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东铁军 正文 第一章 想当官的参军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85.html


1942年初的冬天,冀东大地冰雪覆盖寒气袭人,但抗日根据地的招兵点前却热闹非凡地挤满了人。

近日前,冀东抗日根据地的主要缔造者、抗日名将鲍真,在燕山口内果河沿一役,以七个连的兵力,毙俘敌伪中佐以下官兵近千人,创造了共产党敌后抗战中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奇迹。

此役极大鼓舞了冀东军民的抗日热情,鲍真团长一时间成了为所有冀东爱国百姓所敬仰的英雄。消息传开后,众多的热血男儿赶来参加八路军,而且好多都是从敌占区冒着危险赶过来的。

每天都有几十个到上百人来报名参军,把招兵点的干部战士忙得不亦乐乎,不过今天来参军的几个人却把他们给折腾的头都大了。

上午十点来钟,招兵点前来了个穿着长衫大褂的报名参军者。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高一米八左右,长得细腰乍背双肩抱拢,走路矫健轻快,一看就是练过武的人。右肩上扛着一个麻袋捆成的卷,左肩上背着副钱搭子,到了招兵点前把麻袋卷往桌上一扔,解开绳子从里边抖落出两支三八大盖,又把钱搭子口朝下往桌子上一倒,从里边倒出了几颗日式手雷还有两把日本军刺。

“我是来参加你们八路的,你们鲍大爷是个爷们,听说一仗干死了上千个小鬼子,老子服他!老子也是个爷们,特意来投靠你们鲍大爷,这两条枪是老子的见面礼!”

这些天来报名参军的人都快超过一千人,可从来还没见过这么横的参军者,招兵点的干部战士们看得有些发愣,一时间被弄得有些不知道如何应答了。

穿着长衫大褂的参军者豪不见外,抄起桌上的毛笔自己在登记簿上写上了名字,然后拉了把椅子坐到了招兵点桌前,让一个八路军战士给他倒了杯水,喝了几口水后大声地自我介绍了起来。

“老子叫张老八,大号张玉川,自幼习武,本领高强!不信你们去南边几十里外的滦州打听打听,老子在滦州敢说拳脚功夫第二,没人敢说第一!这两把大枪是老子来投你们前专门弄死俩鬼子抢来的,咱是爷们,不像这帮熊包似的空着两爪子来,来投鲍大爷,就得弄点见面礼来!”


看了看招兵点前被自己贬得一文不值地十多个后生,报号张玉川的人很是得意,一把撩起长衫,见他背后枪管朝上倒插着两把德国二十响,拔出枪双手掂了掂扔到桌上又说:“老子在滦州不光功夫最厉害,枪打得也是最准的,去年滦州治安军团长独角龙给咱个团副老子都没干,老子嫌那是汉奸!你们八路敢打鬼子,老子这才来投靠你们的。不过听说你们鲍大爷好像也是团长,告诉你们鲍大爷,他至少也得给老子个团副干干!”


扛着两杆三八大盖来投军的本来就够意外了,没想到这位张玉川又拔出了两把德国二十响,而且居然上来就要当副团长,负责招兵的干部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先让一个战士给他搬了个凳子,让他坐旁边树底下先等一会,命令一个战士赶紧跑回团部去请示一下。

敢暂时安排好这个张玉川,招兵点前又闹闹哄哄地来了一群人,黑压压能有三十多号,有的手里拿着大刀长矛,有的拿着土枪,还有几个拿着汉阳造步枪。领头的是个黑大个,年纪看样子三十左右,身高至少一米八五以上,虎背熊腰豹头环眼,手里拎着把鬼头大刀,肩上背着支汉阳造步枪。

“哎!你们这谁是说了算的,咱是来投你们八路军的,这后边都我带来的人!听说你们鲍司令是条汉子,你们八路军个个都是英雄好汉,敢跟小鬼子玩命,我就带着村里人来投靠你们了!”

负责招兵的干部见这位也不是善茬,赶紧叫战士给他搬过来把椅子,让他坐下慢慢说,问他叫什么名字,具体从那个地方来的。

“我叫胡四海,是打铁的,外号叫胡铁匠!这些人都是跟我一个村的,临来前把我们一块邻村的地主刘汉才给抢了,这老小子的二儿子给鬼子当了翻译官,是个汉奸!我们从他那抢来了几条枪,算是没空着手来投靠你们!”

