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想做好人 正文 第一章 苦涩童年(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84.html


岁月蹉跎,转眼间十年时间过去了,李朝阳由一个孩童长成为一名英俊的少年,同时也承担起了照顾母亲和家庭的义务,买蜂窝煤时就自己找王师傅借来板车往家里拖,根本不用别人帮忙,居委会的干部看到后为了间接帮助他家,就主动上门让他每个礼拜天去街道办的煤机厂给豆腐店和小饭店送煤球,十个煤球一分钱,一千个就是一块钱,他高兴得不得了,只要一到礼拜天就赶紧把店里需要的煤球都拉回来,每个月也能挣四五块钱贴补家用,街坊邻居们就笑称他是板车司机,但结算时因孤独的个性不愿与别人说话,就只能由母亲去把钱领回来,母亲想让他一起去但都遭到了拒绝,也就不好强求。让母亲欣慰的是儿子的学习成绩始终保持在中等水平,虽然比上不足却也比下有余,在外头打架斗殴的事也基本上不再发生,只是家里的沙袋都已经被打破几次,不得不在换上新麻袋前给两边补上两块大皮子。

1980年7月15日下午,李朝阳在学校参加完初中升高中的考试后自我感觉良好,高兴地回家时却在大街上看到了骑着单车经过的王师傅,他赶紧招呼道:“王伯伯!”

王师傅赶忙跳下车过来问道:“朝阳,考试怎么样,能考上市一中吗?”

李朝阳羞笑着说:“没问题,保证能考上一中。”

王师傅高兴地:“这就好,能考上一中就基本上三年后能考上大学了。”

李朝阳笑道:“时间还早着呢,您就想得这么远了。王伯伯,我想问您一下,工地上要做小工的吗,我这个暑假想挣点钱,不然开学后十五块钱的学费就很困难,我不能让妈妈老操心了,您看行吗?”

王师傅瞧着他认真的模样说:“工地上是要做小工的,可你才十五岁……”

“我虽然只有十五岁,可力气比别的人都大,而且我现在每个礼拜天都给豆腐店和饭店拉煤,每个月还能挣几块钱呢。”

“这我知道,大家都叫你板车司机。”

“王伯伯,那你就让我去做小工吧,求你啦。”

“求我没用,要不你自己去找经理伯伯说说。”

李朝阳一听要去找别人,就低着头小声地:“我不去,我只找您。王伯伯,你帮我跟经理伯伯说说,好吗?”

王师傅疼爱地说:“你呀,这十年来除了你妈妈,就只同我能说上话,只是你已经长大了,这样下去可不行,今后什么样的人都要打交道,不可能万事不求人呀。这样吧,我带你去找经理伯伯说去?”

李朝阳倔强地噘着嘴说:“不,我不去,我只找您。”

王师傅无奈地:“好好好,我去说。这样吧,伯伯今天还要上夜班,在工地上守材料,明天早上我问过经理后再去你家把消息告诉你,行吗?”

李朝阳高兴得点头道:“行行行,谢谢王伯伯,那我回去了,再见。”他笑着跑走了。

王师傅瞧着他的背影感慨地说:“哎,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真是苦了他啦。”然后骑车离去……

李朝阳回到家中的小院,见母亲正在给两只母鸡喂食,便亲热地说:“妈妈,我回来了,我来做晚饭。”

母亲的脸色显得非常苍白,四十岁的人背却有点驼了,见儿子回来她高兴地说:“饭菜我都已经煮好了,考试怎么样?”

李朝阳走到院中的水龙头前洗了下脸说:“还可以,一定能考上一中。”

母亲欢喜地:“这就好,快吃饭吧。”

“嗯!”李朝阳搀扶着母亲走进堂屋,房间里除了两件老式家具外就只有一张四方桌,正墙上方持着父亲年青时的遗像,母子俩在桌前坐下吃饭,桌子上也就只有一个清炒土豆丝,说明其生活的艰难和困苦。李朝阳猛然想起自己要去做小工的事,赶紧笑着说:“妈,我刚才回来的路上遇上王伯伯了,我让他帮我跟经理伯伯说说,这个暑假看能不能让我去工地上做工,他答应明天上午回我的信。”

母亲吃惊地:“你要去做工?”

