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荒原 正文 四计谋还是阴谋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7.html


“她是地主和我们绝对不一样。”田建农道。

“建农哥是不是喜欢林玉娇?”霍睨道。

田建农突然一怔,没想道被霍睨看出了心思,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喃喃道:“没有,你可别瞎说,这话若传到南家和林家,对谁都不好。”

霍睨又一笑,低声道:“建农哥你怕什么,如今的局势你又不是不知道,共产党节节胜利,国民党已经退过长江,不久的天下将是我们穷人的,听说共产党最恨地主富农,看来地主富农的好日子快到头了,我听人说——”他低下声:“我听说,南霸天的三姨太,南小娇的母亲根本就不是病死,而是被人暗杀的,龙骥的儿子龙飞根本没去他姥姥家,而是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他们之所以不敢声张,就怕将人逼反了,到那时来了一两个共产党,里应外合,南霸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田建农心突然一跳,这件事本来很隐秘,为什么霍睨会知道,村里还有谁知道。

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是吗?你怎么知道?”

霍睨很得意:“说实话,我不知道的事还真不多,尤其是咱们村的事。我还知道其实你真正喜欢的是林玉娇。”

田建农又叹了一口气:“我喜欢谁我自己都不知道,你倒比我还清楚。”他苦笑了一声。

“只要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你今天的举动,无疑是证明了我的话,只是林玉娇不是别人,谁都知道,她和刘耀辉从小就定了娃娃亲,刘耀辉才是你们最大的障碍。”霍睨道。

“你别胡说!”田建农有些怒气,究竟是因为霍睨的话,还是因为刘耀辉,尤其是听到这个名字,他现在烦透了,只希望霍睨快些走。

霍睨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煞有其事的继续讨论田建农和林玉娇的事。

“你今天怎么了?”田建农问道:“回去晚了可真的没饭吃了。”

“若是能如了你的心愿,我就算挨一顿饿也没关系。”霍睨笑道。

“对你有什么好处?”田建农问道:“难道你喜欢南小娇?”

霍睨晃着大脑袋:“我可不敢,也从没想过高攀地主家,我只有一件事?”

“原本你是有条件,以我对你的了解,向来是不图三分利,不起早五更的人,说罢什么条件?”田建农笑道。

霍睨嬉皮笑脸道:“真是什么事也瞒不过你,以后咱们做个连襟如何,这件事还得你撮合。”

“原来你看中了林媚,林媚心高气傲,不太好说话吧。”田建农笑道。

“什么心高气傲,她不听别人的话,还不听她姐姐的话,只要你肯替我说话,一定没问题。”霍睨道。

田建农没说话。

霍睨笑了笑:“这么说你真的喜欢林玉娇,得了!其他的事包在我身上,尤其是刘耀辉的事,我保证让你满意。”

田建农心一动,霍睨的事以后再说,可眼下如果霍睨能搞定刘耀辉,那是最好不过了,这个不起眼的霍睨难道真的有什么惊人的本事。

本事倒不敢说,至少可以叫他试试:“你无论怎么做都和我没关系,而我也没叫你去做。”田建农道。

霍睨一拍胸口:“所有的事都包在兄弟身上,保证不会出卖你,而且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南霸天怪罪,全由我一人承担。”

田建农一笑,没再言语。

霍睨突然伸出手:“拿来!”

田建农一愣:“那什么,我没钱!”

“谁说要钱了,我记得你曾说过,今天慢些干,明天的手一定会疼的,既然疼,就应该想个办法,我想你定有办法。”霍睨笑道:“这样我也有话说。”

“我说什么都没逃过你的贼耳朵,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我有什么办法?”田建农道。

“当然有,真是当事者迷,旁观者清,你不是有手帕纸类的东西吗,叫她缠上手不就结了,其实缠手是小,送个定情物才是真的。”霍睨道。

“什么定情物,一旦送不出去,怪不好意思的,以后见面怎么说话。”田建农道。

霍睨又一笑:“林玉娇走的时候,不住的向你这里看,我保证,她现在和你一个样,甚至比你都心急。”

