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传说 第一卷 雏鹰 第二十二章 出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952.html



呼哨声尖锐乖戾,刺的人耳膜生疼,几乎就在声音响起来的同时,几个赶车的加上五个护粮队员,迅速的爬在了地上,只留下伪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象几根大蜡踔在那里,格外的引人注目。十来个伪军反应快的赶紧手忙脚乱的把枪抄在手里,反应慢的呆头呆脑的左右张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随着呼哨声发生的事实,充分的论证了一个道理,扛枪吃饭,反应慢是要死人的。十几声清脆的枪声乍起乍落,伪军们纷纷回归到大地的怀抱,血花喷溅,栽到地上,抽搐着,惨叫不已。

紧接着从庄稼地里钻出来一帮人,满脸的黑灰绿沫子,有的甚至还在脸上蒙上块黑布,就差在脑后插个旗子,上书‘我是坏人’四个大字。趴在地上的人们也爬了起来,两伙人合到一起,先送了苟延残喘的几个伪军一程,然后从庄稼地里牵出十几头马和骡子,换到车上,风风火火的赶走了。

同样的事情还在水云其他的地方上演着,总之,在短短的三天时间内,就发生了八次抢粮的事情,损失的粮食少说也有近二十万斤,好一点的会有几个联合会的押粮队员跑回来,差点就是了鸟毛都见不到一根。光天化日之下,就有人敢公然的抢劫,而且抢的还是联合会的,皇军的粮食,佐佐木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气的要死了。他把武从云和尚起望两个正副会长叫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排炮,吐沫星子喷出多远,很多都盖到了俩老头脸上,颇有些改行做喷壶生意的架势。再看来老头,尚起望还好点,老头精神看起来本就不怎么好,现在看,更显的蔫了几分,武从云可是向来精神,底气也足,不过可不是犟嘴,而是哭诉。你见他,老是挂在脸上的笑容也没了,腮帮子上的肉耷拉下来,眼睛眯缝起来,嘴角向下一坠,带着浓浓的鼻音,弯着个腰,摆出一副哭丧的模样。

“太君啊,出这样的事情,小老儿也不想啊,也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生孩子没屁眼,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坏坯子,敢这么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乾坤朗朗啊,他们就敢公然的抢劫,公然的抢皇军的粮食啊;太君啊,你可要给小老儿做主啊,可怜我联合会刚成立,就损失了几十号人枪啊,他们这不是在对付我联合会,这是在打太君的脸,是在破坏皇军大东亚共荣圈的大业,是在对天皇陛下的挑衅;太君,您可要给我们联合会做主,给我们报仇啊。”

佐佐木原来就是要追究的,可是看着俩老头,本来想再狠狠的教训一下,因为他怀疑,这些事情的发生,可能与这俩老头有些关系,说不定就是他们监守自盗,与人勾结,抢了筹集的粮食。毕竟武家和尚家与土匪有关系,这在水云并不是秘密,基本上世面上的人都知道,当然了,这两家是绝对不会承认有这种事情的,他们从来都表示,自家绝对的清白,白的就象白纸一样。至于别人信不信,那就不是两家管得了的了,他们也不想去管,不会去管。

但是,话说回来,因为投靠皇军,父子反目,兄弟成仇的,也不少见,而为了对抗皇军,背弃前嫌,放下仇怨的也很多。因为两家投靠皇军,而对他们心生恨意有意为难,也未可知,更重要的是,自己手里没有证据。

佐佐木心火难消,在地上来回转了好几圈,最后一咬牙,“武会长,尚副会长,我给你们联合会配50条枪,你们必须把剩下的粮食安全的护送到县城,如果再出任何的事情,哼哼,希望你们不想试试皇军的刀利不利吧?”,他还能说什么啊,武老头都把事情上升到了天皇陛下那里,这高度拔的,会摔死人的啊。