李朝阳说:“是呀,妈,开学就要交十五块钱的学费,家里哪有钱啊。再说我已经快十五岁了,要是不读书,就该自己挣钱养活自己了。”

母亲张了张嘴却又显得很无奈,十年来母子俩的一切开销都只有国家补助的每月十六块钱,要不是建筑公司和居委会每年再发放五十元救济金,日子就真的过不下去了,可自己的病根本无法出去做事,坐在家里都要花钱吃药,现在也就只能指望儿子了。她只得疼爱地说:“朝阳,做工不比拉煤,拉煤只做一天,去工地做工是要天天去的,你吃得消吗?”

李朝阳自豪地伸出健壮的手臂说:“妈,你看,我好强壮,什么事都能做。”

母亲无奈地:“那你就去试试吧。”

“嗯!”李朝阳兴奋地笑了。

第二天早上,王师傅拖着一台大板车来到了李朝阳家的小院,这是一台经过改装的人力板车,四周都用木板做成一个长方形的大箱子,比普通的板车要大一倍,板车里还装着三根两米来长的大木头和一张用小木板制作的网筛,及簸箕扁担耙子等工具。

李朝阳迎出来奇怪地:“王伯伯,你怎么拖来个大板车,我做工的事您跟经理伯伯说了没?”

王师傅笑道:“说了,可你才十五岁,要是去工地上做工,一是怕你吃不消,二是违反了禁用童工的劳动法。当我告诉经理,说你每个礼拜天都拉煤挣钱,是个小板车司机时,他就决定让你每天淘一车沙子给工地上送去,只是这板车比较大,不知你拉不拉得动?”

李朝阳欢喜地:“拉得动拉得动,可我去哪弄河沙,大沙滩是公家的采沙场,不容许私人去淘呀。”

王师傅笑道:“我知道一个地方,等会就带你去。我告诉你啊,经理说了,一车河沙装满了大约有八百斤,一车按一块二毛钱结算,你每天送一车,行不行?”

李朝阳高兴得点头:“好好好!”

母亲提着一个装着土豆茄子的篮子回来,看到王师傅忙热情地说:“王大哥来了,快进屋坐。朝阳,快给王伯伯倒茶。”

王师傅说:“不坐了。弟妹,你可一定要注意身体,心脏病要保养。”

母亲感激地:“谢谢您的关心,我会注意的。对了,我家朝阳做工的事经理答应了吗?”

李朝阳兴奋地试着拖了下板车说:“妈,经理伯伯让我每天淘一板车沙子送去工地,一车沙子就有一块二毛钱,要是能天天送,我家就发财了。”

母亲惊讶地瞅着大板车,担忧地:“这么大的板车你拖得动吗,再说去哪弄沙子。”

王师傅说:“我知道地方,从这里过去东边有一个小沙滩,工具我也准备好了,都是找公司借的,正好我今天休息,就带朝阳做做看。”

母亲忧心地:“去河边,这、这行吗?”她对河滩有着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恐惧,现在儿子又要去河滩上淘沙,心里肯定很担心。

王师傅说:“弟妹,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人不能总生活在阴影之中,朝阳已经长大了,他有自己的路要走,从今天开始就让他独自面对困难吧。还有,我要交待你一声,淘沙的事你不能去帮忙,只能让朝阳一个人做,否则会害死你。”

李朝阳赶紧说:“王伯伯,你放心吧,我不会让我妈帮忙的,她要是不听,我就不做了,免得钱没挣着再搭上一条人命,我可不想成为孤儿。”

母亲责骂道:“你这孩子,尽说傻话。妈要是能出去做事,还能呆在家里吗?”

