬到了50米高的洞顶。


右前方的洞穴壁上,有一片稍稍发红的燕窝。他敏捷地伸出了铁叉,将一个燕窝从岩壁上刮了下来,铁叉前面绑了一个网,轻轻一翻燕窝就滚入了网底。收回铁叉之后,他拿起燕窝,很有成就感地向我们展示。


在加吉德右前方较远的地方还有一大片燕窝,铁叉够不着。他伸出右脚,迅速地蹬到岩壁上,左腿用力支撑在梯子上,整个身子弓下去,两腿几乎呈180度平行,又迅速地摘下燕窝……


身后又发现了一些燕窝,只见他不慌不忙地转过身来,下半身紧紧固定在梯子上,扭着身子,用右手对准燕窝,准确而迅速地摘了下来,全然不顾晃动的梯子……


我们在下面看得目瞪口呆,不断晃动的长梯发出吱呀的响声,在所有人屏住呼吸的环境里,听起来格外清晰有穿透力。


20多分钟,加吉德差不多已经将洞穴内成色不错的燕窝都采了下来,他下来后和几位工友相视一笑,把半袋燕窝交给了洞主艾瑞克。艾瑞克打开袋子,我们看到了一个个橙黄色的燕窝躺在里面,并不特别红,但在边缘处都能看到很明显的红色。


“看吧,这就是马来西亚黄金(Malaysian Gold)。”艾瑞克很兴奋地告诉我们,这就是的“血燕”,最珍贵的燕窝,最真实的血燕。


带着些许兴奋,所有人拖着疲惫的身体,爬出了洞口。艾瑞克邀请我们去他一间稍大的木屋里休息。他的木屋建在这座山的高处,里面住着四五个采燕窝的土著人,里面有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屋外,放眼望去,能够依稀看到沙巴州的其他山脉。


在东马来西亚的沙巴州和沙捞越州,这样的燕窝洞有数千个。在这些燕窝洞里,有成千上万个燕窝采摘者不停地劳作着,而这些天然形成的、堪比黄金贵重稀缺的顶级红燕,被摘下,清洗,包装加工之后,通过飞机、轮船运送到世界各地……



本文内容于 2011/10/15 0:01:51 被四川蓑笠翁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