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东铁军 正文 第三章 转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85.html


在当年冀东大大小小的一些列抗日根据地中,鲍真在现属天津蓟县境内的盘山所创立的根据地是最稳固的。这里群众基础好,地势险要,加上鲍真英勇善战多次给过日伪军以重创,日伪不集中重兵时轻易从不敢来这里扫荡。

果河沿大捷,鲍真毙俘敌伪中佐以下官兵近千人,创造了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奇迹,成了冀东家喻户晓的抗日英雄。冀东的热血男儿由此无不以鲍真为楷模,纷纷赶到盘山根据地报名参加八路军,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盘山根据地里便多了七八百名新兵。

不过盘山根据地百姓人口不多且相对贫瘠,一下子要供给多出来的近千人吃喝拉撒睡,很快就感觉到了负担过于沉重。因此经过冀东军区党委研究,报经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上级同意,决定将这些新战士短暂地培训教育之后,分别补充到冀东的其他根据地里去。

张玉川、胡四海以及赵离三人同一天报名参的军,因此被分到了同一个新兵连里。他们三个来盘山根据地报名参军的时间又较晚,仅在新兵连里待了三天,便接到了将他们派遣到滦南渤海岸根据地的命令。

滦州在冀东是最大的一个县,南北长80多公里,东西宽50公里多公里,面积超多三千平方公里,人口多达一百多万。同时滦州东临山海关,西抵京津,北靠燕山,南到渤海,又是东北通往北平铁路的重要交通站,战略位置极其重要。日军占领冀东后,为了确保这个伪满洲国和北平之间的交通枢纽,在此设置了重兵。

滦州人英勇顽强,在日寇侵占这里后始终都在进行着不屈不挠的斗争,虽然日军占领了县城,并在滦州境内修建了数个据点,但整个滦州地区始终有敌后抗日力量以日寇战斗周旋着。按冀东军区的抗日格局划分,滦州被分为了滦北和滦南两个区,县城铁路都在滦北区,为日军重点布防之地,而滦南区虽然也设有一些日伪据点,但日军的力量相对淡薄,在那里活跃着冀东军分区13团3营的两个连。

张玉川、胡四海以及赵离三人所在的新兵连,这次就被补充到了滦南区。

从盘山根据地转移到滦南区,需要通过日军重兵布防的滦北区,而且还得穿过日伪盘查严格的滦州县城。为了确保安全,新兵连所有武器经伪装后,统一由滦州地下党秘密运过封锁线。而所有要补充到滦南区的新战士,则一律换上便装化装成老百姓,以班以单位分散转移到滦南区,然后到约定地点集合。

为了确保转移中不发生危险,新兵连战士在野外行进时以班为单位统一走,而在过据点关卡时为了不引起怀疑,则是三四个人成群在班长的带领分批过去。

张玉川、胡四海以及赵离三人不但在一个新兵连,而且也在一个班里,不过这并不是碰巧分到了一起,而是这三个人强烈要求分到了一起,目的就是要比着谁能先立功在八路军里当上官。

在根据地仅三天,这仨人已经就惹了好几次事了,赵离常讲些让连长都听不懂的话,而胡四海则整天嚷嚷着安排场仗去打鬼子。不过三人里最爱惹事的还是张玉川,他打心眼里瞧不起那个新兵连连长,而至于这个小班长,就更不在他眼里了,没事就冷嘲热讽地笑话这个小班长不说,甚至险些和新兵连的连长打起来。不过这次回滦州途中,他倒是很听话地走得比谁都快,原因就是他不但是滦州人,而且家就在要去的滦南区。

一连过了好几道哨卡都很平安,一直来到了滦州县城,只要顺利通过了滦州县城,再往南走不到二十里便能到集结地了。

滦州县城城门口盘查得很严,按照出发前的指示,班长将新兵们分成了两组,准备先把一组送进北门送出南门,之后再返回来接第二组,而张玉川、胡四海以及赵离三人则被分到了第一组。

班长让剩下的三人在城门外较远处等着,准备先把第一组的人送过去城去,就在班长刚想走时,张玉川凑过来对班长陪着笑说:“班长兄弟!那个…你送剩下那三过去就行,不用送我们仨了,我本来就是滦州人,这县城一年能跑八十六趟,保证帮你把他俩给带过县城去!”