事情还是只能落在抢粮的那些人身上,这水云县还得靠这两家和联合会,自有十多天,自己的小队就可以补充完毕,到时候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些胆敢和皇军作对的支那人。

可以说,抢粮的事情就这样在绝对不和谐友好的气氛中似解决似不解决的暂时平息了,给佐佐木和武尚两人当传声筒的翻译官,看着俩老头的背影,心里狠狠的吐了一口,他妈的,俩老不死的,死不要脸的马屁精。翻译官在那里翻译,身上的汗毛都直打立正,佐佐木的话自然解气,早就看这俩老家伙不顺眼了,可翻译俩老家伙特别是武从云的话,太肉麻了,恶心,什么东西,真不知道这老家伙吃什么活这么大岁数,合辙净摇尾巴了。

且不管翻译官,俩老头并肩走着,尚起望斜眼睛看了看武从云,“笑脸猫,这十年,似乎有七年是我占了上风吧,你怎么说啊?”“什么?你占上风,还七年,这差不多七十年,你什么时候占过上风,就算有,最多也就四年。”“你就扯吧你,吹牛不上税是吧,信不信爷揍你个生活不能自理,三分像人,七分像鬼。”武从云也不示弱,胡子一翘一翘的,“来啊,老家伙,谁怕谁啊,你要敢动手,老子让你三天吐上两天的血。”

两个嘴里拿枪动炮的就来到了县政府的外面,这县政府在原来就是衙门,挺大的门脸,外面两辆大车,旁边站着分别站着武天明和尚博通。两个人一见俩老人骂骂咧咧的从里面出来,赶紧各自把自己的老人劝开,扶到自家车上,然后各走各的路。

车上,武从云对武天明说:“天明啊,那些东西五五分了,等下抽机会,你让人送信去。”武天明点头答应。

接下来的几天,水云县风平浪静,一片的太平景象,这鬼子待在营地里修养,等待补充,伪军因为抢粮的事情吃了排头,也夹起了尾巴,抢粮的事情并没有继续上演,剩下的粮食比较顺利的就集中到了县城。

山外水波不兴,咱翻回头来说山。周强他们拉开架势,苦练本领,排兵布阵倒也有了些样子,一帮人越练兴致越高,已经不用教官在后面呲牙了。这正练的起劲呢,山外传来了消息,县城里成立了联合会,鬼子下令要禁止对山里出售物品,也不允许山外的商家收购山民的土特产品。当时,小伙子们就炸了,鬼子这要饿死咱们啊,揍他狗日的。夏雨老爷子也寻思,这山里虽然也产粮食,但产量很低,并不够吃,还要从外面买一些来,尤其是食盐,没这东西,那人整个就提不起精神来。这天,老爷子把周强叫了来,“狼仔,你也听说了,这鬼子要封锁山里,老少爷们人吃马喂的,没个准备可不行啊。这样,你带着几个人,把村里的毛皮山货收集一下,一块带到山下去,找老关系,争取卖个好价钱,多买点粮食,其他的主要是盐,一定要多买,那东西又放不坏。”“知道了,爷爷。”周强转身要走,老爷子又把他叫住了,“你就不要带二楞去了,我估计今年山里可能要有大雪,他要带人到山里多转悠,给村里多准备些腌肉腊肠,要不春冬就要难熬了。”

周强听完,又等了一下,见爷爷没什么事情吩咐了,这才离开。

第二天,通往下甲村的上路,走着一些年轻人,一个个虎头虎脑的,精气神十足,肩上都挑着担子,成捆的毛皮,整麻袋的山货,压的扁担弯弯的,在肩头上一个劲的颤悠。一行人走走停停,唱着小曲野歌,速度却着实的不慢。不用说,这就是周强一伙野狼峪的小年轻,照夏雨老爷子的吩咐,正运毛皮山货去山外贩卖,以便回村的时候,能多购买些村里短缺的物品,以备不时之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