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84.html


天黑了,李朝阳在月光下将沙子一担一担地挑上公路装进板车,全部挑上来后车也装满了,但他瞧着平平的一车沙子感觉不太满意,跑下河滩继续又淘筛了一担,挑上来装得都冒了尖才开心地笑了。他赶紧把所有的工具全部搬上来藏在路边山上的草丛中,去河边擦洗了一下身子拿回饭盒插在沙堆上,然后把加力皮带背在右肩上,双手抓住车把奋力把斜放着的板车往下一压,咬牙全身一使劲就拖动着沉重的板车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

大长坡顶上,吴天浩三人坐在单车后架上望着月光笼罩的山坡,悬崖下奔流的武江发出阵阵波涛。赵长生心焦地:“天都这么黑了,他怎么还不来,再不回去我爸爸又得揍我了。”

唐清正挖苦道:“哟,今天一下子变得好乖,成了老实听话的好儿子了,要是真有这么好,那今天就不会偷偷摸摸跑出来洗澡,还差点被掩死。”

“这、这是两码事,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你哪天放学急着回家过,拉着我在街上瞎逛都不回家,还说要充分享受难得的自由,害得我常常跟着你倒霉。”

“什么叫跟着我倒霉,是你自己也想玩才跟着我。”

“我跟着你是怕你惹是生非,动不动就跟人吵架打架,要不是没有我经常拉偏架,你早就被别人打死了。”

“瞎说,你是个胆小鬼,看见小偷都不敢吭声,我可不一样,上前就一把抓住小偷的手大吼一声:‘抓小偷。’他想跑都跑不了,只能乖乖地去派出所。”

“吹吧,使劲吹,算好的是我十五年来几乎天天同你在一起,抓小偷只不过就有那么一次,要不是我和旁边的大人帮忙,小偷早就一巴掌把你打趴下了,有勇无谋的家伙,亏你还好意思说。”

吴天浩好笑地:“你们两个小家伙,有我在此就都别吹了,每次你俩回家晚了挨打时都是我这个哥哥跑去阻止,不然你俩的屁股恐怕早就开花了。”

赵长生叫道:“你还不是一样,带我们满街跑着踢球时总爱显本事,说一脚能踢到哪哪哪,可一脚出去肯定有人家的窗户玻璃会爆炸,不仅要赔钱,而且每次挨打时我俩都哭着抱着伯伯的手求情,没有我俩救你那才是真正的屁股要开花。”

“哈哈!”“呵呵!”“嘻嘻!”三人都开心地笑了,但吴天浩猛然指着长坡下在慢慢移动的一团黑影说:“他总算来了,我们快去帮忙。”他们跳下车向坡下跑去……

大坡上,李朝阳咬牙一步一步奋力拖着板车成之字型移动,他躬着身子低着头顽强地将板车从公路的左边拉到右边,又从右边拉到左边,每次之字型的运动都能使板车向上移动两米左右,当听到跑来的脚步声时,他吃惊地偏头瞧了一眼,看到是吴天浩三人时脸上闪现出一种不解的神情……

吴天浩三人跑过来瞧着李朝阳这种拼命的神态和板车艰难移动的过程,惊异地赶紧帮着奋力推车,李朝阳拉车的表情顿时轻松了很多,每一次之字路的移动距离也就达到了五六米,这也是他淘沙以来第一次在别人的帮助下上这道大坡,心中充满感激……

长坡的另一面,母亲拿着手电筒一小步一小步气喘吁吁地也在向坡顶移动,儿子在相应的时间里却没能回来,她深感不安只能拖着病重的身体出来迎接,因为儿子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如果有个三长两短那她也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

李朝阳将板车拖到坡顶,直起身停下将板车的尾部着地,但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瞧见了坡下移动的亮光和熟悉的身影,他惊慌地丢掉肩上的加力皮带,冲下去搀扶着母亲喊道:“妈,你怎么来了,你不要命啦,你吃药没有?”