“不行!服从命令,连长命令我过县城时必须这么分开送你们,而且特意嘱咐过我一定的先送你们仨!”班长知道张玉川爱惹事,严词拒绝了他的要求,张玉川见再说也没用,趁班长回头时冲他做了个鬼脸,悻悻地跟在后边过了城门。

一直把仨人送出了南门,又走出来挺远的距离,班长这才停住了脚,让他们仨在一个大柳树下等着,转身往回走准备去接剩下的三个人。

“班长兄弟!班长兄弟!”刚走出去几步远,班长就被张玉川给拉了回来,“那个既然都过来了,那我就不在这不等你接他们回来了,直接去集合的地方等你们了啊!我家就在这边,到那的路我闭着眼都能走到。”

班长回头看看他,想着已经基本过了危险区,而且要去接剩下的三人没法看着,张子川他们自己走了他也没办法,寻思了一会也只好答应了。

胡四海虽然莽撞但为人实在,见班长走远了,扭过头来迈开大步便往南走,而张子川和赵离却不约而同地反方向又往北走。

“…哎…哎…哎…你俩这要干去啊?”胡四海回头见张子川和赵离居然又朝着滦州县城走了回去,赶紧转过身紧跑几步追上他俩,拉着两人的胳膊问了起来!

“我俩啊!我们准备回滦州县城杀几个鬼子立点功,到了那边能直接当个官,你看来胆没我俩大,自己去集合地吧,要是找不到道呢,就在这等着班长!”张子川打掉胡四海拉住他胳膊的手,阴阳怪调地对胡四海说。

“嘿!我是没想到这个,我能怕啊!”听张子川这么一说,胡四海的眼睛马上就亮了起来。

赵离没加入他俩的斗口当中,伸手把他俩拉到个路外草丛里没人的地方,拍着身上的尘土说:“咱回县城那一定的,不过咱的先商量下,进了城怎么立功,另外咱仨谁是头,进了城听谁的!”

“听我的呗!老子没投八路前在滦州就有一号,投八路前三天就在县城里宰的那俩鬼子,进了城不听我的听谁的啊!”

“凭啥听你的啊?老子没来过你这啥破滦州县城,可老子杀鬼子不比你姓张的差!”

见张玉川和胡四海又要吵起来,赵离赶紧劝住了他俩。“…别…别…别…别吵了,我说咱这样,咱每个人都说说进了城第一件事干啥,觉得谁说的对,咱就听谁的!”

“行!就这么定了,那谁先说?”张玉川冲赵离竖了下大拇指表示赞同!

“那我先说!”胡大海想都没想就说到,“我说咱也不用进城,到南门那把那几个守门的鬼子跟二鬼子一杀,抢了枪就跑!”

“得得得!啥主意啊?看你那没出息样!”张玉川听了一个劲的冲胡四海摇头,“我说咱折腾就得折腾点大,就得进城去折腾,不把鬼子宪兵队给他点了,也得把二鬼子的治安军团部给他烧了!”

“行行行!我还没说呢!”见他俩又要吵,赵离赶紧拦住了他们,“你俩说这都不咋地,咱现在还有的兄弟没出县城呢,咱要是按你们说的这么一折腾,鬼子指定得把城门关了,到时候咱那帮兄弟还怎么出城啊?”

“也对啊!老子倒是满身功夫不怕这个,可不能把那帮笨蛋跟坑了啊!”

“那你说咋办啊?你说个主意我俩听听,你要是能想个好办法来,我和老张就按你说的办!”

“好!不过你俩可得说话算话,我要是出的主意好,那你俩进了城可得听我的!”赵离没说想法前,先用话卡住了张玉川和胡四海。

“行行行!你说的在理我俩就听你的,别卖关子,快点说吧,一会班长回来了,咱就进不了城了!”张玉川着急地说。

“嗯—”赵离故弄玄虚地拉着长音清了清嗓音,然后对两人说道:“按我说啊!咱进城找个地方先好好吃一顿,等吃饱了歇足了,咱那帮弟兄估计也都过了城了,咱等到那时候再在城里折腾!”

“嘿!对啊!是应该吃一顿,这几天在根据地里净是吃窝头咸菜了,一点荤腥都没见着!”

“哎!吃一顿完事再杀几个小鬼子立功,这主意不错,进城吧!今儿我和老张就先听会你的!”

赵离的主意得到了张玉川和胡四海认可,仨人在进城杀鬼子的事上达成共识。怕从南门进城被班长碰上难以脱身,仨人饶了个大圈,从西门又回到了滦州县城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