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东铁军 正文 第二章 鲍真司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85.html


“去去去……”张玉川被调侃得有点挂不住了,一把推开胡四海手下随声附和着的这个兄弟,转身来到了自称叫赵离的人身前,带着瞧不起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带着挑衅的语调说:“嘿!没想到你小子比我还狂,你有啥本事,敢上来就当军师!会打枪不,来咱比划比划啊?”

张玉川说完拔出了他的那两把德国二十响,抬头四处看了看,见前边三十米开外处有棵梨树,上边梨被摘的差不多了,但在树的最高处还稀稀拉拉地挂着几个。

“砰砰!”张玉川突然举起德国二十响几乎同时开了两枪,枪声过后,梨树上掉下来了两个梨。

为了不引起误会和不必要的恐慌,在根据地里是禁止随便打枪的,不过张玉川还算不上正式的八路军战士,根本不懂这个道理,还不待负责招兵的八路军干部阻拦,便无所顾忌地抠响了扳机。

“去,捡过来看看!看爷是打得梨把打掉下来的不?梨上边要让枪子擦破点皮,今儿老子不用你打就算爷输了!”张玉川打掉梨,玩着票吹了吹还冒着烟的枪筒,炫耀对身边的赵离继续调戏着。

两个好事者跑了过去,捡回梨放大家面前一看,果然是梨把被打断了,而丝毫没打到梨上边。

见张玉川枪法如此之好,好些人都忍不住赞叹了起来,就连胡四海手下好些个兄弟都竖起了大拇指。张玉川见了很是得意,掂着手里的枪对身边的赵离说:“怎么样,小子!来也两枪给爷看看吧!不是没枪使唤吧,没事爷可以把爷的枪借你用用,你小子会打枪就行!”

“不用!”赵离冲张玉川微微一下,手向怀里一摸,想变戏法似的突然间就掏出了一把手枪,连瞄都没瞄对着梨树连看两枪,两个梨随即掉落了下来,还是那两个好事者赶紧跑过去捡回来给大家看,见两个梨也是正好被打断了梨把。

大家又都忍不住赞叹了起来赵离的枪法,不过更让大家关注的,还是他手里突然掏出来的这把手枪。这是把被八路军战士称为撸子的手枪,但枪管比一般的撸子要长,枪身总共能有六七寸长,黑汪汪地枪身泛着青光,握在手里看着即美观漂亮,又显得非常威武。

正在这个时候,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鲍真到了。不过鲍真不是被负责招兵的八路军干部派出去的战士找来的,事发时他正在附近的连队里检查新兵训练情况,听到枪声还以为发生了日伪偷袭,赶紧领着十多个战士赶了过来。


鲍真生于1911年,原是陕西蒲城县人,1930年入省立第三中学上学,1931年因组织参与反对“不抵抗政策”的示威游行被学校开除。第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3月赴延安,入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抗战爆发后被派往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独立一师工作,1938年6月率40多人到冀东,在河北兴隆一带开辟抗日游击区。1939年4月下旬,鲍真指挥部下巧妙活捉前来捉拿自己的日本天皇表弟,一时震动日本朝野。1940年又在白草洼设伏,与日军激战14个小时,全歼日军精锐武岛骑兵中队,首开冀东整连全歼日军战斗的先河。

听负责招兵的干部介绍完情况,现任冀东军区副司令员的鲍真也忍不住笑了,转身仔细看了看张玉川、胡四海以及赵离三人,将他们带到了自己的指挥使里。不过为了在情况不明未彻底搞清三人身份前,警卫员为了保证鲍真司令的安全,暂时没收了三人的武器,赵离很配合的把手枪交给了警卫员,而张玉川执拗了半天才也将两把德国二十响了交了过去。

到了指挥部,鲍真司令很随和让三人坐下,让警卫员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水,又详细地问起了三人的情况和要求。坐定后近距离观察下,张玉川、胡四海以及赵离三人发现这位威震冀东、让伪军汉奸连说梦话都不敢提及其名字的鲍真司令,居然原来只是三十岁刚出头的样子,面相朴实脸颊消瘦,身上穿着灰色土布军装,上边还打着一个补丁。

听三人说完,鲍真司令又忍不住笑了,端起搪瓷缸喝了几口水,和颜悦色耐心细致地做起了这三人的工作。

“你们的抗日热情我很理解,不过咱们八路军是有纪律的,而且你们想想,如果你们刚到这就当了官儿,那以后来参军的人是不是到了都要当官儿啊?但是只要你们真有本事,以后在战斗中立了功,咱八路军从来都是以才取仕,到时候指定会按规矩提升你们三个的职务!”