黑大汉把手里的鬼头大刀放在桌子上,毫不在意地拿过桌上别人的一个搪瓷缸子喝了几口水,然后一字一顿地对着负责招兵的八路军干部又说道:“不过我可和你说好了,我不是自己来投八路的,我这是带着一帮弟兄一块来的,我投了八路你们可得给我个官当,至少得是能管着我这帮子弟兄那么大的官!”

见又来了上来就要当官的,负责招兵的八路军干部被闹得哭笑不得,见去团部请示的战士还没回来,便让人给他也搬了个凳子,让他也坐旁边树底下先等一会。

胡四海拉着凳子坐到了树底下,他带来的那帮兄弟围着他蹲到了地上,看了看也在树底下坐在凳子上的张玉川,胡四海忍不住扯着大嗓门问了起来。

“哎!我说,你也是来投八路的?看你穿的长袍马褂的,你能打仗玩命吗?要不过来跟我混吧,我这带来三十来号弟兄呢,到时候准能在八路里当个官,你跟我混我到时候还能照顾着你点……”

“去去去……你瞅你那德行,老子能跟你混?告诉你,老子到这,一会鲍大爷来了至少得封我个团副干,还用你照顾我,到时候看老子照顾着你还差不多……”

“哎呦!你小子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看你长袍马褂的少爷羔子样儿能有多大本事?还当团副呢,我看你当个管账师爷还兴许能行!”

“嘿!你小子敢瞧不起老子,怎么不服来比划比划,老子让领教下老子的厉害?”

“嘿呀!没想到你还敢跟我比划比划,我张铁匠要连你这样的都打不过,立马滚回家,今儿这八路我就没脸当了!”

张玉川和胡四海越说声越高,踢飞凳子捋胳膊挽袖子站了起来,眼看就要在招兵点前动手打起来了。不过还没等他俩动手较量,招兵点前又来了一位,这位不光打扮看着甚是古怪,说话的口气更是比他俩大的多。

来人也是不到三十左右岁的样子,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上身穿了件多处漏着棉花的破棉袄,下身穿了条裤腿上都是兜的淡绿色裤子,脚上穿的是双看着样子古怪的皮靴。看着来人身体长得很结实,不过形容憔悴眼窝深陷,头上身上满是麦秸秆碎末,看着应该刚在柴火垛里睡过觉爬出来的。

“长官好…不首长好!”来人说话时虽然因口误停顿了一下,但随即两腿一并冲着负责招兵的八路军干部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来人虽然形容憔悴绿衫褴褛,但在行军礼的过程中却表现出了一个职业军人特有的气质。敬礼动作之连贯姿势之标准,让所有在场的八路军战士均自愧不如,不过有点奇怪的是,他敬礼的右手是掌心朝外的,而不是八路军军礼姿势要求中的掌心向下。

“…啊…啊…你是……”负责招兵的八路军干部今天是彻底被弄懵了,来了那么两位还没处理完,现在又来了这么一位更古怪者,一时间都不知道该问啥好了。

“报告首长!我叫赵离,今年二十八岁,原美国军队海军陆战队队员。现已从美军退役,本准备回国参战,抗击日寇侵略,不料回国舰船在渤海湾被日军击沉,在被海上漂流数日后流落到渤海沿岸。现得知贵部为抗日寇正在招募有志男儿,特专程前来来投奔,请首长接纳!”

负责招兵的八路军干部虽是延安过来的,也上过段八路军政工干部培训班,但仅是高小毕业文化程度并不高,而且一直做政治工作军事知识也有限,听来人说的话听了个稀里糊涂,站在那个更愣了。

“报告首长!我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过八年,精通爆破、格斗、狙击等多种特战既能,并精通各种武器制作技术,能用手边材料制造出尽可能威力大的杀伤性武器,同时有一定的军事指挥才能。在此特申请成为贵部指挥员军事参谋,如首长能给我这个权力,我保证一个月内协助贵部收复遵化县城,半年内光复被日寇占领的整个冀东!”

这下不光负责招兵的八路军干部听懵了,旁边的所有人都听懵了,把刚才正准备伸手比试的张玉川和胡四海也给说的停手不打了,见来人的口气比他们还大,不约而同地走了过来。

“…他…他…说那什么参谋是干啥的啊?听着好像比他当那团副官还大呢!哈哈哈……”胡四海听了来人的话也是明白什么意思,用听明白的大概意思问着同来的兄弟们,同时打趣这张玉川。

“…大…大…当然大了,团副说白了就是跑腿的,人家要当那个…参…参谋…应该是军师的意思,指定比团副官大啊…哈哈哈……”胡四海手下的兄弟随声附和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