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84.html


1970年9月1日清晨,朝霞辉映着云海,五彩纷披,灿若锦绣,阳光下峰峦起伏绿色苍茫,山岭之中一条好似白色玉带的河流盘绕在大地之间,那就是浩浩荡荡奔腾的武江,当奔泻的河水冲出一道峡谷时河床立即变得开阔和平坦,一座古朴而又充满活力的城市沿着武江两岸扩展,横挎在江上的一座铁路桥和一座公路桥连接南北。同时从整个城市的布局上就能看出,桥南是一栋栋排列整齐的红砖楼房和到处耸立着烟囱的高大厂房,轰鸣的机器声响彻云霄,虽然没有高楼大厦却体现出工业化城市的勃勃生机。还桥北几乎都是一片片低矮的平房,但都是一色的青砖绿瓦,并且每座屋脊上全部都建有各式各样的图腾飞檐,显示出非常独特的建筑风格,她就是因江而得名有着上千年历史的江南省古城武江市。

武江北岸一条古朴的青石板街道两旁,一座座古色古香的小庭院紧紧地连在一起,每家每户的庭院几乎都是一样的格式,小院内用长条青石板铺砌平整,青砖绿瓦的房屋古朴而又雅观,中间明亮宽敞的堂屋是会客和吃饭的场所,两边四间卧屋的木门上都雕刻着花鸟图,厨房和方便之所分别处于房屋的左右两侧,还宽长的屋檐通道又能让人自由行走,这样的布局让人有着一种好似回到了古代的场景。

石板街道上,行走的人们都热情地相互打着招呼,一群小孩子背着各式各样的书包边跑边高兴地叫喊着:“报名了,去学校报名了。”

忽地,一阵孩童“嘻嘻”的笑声在一座小院内响起,五岁的李朝阳身穿一套白色的短衣裤欢笑着跑出家门后又回头奶声奶气地喊道:“爸爸,快点。”

“来啦!”三十岁的李敬贤出来锁上院门,牵着儿子的手欢快地向前走去,他英俊的脸上充满了欢乐。父子俩来到街口一家豆腐店门前时,小朝阳甜甜地喊道:“妈妈妈妈,我和爸爸洗澡澡去了。”

年轻的母亲身着白色工作服笑着跑出店抱起儿子亲了一口说:“朝阳,吃早饭了没?”

小朝阳用小手比划着说:“吃了,爸爸给我煮了一个大鸡蛋。妈妈,我和爸爸洗完澡澡后还要去公园玩,不去幼儿园了。”

母亲笑道:“行,今天爸爸休息,就让爸爸好好地陪你玩玩。敬贤,这么早去河里洗澡会不会有点凉?”

李敬贤抱过儿子笑着说:“没事,早点去沙滩上几乎没人,正好让儿子多游一会,一到中午人就多了,人挤人的也就没意思。朝阳,跟妈妈再见。”

小朝阳高兴地向妈妈挥挥手叫道:“妈妈再见。”

“儿子再见!”母亲也兴奋地挥着手,瞅着父子俩走上了大街。

李敬贤抱着儿子走上公路大桥,然后又将儿子放在脖子上骑着,父子俩说笑着大步来到大桥北端,从旋转楼梯走下大桥后沿着河岸的大街向前走去……

城郊的一处大沙滩上,一条筛沙的运输皮带架设在空旷的沙滩中,各种机械设备摆放在一座筛选好的沙丘旁。三十岁的王师傅在沙堆上将一些大的卵石一块块搬开,这时“王伯伯”的喊声响起,他转身望去只见李敬贤牵着儿子欢笑着跑来,瞧着叫喊着的小朝阳,他开心地迎上去抱起孩子说:“朝阳,今天怎么没去幼儿园?”

小朝阳天真地:“王伯伯,我今天不去幼儿园,爸爸要带我洗澡澡,还要去公园玩。”

李敬贤说:“师兄,今天不是休息嘛,你怎么又跑来了?”