王师傅笑道:“朝阳,我们走吧。对了,打气筒放在家里收好,以后会经常用的。”他从板车里拿出一个打气筒交给母亲,李朝阳赶忙拖着板车走出家门,王师傅领着他沿着石板街向东走去,走过长长的石板街来到郊外,再走上了一条沿河岸修建的简易沙石公路,这条道路是十几年前修筑铁路桥时为方便运输物资临时修建的,平常几乎没有车辆通行,加之又是依山而建也就根本没有行人。

李朝阳拖着板车爬上一道长坡来到一处悬崖边时,河对面沙滩上传来机器的轰鸣声和阵阵欢笑声,他不由得停下脚步注视着对面热闹的沙滩,那里是父亲消失的地方,自己已经十年没去过那片沙滩了,每次看到那处沙滩时都是痛苦不堪的回忆。现在学校已经放暑假,孩子们一大早就跑来在水中打发时间了,虽然每年都有人不幸掩死,但闷热的天气总让人们抵挡不住水中清凉的诱惑,特别是孩子们都会瞒着父母偷偷地跑来洗澡,所以不幸的事情也多半发生在这些不懂事的孩子身上。

王师傅瞅着他痛苦的神情,忙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背说:“朝阳,走吧。”

李朝阳在悲苦的沉思中惊醒过来,赶忙拖着板车向长坡下走去,又走了五六里路后远远地看到了铁路桥,也看到了河边的一处小沙滩。

“就是这了,来,我把板车放好。”王师傅接过板车调过头摆放在路边,然后拿出簸箕等工具,扛起三根捆绑在一起的木头踩着杂草向下走去,李朝阳却瞧着小沙滩犹疑了一下才提着簸箕等工具急忙跟上。王师傅来到铺满金色黄沙的小沙滩上,把三根木头分开立起来就变成了一个三角架,又把铁丝筛上的一根粗铁丝挂上做成了一个筛沙的架子,然后冲李朝阳笑着说:“这样就能淘沙了,我们干吧。”

李朝阳赶紧用耙子往簸箕里装沙,三下两下就装满了。

王师傅提起簸箕把河沙倒在筛子里,然后抓住筛子的把手一下一下地前后筛了起来,细细的沙子经过筛子落在了地上,剩下的石头双手用力往前一抛就甩落在一旁。他笑着说:“这就行了,一定要注意质量,要是细沙中混入了粗沙,工地上用时就很得重新筛一遍,那样的话别人就会说闲话,因为一块二毛钱一车的价格是经理为了照顾你们母子特意批的价,知道吗?”

“嗯!”李朝阳点了点头,赶紧又往簸箕里装沙。

王师傅瞅着他说:“朝阳,我发现你的性格很古怪,在家里时你有说有笑,可怎么一出门就变得沉默寡言了?”

李朝阳笑了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王伯伯,我来吧。”他提起簸箕把河沙倒进筛子,也学着一下一下筛了起来。

王师傅说:“朝阳,你有朋友吗?”

李朝阳摇了摇头。

王师傅劝导道:“这可不行。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你这么大了要学会与任何人打交道,不能以自我为中心,这样下去对你不好,知道吗?”

李朝阳点了点头。

王师傅苦笑道:“你说话呀,别光知道点头。”

“知道了。”李朝阳笑着想把筛子里的石头抛出去,可双手一用力没做到。

王师傅赶紧手把手地教他使用筛子,然后一干就是一个上午,筛选好的沙子也堆成了一座小沙丘。两人接着又一担一担地把沙子挑上公路装进板车,可全部装完才大半板车,两人又继续筛沙,直到把板车装得满满的才停下。王师傅看了一眼手表笑道:“哟,都一点钟了,你饿不饿?”

李朝阳笑着摇摇头后又点了点头。

王师傅乐了,说:“你这孩子,跟你干半天的活我都快变成哑巴了。来,把东西放到山上藏起来,免得拿回去明天又要拿来,晚上要是下雨河里涨水也就不会冲走。”

李朝阳立即扛起三根木头跑上公路,把木头藏在山上的草丛中,又接过王师傅拿上来的工具放在一起,这才笑着说:“王伯伯,我来拖车。”

王师傅却望着河水说:“我好久没在河里洗过澡了,我们下河洗一洗。”

“不!”李朝阳好似受到惊吓般吼叫一声,胀红着脸惊恐地退了几步,闭着眼睛喃喃地说:“我不洗澡,我不去河里,我要回家。”

