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战士的回忆----蒋匪的挺进队被全歼

文章提交者:tt0459 加帖在 史海钩沉



八路军老战士的回忆----蒋匪的挺进队被全歼

叶长庚回忆录


一九四二年春,在我代理四分区司令员期间,灵寿境内忽然出现了一支特别队伍,约有五六百人,穿的是国民党军队服装,装备也很精良,虽然没有重武器,每人却配有清一色的一支德国造短枪和一支冲锋枪,冲锋枪一个连射就是一梭子二十五发子弹,每人配备十梭子子弹。


这支队伍大摇大摆,毫无顾忌地往北开进。当时,蒋介石正到处制造反共摩擦,准备投-降,在这种时候,一支国民党部队突然出现在八路军抗日根据地里,不得不防。


我们正在警觉地注视着这支国民党部队的动向之时,它竟大模大样地来到我们四分区住地,一位自称是队长的找到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公函说;“我们是国民政府从重庆派来的""""北上抗日挺进队’,奉蒋委员长的指令,到山海关一带进行抗日活动,尚请贵军进行配合,提供方便!”。


我接过公函一看,上面果然盖有国民政府国防部的大印,上写,“兹有""""北上抗日挺进队’由重庆出发抵山海关,沿途各部准予放行,不得阻拦…”。


这位队长离开以后,我脑子里连连划起问号来。在日本侵略者的武力进攻和政治诱降之下,蒋介石实行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政策,连续发动了两次反共高潮,打击坚决抗日的八路军和新四军。为什么在这时却忽然间派出一支几百人的小队伍,远自重庆,孤零零地窜到我根据地来“抗日”呢?只怕抗日是假,破坏抗日是真。我越想越觉得这里面肯定大有名堂!


这支所谓“北上抗日挺进队”的阴谋活动,其实早在中共中央的掌握之中。正当我们对它的行动产生极大怀疑的时候,晋察冀军区聂荣臻司令员亲自给我打来电话,说这支“挺进队”大多数都是东北人,全部都是经过国民党训练的特-务人员。他们打着“北上抗日”的幌子,其目的是打入抗日根据地,搞秘密特-务活动,实际上是专门破坏我八路军抗日的一支别动队。聂司令员还告诉我:“周思来同志从重庆给毛主席拍来电报,揭露了这支""""挺进队’的阴谋活劝。毛主席给军区下了命令,一定要清除这股隐患。军区已做出坚决把这股""""挺进队’全部、干净、秘密消灭掉的部署。”并要求我们严密监视这股“挺进队的动向。聂司令打来电话的当天下午,晋察冀军区即给四分区打来一封秘密电报,命令四分区五团、军区骑兵团、特-务团、一二O师七一五团,连夜开赴灵寿以北岔头一线,围歼“挺进队”。电报上强调指出:“务予全歼,不使漏网!”。


傍晚时分,我军各部连夜急行军,往岔头附近的山上集结。我带领四分区五团及暂时划归四分区指挥的骑兵团、特-务团,人不出声,马不嘶鸣,往岔头迸逼。进入山区后,队伍分成几路,沿着山间崎岖的小路,奔向各自的埋伏地点。


岔头,顾名思义,是两条路**接的地方,一条经慈裕至灵寿,一条经口头至行店。这里,峰岭重叠,沟壑交错,两条道路由东北和东南方向蜿蜒而来,在岔头汇合后,形成一条宽阔的大路,爬过一段陡坡,便进入一块凹地,凹地一带排列着四条大山沟,每条沟里都长满了齐腰深杂草和灌木丛,是十分理想的隐蔽伏击阵地。当年,日军水源师团在这里遭到惨败,如今,假抗日、真反(和)供的“挺进队”,必定也会遭到同样下场,逃脱不了覆灭的命运!


第二天清一早,我和骑兵团团长蔡顺礼、特务团团长郑维山同志,站在山坡的树林中,用望远镜观察,只见山下的公路静静的躺在那里,象一条灰白色的带子;山谷的早晨,如此宁静,听不到人声,听不到战马嘶鸣,只有雀鸟歌唱,溪流潺潺。谁会想到,这里会埋伏着几千锄奸的精兵!我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郑维山同志笑着说:“部队隐蔽得很好,""""挺进队’要是从公路上走,那才叫磨道里截驴——没跑!”我们都舒心地笑了。


不大一会,接到情报,“挺进队”在岔头吃过早饭,已经出发。果然,不大一会,他们就在公路上出现了,一个个歪帽敞衣,大背着冲锋枪,短枪吊在屁股后面,晃里晃荡的,象一群散兵游勇,稀稀拉拉,行不成行,队不成伍,赶羊似的往前走。这样的一支兵不象兵,民不象民的队伍,他们能去打日本侵略者?那才活见鬼哩!


所谓的“挺进队”大模大样地走进了凹地,他们估计在这八路军的根据地里,不会碰到日本人惹麻烦,因此而毫无戒备,有的边走边哼着黄色小调,有的还抬起头来往山上观景呢!


正在这时,伏击战斗打响了。寂静的山岭间,突然响起密集的枪声,子弹从蒿草杂树丛中嗖嗖地飞出去,手榴弹爆炸声,喊杀声,马嘶鸣声,震得山岳颤抖。“挺进队”遭此猝然打击,顿时惊慌失措,有的还没来得及摘下枪来,就被击中去见了阎王,剩下的纷纷散开,占据公路边的地形,进行顽固抵抗。“挺进队”的火力倒也很猛,清一色的冲锋枪打连发,“咕咕咕…”象刮起一阵阵旋风,但终究是他们在明处,我们在暗处,战斗进行一个多小时,“挺进队”己被杀伤大半。这支队伍毕竟是经过训练的特务,有一定战斗力,他们一面抵抗,一面集中力量,边打边退,打算突围。


然而,他们早已陷于我军重重包围之中,插翅难逃,被全歼的时机到了。我们四分区第五团在南,七一六团、特-务团居中,骑兵团的勇士们飞身跨上战马,举起寒光闪亮的战刀,高喊杀声,跃上公路,从北往南,一阵追杀。公路上,奋疾的马蹄,腾起灰蒙蒙的尘土,仿佛一股狂风,猛然而至,战士们挥舞战刀,左劈右砍,来往激战了几个回合,“挺进队”全部、干净被消灭。蒋介石破坏抗日苦心经营的别动队,就这样结束了它的命运。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