真说到这时,指挥部进来了一个八路军军官,鲍真司令开导三人的话暂时不打断了,简单和来人说了几句后,指着来人对三人继续说道。

“看到他了吧!他叫李天明,两年前才参加的咱们八路军,当时就是普通士兵,现在可已经是咱们八路军里营长啦!他当时来时候和你们一样,而且还把家里的八条枪捐了八路军,但照样是从小兵当起的,在战斗中成长很快,不到两年就当上营长了!”

张玉川听到这一拍大腿猛地站了起来,一脸惋惜地大声说:“哎呀!都怪我爹老拦着我当八路,两年前我也想投八路,可我爹说死了也不让,要不现在我指定官儿比他这营长还大呢!”

听张玉川这么一说屋里的人都被逗乐了,而且在鲍真司令的开导下,三人的思想都发生转变,均表示接受从士兵干起,靠在战场上多杀鬼子多立功在八路军里当上官。

看了看三人被警卫员暂时没收的长短四支枪,鲍真司令又对他们说道:“你们确定当八路军了,就得服从咱们八路军的纪律,你们去新兵连了,组织上会从新给你们统一发枪的,至于你们的枪,就暂时寄存在我可以不?”

“鲍司令您说了算!这两把破匣子算啥啊,就当投八路的见面礼送给鲍司令了!等以后咱上了战场再从鬼子汉奸手里夺几把就是了!”张玉川大方对鲍真司令回应道。

“没问题!我也把我枪送鲍司令了,这是一把非常先进的手枪,现在整个中国可能就我这一把!不过子弹不多了,就剩下三个弹夹了,可能用完了这样子弹没地方去找!”赵离说着从破棉袄的夹层里又摸出来三个弹夹,放在鲍真指挥所的桌子上。

“哦?这是…是把什么枪啊!”鲍真从警卫员手里拿过来赵离的那把枪,掂量了掂量,仔细端详发现自己确实不认识这把枪,惊异的问起了赵离。

“报告鲍司令!这是以…以…以现在最新科技制造的手枪,叫做沙漠之鹰,是现在最先进的手枪,威力大杀伤力强!”

“哦?是吗?你怎么有这么一把枪啊?”

“报告鲍司令!我是从美国回来的,美国是允许私人持有枪械的,我这把枪是在那边的枪店里买的!”

赵离站起来打着立正,和鲍真司令介绍起了这把枪,鲍真听得有些惊异,同时对赵离说的在美国海军陆战队当过兵这件事很是感兴趣,本想进一步地是深入和他谈谈。不过因为刚来的李天明营长有紧急军情找他,只好暂时安排人把张玉川、胡四海以及赵离三人送到新兵营,和李天明营长谈论起了马上要开战的战斗任务。

“团长,你这次一定要亲自去吗?”三人出去后,李天明极为紧张的问道,因为他刚参加八路军是鲍真还是冀东军分区13团团长,所以他依然按着老习惯称呼着鲍真。

“嗯!这次该压压关外的鬼子了,河沿大捷后如咱们能立即率一、三营奔向长城以北去打满洲军,不但会打击鬼子的气焰,也会减轻咱们根据地的压力!这次作战任务非常坚决,也非常重要,我必须要亲自带队去!”

听鲍真说话的语气极为坚定,李天明虽心里担心,却已知道再劝包森也没有了,嘎巴了几下嘴,把本想往下说的话咽了回去。

鲍真看明白了李天明的心思,站起身来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头,笑着对他说:“别瞎寻思了,打鬼子这么多年了,那次战斗不危险了。”

看李天龙还是在那皱着眉头,说完顺手拿起了赵离的那把枪,拿在手里垫了垫交到李天明的手里,“来!看看这把枪没见过吧?见识见识!”

军人没有不喜欢枪的,李天明接过枪一看,果然是从来没见过的一种手枪,拿在手里觉得分量很沉,来动枪栓卸下子弹来回地摆弄了一会,皱着的眉头暂时松开了。

鲍真司令点了根烟,两眼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自言自语地说:“拿这把枪那个年轻人绝对不简单,等我这次回来一定得找他好好谈谈,这人说不定是个大才!”


当夜,鲍真司令便领着队伍出发了,不过他这次战斗中却再也没能回来。

1942年2月17日,鲍真率部在遵化野虎山同敌人相遇。在战斗中,当他上北山用望远镜观察敌情时,不幸被日军狙击手冷枪射中胸部牺牲,终年仅有31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