母亲喘着气瞅着满头大汗的儿子放心地笑了,疼爱地说:“我、吃了药,快、擦擦汗。”

李朝阳用脖子上的毛巾抹了下脸上的汗说:“你快坐下歇一会。”他搀扶着母亲在路边的岩石上坐下,吴天浩三人也汗流满面地过来打招呼:“阿姨,您好!”

母亲惊奇地:“你们是、朝阳的朋友?”

赵长生立即高兴地在李朝阳背上一拍,叫道:“你原来叫朝阳,那姓什么?”

李朝阳此刻只能感激地说:“我叫李朝阳,谢谢你们来帮我。”

吴天浩笑着说:“该说谢谢的是我们,没有你也就没有我们了。我叫吴天浩,是国防大学的学生,昨天才回家。”

李朝阳赶紧说:“妈,天浩哥是自卫反击战的战斗英雄。”

母亲高兴地:“原来你是解放军英雄,怪不得肯帮我们朝阳。”

赵长生笑道:“阿姨,是我们三个在帮朝阳呢,你怎么就表扬他,三年后我们也要考军校当解放军。朝阳,我叫赵长生,性格有点不好,说话太直,得罪之处请原谅。”

唐清正说:“我叫唐清正,我俩和天浩哥是从小长大的隔壁邻居。阿姨,今天要不是朝阳救了我们,我们三个就在河里掩死了,真的很感谢他。”

母亲吃惊地:“朝阳,你、你下河了?”

李朝阳慌忙地:“没、我、妈,我、不能见死不救呀。”

母亲无奈地点点头说:“妈不怪你,你做的对。”

吴天浩瞧着母子俩奇怪的表情,不解地:“阿姨,朝阳这么小,他怎么会一个人在河边淘沙,这段山坡真的好长,真不知道他以前是怎么上来的?”

李朝阳急忙说:“妈,我们回去吧。天浩哥,能不能、麻烦你用单车带着我妈,但只能推着走,我妈有严重的心脏病,不能有大的波动。”

吴天浩明白过来说:“哦,我知道了。阿姨,你等着。”他跑上坡顶推着单车下来,李朝阳和唐清正搀扶着母亲坐在车后架上,吴天浩说:“阿姨,你坐稳,我慢慢走。”

母亲感激地:“谢谢!”

李朝阳跑上坡拖起板车就走,由于是下坡速度就很快,但他紧紧地双手抬着把手使板车的尾部着地,在两只旧轮胎的减速作用下板车缓缓地下行,赵长生和唐清正推着自行车跟在板车两旁。

吴天浩推着母亲小心地跟在后面,他边走边问:“阿姨,朝阳多大了?”

母亲笑着说:“他今天正好满十五岁,早上我还交待他早点回家,可现在天都黑了。”

“哦,今天是朝阳的生日。”吴天浩愧疚地:“阿姨,这都怪我们,他是为了救我们才搞得这么晚。朝阳,祝你十五岁生日快乐。”

赵长生和唐清正一听,也高兴地叫道:“朝阳,生日快乐!”

李朝阳笑了笑没吱声。

唐清正问道:“朝阳,你还在读初中吧?”

李朝阳说:“开学就读高一了,刚考上市一中。”

赵长生欢喜地:“我俩也刚考上市一中,你知道分在那个班吗?”

李朝阳说:“通知书上写的是169班。”

赵长生惊喜地:“这么巧,我俩也是169班,今后我们就是同学了。你今天刚满十五岁,我和清正都大你半岁,那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弟弟,你得叫我们哥哥。”

唐清正笑道:“对,我们都是你哥哥。”

母亲高兴地说:“朝阳,今后你们是同学,他们又比你大,快叫哥哥呀。”

李朝阳本不想叫,但母亲开了口又不想让她扫兴,只得羞赧地小声叫道:“长生哥,清正哥!”

“哈哈!”赵长生和唐清正开心地笑了。

吴天浩却说:“长生,清正,你俩都只有姐姐没有哥哥,过去你俩老纠缠着我叫哥哥,很多时候我这个哥哥都得为你俩背黑锅。现在你俩也是哥哥了,今后你们既是同学,朝阳又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俩就得多帮帮朝阳。再就是我们既然已经是兄弟,对阿姨的称呼也要改,得叫李妈妈,听到了没?”