“是这样的,工地上昨晚临时决定做夜班,把河沙都用完了,我就赶紧来清理一下现场,好安排人来加班装车。”

“那我也加班吧。”

“不用,你就好好陪儿子玩一天,加班的人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我这就去叫车。朝阳,跟伯伯再见!”

小朝阳挥了挥小手说:“王伯伯再见!”

李敬贤接过儿子瞧着王师傅离开后朝河边走去,并笑着问:“朝阳,你知道爸爸在哪工作吗?”

“我知道,爸爸在建筑公司工作,同王伯伯是一起的。”

“妈妈呢?”

“妈妈是卖豆腐的。”

“那我们的小朝阳呢?”

“我在幼儿园大班读书。爸爸爸爸,你看,那里有人在洗澡澡。”

李敬贤沿着儿子指着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小男孩独自一人在河中游泳,他便走过去喊道:“小朋友,今天不是开学了嘛,你怎么没去学校报名,一个人跑来洗澡很不安全,快去学校吧。”

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光着屁股站在水中没好气地说:“我去不去学校你管得着嘛。”他继续在河水中游着,从他游泳的姿势上看水性挺不错。

李敬贤无奈地笑了笑,也就不好再吱声,放下儿子帮他脱光衣服。

小朝阳拍着小手欢叫道:“洗澡澡喽,洗澡澡喽。”

李敬贤也脱下衣服穿着三角裤再抱起儿子走到浅水中,然后双手托着儿子的身体说:“朝阳,爸爸放开手你自己游好吗?”

“好!”小朝阳手脚并用在水中开心地扑腾,而且划水的动作有模有样,有着如鱼得水的味道。李敬贤始终平托着双手随时准备保护儿子,嘴里不时地夸赞道:“我儿子真行,长大后一定能得游泳冠军。”

在水中游泳的小男孩瞧着李敬贤父子开心的场景,他调皮而又神秘地笑了一下,然后游到远处举手拚命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李敬贤惊得一把抱起儿子,紧张地瞧着在远处水中呼喊的小男孩,急忙跑上岸把儿子放在沙滩上说:“朝阳,站在这不准动,爸爸去救小哥哥。”他转身扑到水中快速向小男孩游去,但眼瞅着小男孩忽地沉入水中不见了,他急忙流到小男孩呼喊的地方一个猛子钻入了水下……

小朝阳站在沙滩上急得哭喊道:“爸爸爸爸、爸爸!”但一下子又惊得不哭喊了,因为他看到了从水中钻出来的小男孩。

小男孩光着屁股跑上沙滩快速穿上衣服,背起书包冲还在河中寻找自己的李敬贤欢叫道:“哈哈,你上当了,我是骗你的。”

就在这时,一条大货船响着汽笛快速向下游驶去,它行驶中翻起的层层大浪接连不断地向李敬贤压来,本来就耗尽体力全力救人的他顿时淹没在大浪之中。

小男孩也一下惊呆了,瞧见李敬贤没有再露出水面后慌慌张张地逃走了。

小朝阳看到小男孩跑走后爸爸还没上来,吓得使劲地哭吼:“爸爸、爸爸、爸爸!”他的喉咙都哭嘶了、哭哑了,父亲却永远消失在奔流的河水中。

一辆卡车载着一些人驶上河滩停下,王师傅钻出驾驶室听到小朝阳嘶哑的哭吼声惊得慌忙跑过来抱起他急问道:“朝阳,你爸爸呢?”

小朝阳指着河中哭泣着说:“爸爸、救小哥哥,不见了。”

“啊!”王师傅和已经跑过来的人们惊呆了,他急忙冲河中叫喊道:“敬贤、敬贤,你快上来呀。敬贤、敬贤,你儿子在喊你呀。”

“敬贤,敬贤!”人们哭喊着沿着河滩一直找到尽头都没能发现李敬贤的身影,王师傅赶紧安排大家去找船和通知公司领导,并让人去把小朝阳的母亲找来,然后含泪帮哭泣着小朝阳穿上衣服,小声安慰道:“朝阳,好孩子,别哭。”

小朝阳却抱起父亲留下的衣服继续哭喊着:“爸爸、爸爸!”

