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任皇帝中17个暴君 中国历史上最残暴的王朝

明王朝的暴君数量之多,在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二十任皇帝就有十七个是暴君。其中二任帝朱允炆一上任就遇到叔父发动的叛乱,四年后兵败身死;十五任帝朱常洛在位只有三十天,还来不及作恶;如果让这两人多在位几年,也极有可能成为暴君,事实上只有七任帝朱祁钰一人不是暴君。


一任帝朱元璋:大规模屠杀功臣,制.造胡惟庸冤狱和蓝玉冤狱,共杀五万余人,使明廷成为恐怖世界。官员们每天早上入朝,即跟妻子诀别,到晚上平安回来,合家才有笑容。最恶毒的暴政是把罪犯的妻女发配给妓院强迫卖淫,任两条腿的动物百般凌辱。


制.造文字狱,毁灭知识分子的灵性和思想。它的特征是:罪状印厩胧褂梦拿饔糜铩卡人物对文字的歪曲解释而起,证据也印厩胧褂梦拿饔糜铩卡人物对文字的歪曲解释而成。一个单字或一个句子,一旦被认为诽谤元首或讽刺政F,即构成刑责。浙江府学教授林元亮,奏章上有“作则垂宪”,处斩。北平府学教授赵伯彦,奏章上有“仪则天下”,处斩。桂林府学教授蒋质,奏章上有“建中作则”,处斩。这些句子的“则”本是“法则”和“标准”之意,但朱元璋却把“则”当做“贼”,认为是讥讽他当过小偷的往事。尉氏县学教授许元,奏章上有“体乾法坤,藻饰太平”。这两句话是千年以前的古文,朱元璋却解释说:“法坤与‘发髡’同音,发髡是剃光了头,讽刺我当过和尚。藻饰与‘早失’同音,显然要我早失太平。”于是许元被处斩。朱元璋又尝于元宵夜出游,市上张灯结彩,并列灯谜。谜底系画一妇人,手捧西瓜,安坐马上,马蹄甚大。朱元璋见了,大怒回宫,即命刑官查缉,将做灯谜的市民拿到杖死。刑部莫名其妙,奏请宽宥。朱元璋大怒道:“亵渎皇后,犯大不敬罪,还说可宽宥么?”刑官仍然不解,只好遵旨用刑。后来研究起来,才知马后系淮西妇人,向是大脚,灯谜寓意,便指马后,所以触怒朱元璋,竟罹重辟。做了一个灯谜便招来杀身之祸,可见朱元璋的残暴和冷血。


三任帝朱棣:制.造靖难大屠杀,一下子杀了一万四千多人。前祭祀部长黄子澄全族处斩。前国防部长齐泰兄弟全部处斩。皇家教师方孝孺屠杀十族,连朋友学生都包括在内,杀八百七十三人。财政部副部长卓敬灭三族。教育部长陈迪全家处斩,亲属一百八十余人廷杖后贬窜蛮荒。监察部代理部长景清磔死,家属亲朋全数处决,故乡一连数个村庄房舍一空。监察部副部长练子宁磔死,家族一百五十一人处决,数百人贬窜蛮荒。最高法院秘书长邹瑾家族四百四十八人处决。最高法院副院长胡闰家族二百一十七人处决。


六任帝朱祁镇:信任太监王振,王振怂恿他亲征瓦剌,结果兵败被俘,朱祁镇复位后竟然仍思念王振,特地为王振雕像,招魂安葬。


九任帝朱见深:宠信太监汪直,在位二十四年,始终藏在深宫,不朝见政F官员。万安因敬献春藥有功,竟被擢升为首相。


十一任帝朱厚熜照:宠信太监刘瑾,使他权倾朝野。刘瑾有一个核心集团,被称为“八虎”,单是这个名字就可说明这帮人的暴虐和残酷。一天早朝时,殿阶上忽然发现一封信,朱厚熜照命拣起来看,是一份揭发刘瑾种种罪行的匿名控诉状。朱厚熜照在上面批示:“你所说贤能之人,我偏不用。你所说不贤能之人,我偏要用。”(今天听起来仍然耳熟。)朱厚熜照有这种倒行逆施的能力,但这样做最大的受害者恐怕是他们朱家。刘瑾有皇帝撑腰,大发雷霆,命部长以下高级官员三百余人跪到奉先门外烈日之下追究事主。那些高级官员从早晨跪到天黑,国防部科长和北京地方法院法官焦渴过度,倒下来死掉。天黑之后,未死的人再被囚进锦衣卫诏狱。刘瑾死后,朱厚熜照在另一位太监钱宁的引导下去南中原游荡,常常信步走到一大户人家,命锦衣卫把这家的男人赶走,而留下女人伴寝,世界上最凶暴的强盗行为也不过如此。


十二任帝朱厚熜:在位四十六年,1540年起不出朝见政F官员,一直到1566年逝世,二十七年间总共跟群臣只见过四次面,平均七年出席早朝一次。他信任大贪官严嵩,后者专擅朝政二十年,惟一的嗜好就是贪污和排除异己,朝中稍微有点理性的官员不是被诬陷进监狱就是卷起铺盖走人。因为朱厚熜的渎职和严嵩的滥用职权,明政F已腐烂透顶,全国沸腾的抗暴民变如火如荼,每年至少都要有一次大规模的暴动。连宫女杨金英等人也因受不了朱厚熜禽兽般的恶行,试图乘朱厚熜熟睡时用绳索把他勒死。如果她们不是因为太紧张打了个错结,朱厚熜必死无疑。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仇恨,使世界上最善良的宫女用谋杀的手段,以图跟她们的仇敌同归于尽。由此可以想见明政F的宫廷是何等肮脏恐怖。


十四任帝朱翊钧:十岁即位,在位四十九年,二十岁之前因张居正摄政,还不敢有太大的恶行,只是经常拷打身边的宦官和宫女,把这些可怜无助的人拷打至死。朱翊钧在张居正死后亲政,第一件事就是抄张居正的家,继而开始吸鸦片,接下来开始不跟大臣见面。到了1589年,朱翊钧像是被皇宫吞没了似的,不再出现,一直到1620年死亡,只在1615年才勉强到金銮殿上亮了一次相,一味龟缩在深宫吸毒酗酒和打杀宫女宦官。朱翊钧1582年亲政,到1592年的十年间,仅官方统计就已鞭死了一千多人。明王朝的权力集中到皇帝一人手中,其他的官员只能照皇帝的圣旨行政,不能擅自决断。皇帝不作为,全国行政遂陷于长期停顿。到了1610年,中央政F六个部只有司法部有部长,其他五个部全没部长。监察部长缺十年以上。锦衣卫没一个法官,囚犯关在监狱里,有长达二十年还没问过一句话的,他们在狱中用砖头砸自己,辗转在血泊中呼冤。全国地方政F的官员也缺少一半以上,但请求任用官员的奏章,朱翊钧视若无睹。1619年,辽东军区司令官杨镐四路进攻后金汗国,在萨尔浒大败,死四万五千人,开原、铁岭相继失陷,北京震动。全体大臣跪在文华门外,苦苦哀求皇帝批发军事奏章,增派援军,急发军饷——前线将士正在冰天雪地和饥饿中杀敌,可朱翊钧毫不理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