王师傅吃了一惊,瞧着他惊恐万状的表情顿时明白了半天来他沉默寡言的心态,他也惧怕沙滩惧怕河水,失去父亲的阴影一直笼罩着他的心智,可为了淘沙挣钱却又顽强地坚持在沙滩上默默干了半天,现在听说要下河洗澡,他的精神彻底崩溃了,怎么办,这样下去可不行,不然怎么能放心让他明天一个人来淘沙。王师傅忙上前拉着他的手说:“朝阳,对不起,伯伯不该让你来淘沙,明天我们不来了。”

李朝阳清醒过来,睁开眼睛说:“不,我要淘沙,我要挣钱交学费,我要挣钱给妈妈买药。王伯伯,可我怕,看到沙滩,看到河水,我就想起爸爸,他死得好冤。”

王师傅痛心地说:“我知道我知道。可淘沙天天要来沙滩,天天要见到河水,伯伯要上班不能天天来帮你,你这个样子伯伯也不敢再让你来呀。”

李朝阳说:“怎么办,我要来淘沙,我要挣钱。”

王师傅心里猛然有了一个想法,这孩子十年来肯定没有再下河洗过澡,还要消除他的恐惧心理只有让他回到原点,也就是只有河水中才能彻底解决他的惧怕。于是,他小心翼翼地说:“朝阳,如果你跟伯伯一起下河洗澡,有伯伯保护你,你敢不敢去?”

李朝阳紧张地盯着河水,咬牙点了点头。

“来,伯伯牵着你。”王师傅便牵着他的手走到沙滩上,又牵着他小心谨慎地一步一步走到河边站在了水中。

李朝阳闭着眼睛喃喃地:“我不怕,爸爸,我不怕。”然后慢慢地睁开眼睛瞧着奔腾的河水,脸色渐渐平静了下来。

王师傅松了一口气说:“朝阳,如果你真的要来淘沙,就必须要学会游泳,因为沙滩上的沙子淘完后就要真正的在河水里淘,要是不小心摔倒在水中那就也不怕了。你看,水里有很多很多的沙子,你永远也淘不完。”他弯腰从水底捧起一把沙子举到李朝阳面前,用微笑的目光鼓励着这位在磨难中生存过来的少年。

李朝阳走到岸边迅速脱光了衣服,王师傅也赶紧上岸脱掉衣裳,两人手牵手走到浅水里坐下,李朝阳低头流下了热泪。十年了,自从父亲消失在河水中后自己再也没有下河洗过澡,对沙滩和河水的恐惧一直是自己无法克服的心理障碍,今天却有了突破。

王师傅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然后开始在他身边游动,并且鼓励道:“朝阳,你很勇敢,来,跟伯伯一起游。”

李朝阳把身子一点一点地往前移动,然后试探着用手划水,最终开始游动。

王师傅却赶紧站在水中注视着他,怕他不会游泳好随时保护,可没想到他的泳姿还很好,并且速度也愈来愈快有着搏击的味道了,心里顿时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李朝阳却兴奋得游到王师傅跟前叫道:“王伯伯,这都是爸爸教我的,这都是爸爸教我的,我没忘,我没忘。”

王师傅高兴而又欣慰地笑了,为孩子冲破了心里障碍还感到高兴,为他的勇敢还感到欣慰,只要他过了心里恐惧这一关,今后就不会再惧怕河水,对他将来的人生也有很大的帮助,明天他独自来淘沙也就放心了,然后关切地叮咛道:“朝阳,以后可以下河洗澡,但只能在河边不许去深水区,不论怎么说下河洗澡都有危险,要是出了事你妈妈就无法活了,知道吗?”

李朝阳点头说:“我知道了。王伯伯,我们回去吧,我肚子饿了。”

王师傅说:“好,我们回去。”

李朝阳笑着跑上岸穿上衣服,走上公路把挂在板车前头的加力皮带背在肩上,双手握住车把后身子往上跳起再用力往下一压,就把朝后摆放着的板车压了下来,再咬牙全身一用劲拖着板车就走……

王师傅跑上来瞧着他熟练的拉板车动作都不由得愣了一下,赶紧跟在板车旁使劲推车,走了一段路后他说道:“朝阳,让我来吧,你歇一会。”