王师傅搂抱着他问道:“朝阳,那个小哥哥呢?”

小朝阳哭着说:“小哥哥跑了,小哥哥跑了,他喊救命,是骗我爸爸的。”

王师傅急忙问:“你认识小哥哥吗?”

小朝阳摇着头说:“不认识,朝阳不认识小哥哥。”

王师傅再问:“小哥哥有多大了?”

小朝阳还是摇头说:“不知道,朝阳不知道。”

王师傅又问:“你要是看到小哥哥,能把他认出来吗?”

小朝阳依然摇头说:“不认识,我不认识小哥哥。王伯伯,我要爸爸,爸爸救小哥哥不见了,我要爸爸。”

王师傅紧紧地搂抱着孩子哭了。

随后,公司领导带着人赶来了,人们迅速划船去下游寻找李敬贤,母亲也在几位妇女的搀扶下哭喊着跑来,她疯了似的从王师傅手中抱过儿子跪在沙滩上冲河中哭吼:“敬贤,你回来呀,孩子他爸,你快回来呀,你不能丢下我们母子不管啊。”

小朝阳也冲着河中哭喊道:“爸爸,我要爸爸,爸爸救小哥哥不见了。”

母子俩的哭喊声让王师傅和在场的人们都流下了心酸的泪水。

母亲哭着哭着忽然昏倒在地,小朝阳又吓得抱着母亲哭喊:“妈妈妈妈,妈妈!”

王师傅慌忙抱起小朝阳,人们赶紧背起母亲用卡车送往医院抢救,经过医生们的全力救治,母亲虽然苏醒了过来,但失去亲人的沉重打击让她在悲痛欲绝中又接二连三地昏死过去,最后医生的诊断是她本身患有轻微心脏病,经过此次打击加重了病情的发展,转变为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如果过度悲伤和劳累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当母亲再次被医生抢救过来后,王师傅和人们都劝导她不要太悲伤,一切要为孩子着想,否则小朝阳就将成为孤儿。母亲瞅着守候在身旁哭泣的儿子,坚强地把悲苦压在心底,儿子已经是她唯一活下去的希望,她必须勇敢地面对现实,完成把儿子扶养成人的责任。

当天傍晚,李敬贤的遗体终于在下游找到,王师傅闻讯后不敢惊动李朝阳母子,连夜将遗体送往殡仪馆,并请人对尸体进行整容后安放在了棺材中。公司领导也迅速根据小朝阳的口述,以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整理材料,准备申请烈士待遇。

第二天上午,王师傅和公司领导就陪同民政局的人来医院了解情况,问小朝阳认不认识小男孩,爸爸是在什么情况下去救人的。可小朝阳年纪太小,只能重复地说:“我不认识小哥哥,爸爸救小哥哥不见了,小哥哥跑了,他喊救命是骗爸爸的。”

民政局领导虽然认为李敬贤是舍己救人还牺牲,但必须有目击证人和呼救的小男孩出来证实才能做最后的认定,光有小朝阳的口述还不能完全落实救人的事迹,不然无法向上级汇报,于是立即向全市的小学校发出了调查通知,并积极到各学校走访,希望呼救的小男孩能出面讲清楚事情的经过。同时,王师傅和工友们也在河滩周围希望能找到目击证人,可一天过去了,呼救的小男孩始终没有站出来承认和证明,还当时的情况又没有任何人看到,调查陷入了死胡同。

