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饭馆和四川老乡来了一出梁山好汉不打不相识的闹剧后,在老板娘的阻止和调解下,让我们彼此之间消除了隔阂,聚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喝了个够。当晚吃饭喝酒,交谈没有尽兴,和战友还想去和他们交往。没过几天周末的时候,我和江林闲着没事,便想去看看他们警营的生活,看看他们生活和战斗的地方和我们有什么区别。

由于去他们营房有点远,我和江林准备将基地的“专车”——蹦蹦车开着,这样方便些。那时的博乐交通还不是太方便,去武警部队探访,我和江林很注重自己的形象。穿上崭新的军装,严格按照军容风纪要求,在武警部队兄弟面前,不能丢我们边防军人的脸。本来大军和虎也想去看看,但车子只能坐两人,车斗里虽能坐人,怕在武警兄弟面前影响我们的光辉形象。又担心团里来人检查,没有一个老兵在家,不放心。先让我和江林去,下次让虎和大军去。我提前让新兵将蹦蹦车清洗干净,搞得一尘不染,然后发动“专车”和江林兴高采烈地向武警中队的方向出发。

车子“突突突”在大街上跑得挺欢,我和江林的心情特别好,我开着车,和江林一路有说有笑,没多久就到了四川老乡所在的中队。将车开到大门前停下,江林下去和哨兵打招呼,经哨兵同意将门打开后,我和战友将车开到他们的操场停下。然后向武警兄弟打听老乡住哪个班?那个兄弟很热情地直接将四川老乡给叫了出来。在老乡的带领下,我和江林进他们的班里,看到了整齐的内务,基本和我们在边防连时一样,只是用具和被子的颜色有些区别。周末的时候,他们无特殊任务时,也会轻轻松松地呆在班里休息,我们见到了那晚和我们差点发生冲突的几个兄弟,也认识了更多的四川老乡。和他们在一起,聊得很开心很畅快!

时间过得很快,几个小时匆匆而过,又到了吃饭的时间,为了品尝一下武警部队的伙食,我和江林没有任何推辞地接受了老乡们的邀请,去他们饭堂吃饭。当时他们中队的人不多,饭前也和我们一样,先唱歌再进入食堂吃饭,我和江林站在一边,等他们歌唱完后,一起进入食堂。武警中队饭菜的质量比我们边防连队要好许多,只是不能和生产基地的伙食相比。饭后和江林又在他们那里玩了许久,才告辞离开。坐上我们的“专车”,在老乡注视的目光中离开他们中队。

心情很好,开着车也跑得很快,可刚离开武警中队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时,车子突然熄火,再也发动不了,我和江林忙了许久,也没有办法将车发动。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才发现我们是那样地无助!我和江林试着去拦别的车子,可惜他们理都不理。偶尔遇到礼貌点的,将车减速笑笑后,又绝尘而去。我和江林试着将车推着走,很累,很慢。和江林坐在车上,休息了会,还是想请地方的驾驶员帮忙将车拖回生产基地。又和江林站在路边,拦截地方的车子,怕大车跑得太快,我们的蹦蹦车跟不上,只能拦拖拉机。虽然穿着军装,这里的拖拉机也很多,可没有驾驶员给这个面子。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和江林开始着急。

基地离这里还有三四公里的路程,来回一趟又要耽误很多时间,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只能去武警中队去向老乡求援。江林让我在这里守着车,他去请武警老乡来帮忙。没过多久,看着江林和那晚喝酒的四个老乡向我走来,心里放下心来,实在不行就让他们帮忙给我们推回去。老乡来看了后,让我们别担心,他们帮助拦一辆车给拖回去就行。当时有点不相信他们的话,我和江林了也曾试着拦了,可他们不给面子,车都不停跑了。等到来了一辆拖拉机时,四个武警老乡直接往路中间一站,指示拖拉机停靠在路边。等司机停稳车后,战友过去给司机敬了个礼,然后给司机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希望得到他的帮助,将车给拖回生产基地。没想到武警兄弟的面子就是比我们大,就这样一下将事情搞定!帮我们用绳子将车挂在拖拉机的后面,并嘱咐拖拉机驾驶员注意安全,慢慢开。我和江林谢过武警老乡后,拖拉机慢慢向前行驶,和战友挥手道别,看着我们的车安全离开后,武警战友才回去。

由于我的开车技术比江林差些,这会将车交给江林开,我则坐在旁边,注意着道路上的情况,时而提醒江林注意安全,时而向后看看。那拖拉机手速度稍快一些,我便大声喊他慢点。近四公里的路程,足足开了半个多小时!我们请那司机帮忙将车拖到基地院子里,虎和大军一看,笑得直不起腰,没想到我和江林搞得这样狼狈回来。我们将车上的绳子取下还给拖拉机驾驶员后,请他去宿舍里喝茶,可他却忙着有事,拒绝了我们的请求。想到麻烦了他那样久,耽误的时间不少,我和江林想给他一点钱作为补偿,可他死活不收!我和江林再次谢过他后,送他到大门外,看着他走远了才回来。

我和江林感慨万端,看来武警战友在地方上的面子比我们边防军要大些!他们平时帮助地方公安执勤,维护地方秩序,和地方的老百姓打交道的时间很多,地方老百姓多少要给他们一点面子,买他们的账。给我和江林的感觉就是,和地方的关系,武警比我们边防军混得好些。我们边防军不一样,很少和地方直接往来,真如俗话说的那样“县官不如现管!”

这次去武警中队玩了后,由于蹦蹦车坏了,我们找维修的人来看了后说故障很大,不好修复,想想我们也快退伍,便不再管它,只能当成一堆废铁放在基地。从此我和战友开着蹦蹦车去街上兜风的日子结束,再要去其他地方玩时,只能“驾驶”炊事班的三轮车或骑主任的自行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