李朝阳说:“不,明天就只有我一个人来淘沙,以后不会再有人帮我,今天也就不让你拖,我自己来。”

王师傅只好说:“那好吧。”当走过五六里的平路,要上大坡时他又说:“朝阳,让我来吧,上大坡是要讲究技巧的,一个人要是直着硬拉,就是有再大的劲累死也上不去。”

李朝阳回头笑着说:“我知道。王伯伯,你别推,让我一个人来,要是我上不了这个大坡,明天也就不能来淘沙了。”

王师傅说:“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我没推了。”

李朝阳弯腰奋力拖着板车上坡后开始走之字路,就是从左边拉到右边,再从右边拉到左边,每一次之字运动板车就往上移动二三米,这种方式看似笨拙,但却是上坡时唯一能使用的技巧,因为走之字路能减少上坡的倾斜度,如同是在上一个个小坡,不然就算你有更大的劲也无法直着将沉重的板车拉上大坡,更重要的是一旦精疲力竭掌控不了板车时不会出事故,板车就算失控也不会直接冲下大坡,最多冲到两边的山坡上。从这一点就能看出,他年纪虽小却经验丰富,但他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全身的精力和汗水……

王师傅跟在后头瞧着他满头大汗和吃力的表情,心疼得几次都想伸手推一把,可他又说得很有道理,如果今天他不能独自把板车拉上大坡,那明天也就别干了,因为在这荒山野地没有人能够来帮他,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

李朝阳终于把板车拉上了坡顶,然后将板车尾部着地松了口气,擦了下脸上的汗笑着说:“王伯伯,我上来了,以后我就能天天来淘沙了。”

王师傅欣慰地说:“朝阳,你真行,不愧有板车司机这个称号,这下我也放心了。”

李朝阳自豪地笑了笑,用力把板车往下压了压,当板车向坡下滚动后迅速又让尾部着地,用双手托举着把手往下跑去,还绑在板车尾部的两个废轮胎就变成了刹车片,下坡时的快慢就靠人托举力量的大小决定,力量越大速度就越慢,力量越小速度就越快。

王师傅跟随在旁,瞧着他熟练驾驭板车的技能高兴地笑了。

李朝阳跑下坡后又继续拖着板车向前,一直走上石板街快到家门口时,他看到母亲正站在门前焦急地张望,忙高兴地喊道:“妈,我和王伯伯回来了。”

母亲赶忙迎上来叫道:“快放下,一定累坏了吧。”

李朝阳放下板车开心地说:“不累。”

母亲心痛地用手帮儿子擦着脸上的汗水说:“还说不累,脸都累红了。”

王师傅笑着说:“弟妹,心痛了吧,要不明天让朝阳别干了。”

李朝阳坚定地:“不,我要干。妈,这一段路都是我自己拖回来的,没让王伯伯帮忙,以后我就能天天去淘沙了。”

“好好好,你爱干就干吧。王大哥,辛苦你了,快进屋吃饭。”母亲拉着儿子走进小院,李朝阳和王师傅在水龙头前洗了下脸,两人进屋坐下吃饭,桌上摆着三个菜,土豆丝和炒茄子,再加一个鸡蛋汤。

王师傅笑着说:“哟,今天加菜了,我一顿饭恐怕要吃掉你家一天的菜。”

母亲歉意地说:“我家就这样,只是你累了一天,对不往啊。”

王师傅说:“这话就见外了。朝阳,快吃,我们还得把沙子送去工地。”

“嗯!”李朝阳大口大口地吃饭,并且开心地说:“妈妈,等我挣了钱,就能天天吃上三个菜了。”

“哈哈!”母亲和王师傅笑了。

下午,李朝阳和王师傅把沙子拖过公路大桥,送到大街旁的建筑工地,然后又把空板车拖回家。

从此以后,李朝阳天天清晨就去小河滩上淘一车沙子送往工地,但沙滩上现成的河沙很快就淘完了,他只能走下河在水里淘沙,回去的时间也就愈来愈晚,他就把中饭带上。同时,天气也愈来愈热,他干脆光着膀子只穿一条短裤出门,并且淘完沙后都要洗一会澡,对河水的恐惧感也就彻底消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