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狱之城 第一卷 罪恶都市 第二十四章 黑幕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1.html

苏霍往前面一看,在那群英军的对面,传来了密集的火力。虽然现在还看不清,但是苏霍可以确定那边是自己人。“我在这儿!”苏霍举起一只手在空中挥舞,想要引起对面的注意。这个一点地面作战经验都没有的家伙不知道刚才自己的行为意识着什么。

塔塔塔……一梭子子弹打在他身边,地面上溅起一连串泥柱。苏霍赶紧爬起来,窜到附近的一面断墙后面,然后再趴在地上。又是一梭子子弹,居然打穿墙壁,墙面上碎裂的瓷砖稀里哗啦的砸在苏霍背上,苏霍连疼也不敢叫,深怕被外面的人给发现了。“不是友军吗,怎么连我都打?”

另一名英军士兵迅速蹲下,隐蔽到一辆被炸毁的小汽车后面,手里的SA80A2自动步枪向对面泼洒着子弹——按照英军总结的经验,SA80自动步枪应该尽量全自动射击以减少故障率,而SA80轻机枪则应该尽量使用短点射以免使枪管过热(这真是神战术)——一个30发弹匣没几秒钟的功夫就打光了,那名英军士兵赶紧蹲在小汽车的后备箱后面换弹匣。对面又打来一阵机枪,苏霍听声音觉得可能是重机枪,因为他清楚的看见子弹击穿了车体,打穿后备箱,将那名英军士兵击倒在地。

苏霍几乎是本能的举起了自己手里的92式手枪——这也许是杀戮的本能吧——瞄准那名倒在地上的英军。没想到那名英军士兵见状居然迅速掏出了一把手枪指着苏霍。苏霍一下子愣住了。

啪啪两枪,子弹打在了苏霍身后的断墙上,一点准头也没有,那名英军士兵在开了那两枪之后,手里的手枪就掉在地上,再也没捡起来。

没多久,更多的英军士兵赶来了,但仅仅是步兵而已,对面强大的火力很快就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趁这个机会,苏霍从那堵断墙后面悄悄溜走,往武警基地的方向猫着腰跑去。

塔塔塔塔塔……一梭子子弹打在苏霍脚边,溅起一根根泥柱,苏霍摔倒在地,赶紧举起双手,扬着手里的92式手枪,大喊:“自己人,别打!”再也没有子弹向他打来,苏霍看见两名武警——很明显,他们穿着武警式样的数码迷彩——猫着腰向他跑过来。

总算是安全了。苏霍松了一口气,躺在地上,看着天空。这是中国的领空,但是现在却肆虐着外国人的军机,这对于一名空军飞行员而言,无疑是最大的耻辱。“回去之后,就赶紧先洗个澡,然后再睡一觉……”苏霍已经在策划下一步的行动了。

苏霍跟很多八零后中国军人一样,从入伍到退役都没经历过战争(这好像是废话啊),他显然不知道,战争可不是坐在机舱里面,操纵手柄,按动按钮那么简单……

突然间,一阵机枪子弹扫射过来那两名武警明显是练家子,迅速趴倒在地,子弹从他们身边打了过去。但是以苏霍这个外行人来看,还以为他们俩是被机枪给射死了呢。苏霍被自己的误判吓了一跳,他看到身边有个弹坑,赶紧钻了进去。弹坑里面的环境让他这个讲究卫生到了有点强迫症倾向的人极不适应——能扎破皮肤的弹片,烧焦的泥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垃圾,以及一些软绵绵、粘糊糊的玩意儿……没错,人体碎片。

苏霍几乎要被弹坑里面的那些玩意儿发出的臭味给熏得吐出来,这时候弹坑外面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苏霍小心翼翼的从弹坑里面伸出脑袋一看,是一个小的类似易拉罐的玩意儿。“噗”的一身闷响,那个“易拉罐”破了一股白色的烟雾从里面窜了出来。

“烟雾弹?”苏霍心想,“这是什么意思?”还没等他想明白——这个毫无地面战斗经验的人,估计等他意识到落在脚边的一个铁球其实是一个拔了拉环的手榴弹的时候他只剩下一秒钟的时间来后悔了——还没等他想明白,就看到一名武警从烟幕中冲出来,一把拉住他,说:“你找死啊,快过来!”苏霍:“哦。”赶紧从弹坑里面爬出来,跟着那名武警往回跑。跑的时候又有一阵机枪扫射过来,那名武警赶紧把他压在地上以免这个反应迟钝的家伙被机枪打成筛子。

等机枪扫射过去之后,那名武警赶紧把苏霍拉起来:“飞行员同志,跟着我们的人快走吧!敌人的大部队马上就要来了!”苏霍:“知道了。”于是他跟这另一名武警跑去。

等他跑了差不多半分钟后,听到后面传来一阵爆炸声,苏霍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刚才那些武警所在的阵地已经遭到了迫击炮火力的覆盖。空炸引信的迫击炮弹炸出的浓烟,完全遮蔽了阵地的轮廓,偶尔能看见某人的胳膊腿儿被炸飞出来。

苏霍看呆了。尽管作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他所掌管的武器不知道要比迫击炮弹强大多少倍,但是那是万米高空上的空战。但是当战场上血腥的一面暴露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战争的残酷。

被护送到基地之后,苏霍很快就被带到了冷风的指挥部。他一进去,一大群武警就把他围了起来,在冷锋的组织下又把他们拉开。然后冷锋走到苏霍面前,说:“我现在是这里的总指挥,冷锋,你能告诉我们到底怎么了么?不是说反攻了么,为什么增援部队现在还没来,我们的空军呢,到底到哪里去了?”

苏霍喘了口气,说:“我是……”冷锋:“自我介绍先放一边儿去。”苏霍:“……好吧,没有援军了,也没有空军了,机场已经被毁了,从滨海是通向外面的通道已经全部被敌人占领了,我们已经开始组织防御了。”

苏霍的话一说完,周围顿时陷入了一片沉默。

——

话说此时,许宝强和法正二人正躲在外面偷听。许宝强站在法正的肩膀上,面青能听到一点从里面传来的话。“他们都说了些什么?”法正一边加祖里奇坚持着一边问站在自己上面的许宝强,“放我下来!”法正慢慢蹲下,让许宝强下来。许宝强一下来就说:“糟糕透了,我们的反击已经被击退了,刚才那架战斗机其实是迷路了跑到这里来的。”法正:“啊!那我们岂不是逃不了了?!”

许宝强:“那就真的只能把这个逃兵当下去了,其实我现在一直都在怀疑一件事儿。”法正:“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闲心……什么事儿,说吧。”

许宝强:“为什么会有谣言,说武警部队这里会有直升机来接人?”法正:“谣言对脑残石油不可抵挡的诱惑的。”许宝强:“你根本就没答到点子上,我是说,为什么,战争期间,会有这么多平民聚集到这样一个明显就是军事目标的地方,要知道,躲到这里来简直就是来挨炸啊。”

法正:“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想要这么做?难道是冷锋?”许宝强:“我想冷锋还没那么无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