“听到了。”赵长生和唐清正吐了舌头乐了,李朝阳也笑了笑。

母亲开心地说:“今后朝阳有你们三个哥哥帮着,我就是死了也放心啦。”

李朝阳责怪道:“妈,别乱说。”

吴天浩说:“李妈妈,您别胡思乱想,我们帮朝阳是应该的,没有朝阳今天我们就都死了。李妈妈,李爸爸在哪工作?”

母亲忧伤地说:“他、十年前就死了。”

吴天浩一惊,慌忙说:“李妈妈,对不起!”

“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母亲虽然话是这么说,但眼睛里还是涌出了泪水,今天儿子竟然也向他父亲一样下河救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可怎么办。

吴天浩三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默默在跟在板车后头。

李朝阳伤感地轻叹一声,拖着板车奋力向前,赵长生和唐清正在两旁一手推着自行车一手推着板车,当他们出现在石板街上时,正在街上歇凉的人们纷纷让道,并热情地打着招呼:“朝阳,这么晚才回来。”“李大婶,接儿子去了,病不要紧吧?”“哟,这三个小伙子是朝阳的朋友吧。”

母亲赶紧在吴天浩的搀扶下下车,她笑着说:“谢谢大家的关心,他们三个是朝阳的同学和哥哥,今天都帮着朝阳在河里淘沙,我的病不要紧,已经好多了。”

吴天浩在路灯下注视着母亲,她的脸色虽然苍白,但笑容中透露出善良,她和儿子相依为命在困境中坚强地生活,怪不得李朝阳小小年纪却担负起了沉重的劳动,看来这个假期自己不能顾着玩了,从明天起就帮李朝阳一起淘沙吧。

李朝阳来到自家院门前将板车停放在门口,母亲赶紧上来推开门热情地说:“大家都饿了吧,快进屋洗下脸,我马上做饭。”

吴天浩说:“李妈妈,我们也得赶紧回去,您别忙了。朝阳,沙子是不是还要送到工地上去,要不要我们再帮你一把。”

李朝阳说:“不用,太晚了,沙子我自己送去工地,你们快回去吧。”

吴天浩笑道:“你就别客气了,快走吧。李妈妈,我放假在家反正没事,从明天开始我来帮朝阳一起淘沙。朝阳,你别拒绝,不同意也得同意,我是哥哥,又是解放军,我说话算数。”

赵长生叫道:“我和清正现在也是朝阳的哥哥,明天我们一起来。”

唐清正说:“对,明天清早就来。”

吴天浩瞧着为难的李朝阳笑着说:“快走呀。李妈妈,再见!”

“李妈妈,再见!”赵长生和唐清正挥挥手,赶紧同吴天浩一起帮着李朝阳推车,母亲站在屋门口静静地注视着四人消失在小巷深处。

李朝阳四人拖着板车走过灯火通明的大桥和十字路口,沿着大街来到工地,远远地看到王师傅站在大门前向这边眺望时,他急忙喊道:“王伯伯,您等急了吧。”

王师傅瞧着走来的四人责怪道:“朝阳,你是怎么搞的现在才来,我要不是值班走不开,恐怕早就去接你了。他们三个是谁,今天难道还请了帮手。”

李朝阳说:“王伯伯,他们是我的朋友,硬要来帮我。”

赵长生叫道:“什么朋友,我们都是你哥哥。王伯伯,朝阳是我们三人的救命恩人,没有他我们今天就在河里淹死了,所以我们要帮他淘沙,就算是报恩。”

王师傅吃惊地:“朝阳,你、你也敢下河救人,你妈妈要是知道了肯定会被你吓死。”

李朝阳说:“我妈妈已经知道了,她没怪我。”他将板车拖到沙堆前放下,爬上车身把挡板用力拉出,然后跳下来在王师傅的帮助下举起车身倒出全部的沙子,又插上挡板说:“王伯伯,开学后继续淘沙的事您帮我对经理伯伯说了吗?”