“别胡说!”田建农道。

“刚刚恋爱的人总是将对方想的向神一样高尚,其实比普通人都愚蠢,因为满脑子是对方。”霍睨道,向田建农要了手帕,说自己有事转转,要田建农先回去。

天已经黑了。

田建农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霍睨的视线里。

霍睨向另一个方向走去,不远处有一所很破旧的房子,房子前有一颗大柳树,平日的时候,很多人都在柳树下乘凉,直到入夜的时候,柳树下才显得十分平静,霍睨在柳树下东张西望瞅了半天,也没见到人,正暗自嘀咕:“这个人怎么还没来,去哪了?”

突然有人在他肩上拍了一下,骤然吓了他一大跳,险些跳起来:“我的妈呀!你想吓死我。”霍睨拍着胸口有些惊魂未定。

“你不正在找我吗?现在我来了,怎么会吓着你。”来人道。

“谁知道你像个鬼似地,偷偷摸摸的来,又偷偷摸摸得走。”霍睨道:“对了,你今天去了什么地方?”

“我去找龙骥,想入他的保安队。”

“你去找龙骥,被忘了你爹可是被他出卖的,他这个保安队长可是用你爹的命换来的。”霍睨道。

“你小点声!”刘耀辉道:“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提他干什么。再说我爹放着好好的长活不干,非要干什么共产党和南霸天作对,南霸天是这里的土皇帝,谁敢惹他,真是自找苦吃。好在这些年,南霸天和龙骥没为难我们母子,我才能活下来,所以我坚决和我爹断绝关系,改变我家的面貌。”

霍睨点点头:“其实也是,活着的人总不应该老为死去的人耿耿于怀,冤冤相报,无止无休,弄不好还将小命搭进去。”

“好兄弟,你真是我的知己,将来我若发达了,先忘不了你。”刘耀辉拍着霍睨的肩膀,深叹了一口气:“所以我一定要出人头地。”

霍睨点点头。

刘耀辉露出箭一般的目光:“在这里若想发达,只有依靠南霸天。”

“南霸天是地主,将来只怕后受到牵连?”霍睨说道。

刘耀辉又一笑:“只要是人就有弱点,共产党也不例外,他之所以偏向穷人,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穷人,可是他们也离不开富人,因为他们也同样需要钱。”

霍睨眼前一亮:“是啊!不论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都一样喜欢钱,只要有钱,还有摆不平的事。”

“是啊!”刘耀辉点点头:“只有在田建农身上做文章了。”

“难道田建农就没想到这一点。”霍睨道。

“每个人追求不同,田建农只是个平民,想的只是找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安分守己,平平淡淡得过日子。而我不一样,我不想安于现状,我要出人头地。”刘耀辉道。

“我现在该怎么做?”霍睨问道。

“难得你还是本村的秀才,该怎么做还怎么做,现在,田建农和林玉娇还在犹豫,缺少中间牵线人,只等他们火候差不多了,谁也离不开谁,倒时我再出面,那是,我就是他们的恩人,就像当初我父亲赠林家一袋米一样,现在你就算送给林中则十袋米他也不会稀罕,因为他现在不需要,要想要一个人永远欠自己的情,那就是在他最需要的时候送她最需要的东西,那才会令他感恩一辈子。”刘耀辉说道。

“是啊!到时候,田建农一定会倾尽全力来帮助你,那是你的机会就来了。”霍睨道。

“田建农不但欠我的情,也欠南小娇的情,倒是最好的报答方法就是撮合我和南小娇,那才是两全其美最好的办法。”刘耀辉道。

霍睨点头。

天完全黑了下来。

刘耀辉望了望漆黑的天空:“你说谁才是最终的赢家?”他似乎问霍睨,又似乎在问自己。

霍睨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装作没听见。

漆黑的夜空,几颗繁星无力的眨着眼睛,似乎对人间的争斗也觉得无比的疲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