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我所遇到的“诈尸”事件

呵呵 我是干交警的 事故科的 干了9年了 什么样的尸体我都见过 什么人体组织我都动过 见多了就麻木了 脑子肠子 包括肚子里的孩子都让我没感觉了 但是真正让我害怕的情况我碰到过两次 一次是在2003年的正月十五元宵节 下午4.5点的时候出的现场 一辆桑塔纳里面有一个男司机和两个女乘客 都很年轻 快速的通过一个路口 和一辆经过路口的长途大客车(那大客车是韩国大宇 V6的柴油机 气动减震 03年还不多见)撞了 3人全死了 我们丈量 画图 照相 清理完毕去殡仪馆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由于每辆清障车上只有两个担架 所以就有一个女的没担架 三个人(准确的说是三个死人)就平行放在了小解放的后车厢里 到了殡仪馆 要一个一个的往冷冻柜里放 那两个有担架的就一个一个先抬进去了 最后剩下那个没担架的小女生 当时是冬天嘛 这个女的穿了件羽绒服 撞破了 羽绒都露出来了 一有点小风羽绒就飞 我们每个组是三个人 我是组长 大过节的 我就不愿意用手去碰那个死人 我就抬担架的一头 另一个刚来的就抬另一头 本文的主人公就动手翻那个女的 好让那个女的从车厢上翻到担架上再抬进去 当时他用了一个彩屏和弦铃音的手机 当时太先进了 我们还在用单音黑白屏的手机 人家就用鸟叫加山泉声音的手机了 太刁了 就在他吧那个女的翻到一半的时候 稍用一下力人就翻担架上了 不用力就返回去的关键时刻 这伙计来电话了 我靠 鸟叫加山泉声音的手机铃声多牛X啊 他一激动 一片女人羽绒服里的羽毛被他给吸进嗓子了 我们就看他 一个跳 嗷嗷叫着就跑殡仪馆门卫那里去了(那里有灯光) 我和我同事本来不害怕 被他又叫又跑的 整的不知道什么事 也都把担架一扔 都跑了 那个女的也咕咚掉地上了 最后我那主角朋友回家病了半个月 那个女的我们也没敢再抬 是殡仪馆的人给抬的 车是殡仪馆的人 给开到门口我们开走的

还有一次更吓人 也是冬天 后半夜 记不得是04还是05年了 只记得很冷 下过雪 外面没灯也能多少有点亮光 在我们市的人民医院的太平间里有一个抢救无效死亡的四五十岁的女的 只记得很胖 别的记不清了 说是太平间 其实就是一个只有四面墙 带个顶 只有一扇破门 一个相当于一张单人床大小的水泥台子 这个台子上就是那个死者 我在门口给他们把着门(这个门不用手把着会自己关上) 我的同事徐和范两人就抬死者 范抬头部 徐抬腿部 很顺利的把人整了担架上了 在往外走的时候 也不知道是这个死者太重 还是因为我们担架上面的帆布老化了 徐所抬担架的腿部部分就从中裂开了 死者就人立而起 和徐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就把徐给压倒在地 我也顾不上门了 就进来帮忙扶死者 范也上来扶 这时候门就关上了 本来外面因为有雪 还有亮光 门一关 伸手不见五指啊 在死者身下的徐在这个紧要时刻你倒是别叫啊 他一声惨叫 我感觉全身的毛发都竖起来了 大冷天的 真把我给吓出汗来了(这个是我亲身试验得出的结论 人在害怕的时候真的出汗啊 因为事后我的秋衣秋裤都湿了) 太平间那扇该死的门是往里开的 也不知道是我自己挡住了 还是徐躺下挡住了 又或者是死者趴下挡住了 开不开啊 房间本来就小 连死的带活的四个人 一点地方也没有了 我KAO 差点没把我魂给吓飞了 尤其是徐啊 吓惨了 最后好不容易把门开开 有了点光 我和范才跳出门外 把徐从死者身下拖出来的 徐死活不干了 我们就回了单位让另外一组人送的死者 徐第二天还真就收拾收拾东西走人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