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一女子为钟情男子殉情 他该不该来“送”她



望春艳手机中存的发给钟情男子李涛(化名)的最后一条短信,称李涛“永远都是我最深爱的男人”。本报记者李传平 摄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9月22日晚,和平公园江边,34岁的望春艳为情自杀。在她遗留的手机里,有一条发给钟情男子李涛的短信,“不管怎么样,我不恨你,永远爱你!”


如今,望春艳逝去已24天,她仍孤独地“躺”在殡仪馆内。昨天,望春艳61岁的母亲,在儿子、媳妇的陪同下来到本报,称迟迟没让女儿入土为安,是想满足女儿生前最后一个心愿,再见李涛一面。


“女儿爱上他没错,现在男方不出现也没错。人已经不在了,谁对谁错都不重要了,只希望这名男子在女儿火化前能出来送她一程!”望母抽泣地称,春艳会在10月14日上午10时30分火化,很希望到时能够看到令女儿殉情的李涛。


女儿出事,老妈闻讯晕倒


9月23日早上8点多,家住夷陵区太平溪落佛村的万发梅和老伴儿吃完早饭后,拿起扫帚,准备将院落打扫下。前段时间,因身体不好,家务活儿都是女儿做的。想到女儿,万发梅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在外打工的春艳终于回来了,女儿的贴心让她觉得很满足。


想到女儿前两天到宜昌城区办事,马上就要回来了,万发梅在将院落打扫好后,便走进女儿的房间,将梳妆台用抹布擦了一遍。就在这时,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以为是女儿打来的电话,她快速走到电话机前拿起电话,话筒中传来的声音,让她顿时就晕倒了。


原来打来这电话的是当地派出所。据派出所民警介绍,接到宜昌水陆派出所转来的电话,其女儿望春艳在宜昌出了事,有生命危险,让家属赶过去。


为情自杀,母女阴阳两隔


9月23日上午11时许,万发梅和老伴儿两人从夷陵区赶到宜昌,在民警陪同下见到女儿,这时女儿已经闭上了双眼。万发梅称,最初见到女儿时她并没哭,只是走上前,轻轻地摇女儿,“春艳,妈妈来了,醒醒,别睡了。”但几分钟后,她终于哭了出来。


万发梅说,据民警介绍,女儿是于9月22日晚在和平公园江边服药自杀,后被送至医院,但没抢救过来。根据现场侦查、调取女儿的通信记录等可以确定,她是为情自杀。


万发梅说,女儿最后一个信息是发给李涛的,李与女儿间的感情可以说是一段长达10余年的孽情,女儿初中毕业后到李家做保姆,这时李已有妻女,后两人走到一起。这么多年来,他们多次劝女儿离开李,2001年时女儿也组建了家庭,后无奈离婚,离婚后便与哥嫂到外地打工。今年年初回家,据当时女儿讲,这次是回来与李结婚的,前不久其前往宜昌也是为了他,哪知道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


对错难分,希望见到男方


“对与错都不重要了,只希望女儿火化前没有遗憾。”万发梅称,女儿出事后,其儿子、媳妇便从浙江赶了回来。这么多天来,他们从最初不相信望春艳会自杀,到慢慢接受了这一现实。


望春艳的嫂子称,妹妹这十几年来为李涛付出了太多太多,她看着都觉得心酸。现在他们也不再想去计较多少,也不想计较妹妹自杀的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希望妹妹能够安心地离开。 “这是妹妹最后一个心愿,真不想让她就这样充**憾地走了。”


望春艳的哥哥说,孰能无情,妹妹与李涛间发生的一切作为家人虽然很痛心,但感情是外人无法说清的,现在妹妹已经不在了。他们现在只希望能满足妹妹在自杀前的一个未了心愿,再看李涛一眼,但这么多天的奔波,他们始终联系不上李涛。


“每晚躺在床上,想到春艳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殡仪馆内,我都会哭。”万发梅说,本想等到李涛出现就将女儿火化,但二十多天的等待让他们觉得很心酸。希望李涛能够来送女儿最后一程。


昨天,记者试图通过当初的办案民警联系上李涛,但据民警介绍,李涛在望春艳自杀后曾到派出所做笔录,肯定了他与望春艳间的感情纠葛,但现在李涛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联系不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情,為何物?直讓人生、死相許,花,為誰開,又到枯萎、凋冷時、、、、、、

本文内容于 2011/10/15 1:30:52 被雪雨中人编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