第三天,建筑公司虽然为李敬贤同志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很多群众自发赶来向英雄致敬,但他的烈士身份却无法得到确认,李朝阳的母亲因此又一次受到精神打击还昏迷,经陪同的医务人员全力抢救才苏醒过来。小朝阳是哭喊着一会要爸爸一会叫妈妈,他的哭啼声让人们悲痛得都不忍心听下去,王师傅只得抱着孩子轻声安慰。追悼会后,李敬贤被安葬在了市郊公墓,可他不仅不能追认为烈士,而且由于是休息时间也不能算因公伤亡,致使留下的孤儿寡母无法得到国家的抚恤。

李朝阳由于亲眼目睹了父亲离去的场景,他幼小的心灵遭受了重大打击,白天总是坐在堂屋的小板凳上望着墙上的父亲遗像呆呆地出神,夜里常常在梦中哭醒,母子俩时常抱在一起哭泣着思念亲人。李朝阳也由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变成了一名沉默寡言的自闭症儿童,对母亲都很难开口说话,母亲发现了儿子的变化是急在表面痛在心头,耐心开导无效后只能从自己做起,每天以乐观的态度面对生活,用欢笑引导儿子坚强起来,渐渐地母子俩才有了正常的交流。但心灵深处父亲的去世是他永远无法忘却的伤痛,孤癖的性格让他对陌生人永远保持着戒心,除了母亲外别人的话都绝对不完全相信。

在随后的半年里,母亲的心脏病在工作中接连发作昏倒在豆腐店,因这家豆腐店只是居委会办的小作坊,她如果不工作母子俩又怎能生活下去,但她的病情又无法继续上班。最终经过建筑公司和居委会与民政局协商达成协议,让母亲回家养病,每月发给母子俩十六元钱的基本生活费,母亲的医疗费也按职工家属在建筑公司报销一半。可母亲的病渐渐连家中的一些体力活都无法承担,如果硬是坚持做的话就有可能引起心脏病发作,为了帮助母子俩渡过难关,王师傅经常领着自己的妻儿和工友们把蜂窝煤送到家中,过年过节时公司领导和居委会干部也会来家里慰问,使母子俩艰难地一天天挺了过来。

一年后,李朝阳开始读小学,虽然在家里时他能正常同母亲说笑,但在学校里他孤独的个性和不相信别人的戒心不仅排斥别人,基本上也拒绝同大家交流,如果老师在课堂上点名要他回答问题时,他连站都不站起来,只是低着头不吱声,久而久之老师也就不再叫他了。可孤癖的背后同时又拥有着心底里的倔强,任何人都不能侵犯他的自尊,谁要是敢欺负他或者羞辱他,那这个人就会遭到他不要命的攻击,哪怕比他高大的同学都要拼个你死我活,打不赢也要狠狠地咬你一口,致使全校的老师和同学都怕了他,也就不喜欢与他交往。

母亲得知儿子在外头打架后都会严厉地加以责罚,而且好几次都气得心脏病发作差点死去,这种情况发生几次后才让儿子不敢再冲动地跟别人交手。只是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有着天性的多动症,不争强好胜似乎就有劲没地方使,李朝阳每天放学回家后都要争着做饭炒菜和做家务,一是体现出他对母亲的孝顺,二是有事情做能减缓在外头没人理睬的压力,实在无聊时干脆找来一个大麻袋去建筑工地上找王伯伯帮忙,装了一袋沙子回来用绳子吊在屋檐的大梁上,然后每天早上和放学后对着沙袋拳打脚踢,借此发泄心中的不快和消除内心深处的孤独。

每年的清明和父亲的生日、及忌日这三天,母子俩都要去公墓祭奠父亲,痛楚的回忆也就一次次地煎熬着两人的心。李朝阳的年龄愈大对那个小男孩的怨恨也就愈深,因为是他害得父亲死不瞑目,害得自己和妈妈从此过上了苦日子,而且心里在暗暗发着毒誓,如果能找到那男孩一定要杀了他,这种极其危险的想法愈强烈也就意味着个性的扭曲愈脱离了人善的本性,只是他自己也非常清楚,这辈子除非那个男孩主动站出来说明真相,否则谁也无法找到他,报仇也就只能在心里想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