王师傅说:“我说了,经理也答应了,只要这个工地没完工,你星期六下午就来借板车,以后要是有新工地,到时再告诉你。”

李朝阳高兴地:“谢谢,谢谢王伯伯。”

王师傅说:“不用谢。朝阳啊,今后可不能随便下河救人,你还小要是也出了事,你妈妈就活不成了。”

“我知道,王伯伯再见!”李朝阳拖着板车就走,吴天浩赶紧跟上问道:“朝阳,你妈妈和王伯伯好象对你下河救我们的事都挺敏感,虽然并没责怪你,但表情都有点怪怪的难以理解,是不是家里曾经……”

李朝阳阻止道:“天浩哥,我家的事不用你们操心,其实我根本不需要你们帮忙,你们最好把今天的事忘记,如果是想可怜我或者报答我什么,我不会领情。”

吴天浩威严地说:“朝阳,你听清楚了,我是解放军,为人民服务是我的宗旨,你该不是想成为第一个拒绝解放军帮助的人吧?”

李朝阳瞧着他正经的表情,无奈地笑着说:“你用解放军来压我,那我也就没办法了。”

“哈哈!”吴天浩三人乐了,来到十字路口后,三人挥挥手说:“朝阳,再见,明天我们一定来。”

李朝阳笑了笑拖着板车走上了大桥……

吴天浩站在路灯下扭头瞧着唐清正和赵长生说:“我想问你们,回去后如何回答父母的问话,如果怕挨骂挨打就只能撒谎,要是想对得起朝阳的救命之恩就必须实话实说,你俩是怎么想?”

赵长生爽直地:“我已经想好了,今天的事必须如实告诉父母,因为我从朝阳的身上看到了我的不足,今后不能再混日子了,要向朝阳一样踏踏实实地生活。”

唐清正说:“我也是这么想,谎言迟早都会被揭穿,何况今后我们会天天去帮助朝阳干活,总不能天天撒谎,还是生活在现实中好一些。天浩哥,明天我们要不要买些东西感谢朝阳,要么让家里拿些钱也行,你说呢?”

吴天浩笑道:“你说朝阳和李妈妈会收吗?难道你俩没有看出来,朝阳的个性很高傲,李妈妈很善良,如果送礼物和钱恐怕门都不会让我们进,以后再说吧。好了,通过今天的事我们好象真的长大了,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实,我们就坦诚地向父母说明一切,要打要罚听天由命了。走,回家。”三人骑车消失在灯火闪耀的大街之中。

李朝阳回到家门口时看到母亲还站在那没进屋,便生气地说:“妈,你怎么老是站在门口等我回来,好象我会一下子消失了似的,”

母亲笑着走进小院,等儿子进来放下板车后赶紧说:“朝阳,快洗洗进屋吃饭。”

李朝阳却盯着母亲说:“妈,你、你真的不怪我下河救他们?”

母亲苦笑着说:“这是天意,你能把他们三个都救上来自己也没事,现在我还能说什么。只是我真的好怕,能让你去河边淘沙已经不放心,要是再出什么事,妈也就只能死。”

“妈,你别想多了,今后我不会再轻易下河了。”李朝阳走到水龙头前用毛巾洗脸,他好似闻到了什么,猛然用鼻子嗅了嗅高兴地说:“妈,你蒸了米粉肉?”

母亲笑道:“你的鼻子可真灵,妈上午就把钱领回来了,还称了半斤肉特意做了你爱吃的米粉肉给你过生日。”

“太好啦,今天有肉吃了。妈,我们赶紧吃饭。”李朝阳兴奋地搀扶着母亲进屋,他在亲人面前表现出的乐观和在独自生活中表现出的孤傲简直就是两重性格,而这种孤独的傲气是别人无法探知的内心秘密,它就象一把双刃剑有着正反不同的效果,当一切顺意时正的一面能激发出他的全部智慧积极向上,一旦遇到无法跨越的障碍反的一面也能催生出邪恶的潜能,所以具有此种双重性格的人要么就是顶天立地的汉子,要么就是嫉恶如仇的枭雄,掌握命运方向的钥匙就在他自己手中,千秋功过也就只能由他自己书写。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