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想做好人 正文 引子:死刑判决(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84.html


李朝阳的眼睛里顿时涌出泪水,抽泣着低天悲哭,以至于泣不成声双手捧着脸哭嚎,这是他内心深处绝望的发泄,也是对死亡的悲鸣,一个活生生的人没病没灾,却因为犯罪还受到国法最严厉的惩处,他如何不感到哀伤。

赵长生和唐清正也伤心地流着泪,拉着李朝阳在审判席的椅子上坐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肩膀表示安慰,因为此种场合任何言语都无法让一个等待死亡的人平静下来,只能让他在哭泣中发泄自己的情感。

吴天浩泪流满面地说:“朝阳,我们兄弟一场,今生的情义虽然无法再续,但我们不想让你留下遗憾,有什么话就痛痛快快地说出来吧。”

李朝阳抬起头悲苦地:“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其实没有根本的界限,我这一辈子当过好人,以一颗忠诚的心为保卫祖国浴血奋战沙场,也曾经有职有权却不贪赃枉法,那时候的我对生活充满了欢乐,在死亡和金钱面前都能坦然面对。可生活的磨难迫使我由好人变成了坏人,为了在社会上生存下去,为了报复那些冤枉我的所谓好人,为了满足那些表面上是好人的欲望,我不择手段地变成了无恶不作的坏蛋。现在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我犯罪的根源,那你们说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好人?你们肯定会说,不违法犯罪的人就是好人,可你们知道不知道,有些好人所做的事表面上看起来是不违法,却比坏人做的事还要狠毒。你们又何尝明白,坏人也很难当呀,我自从做了第一件坏事后心情就再也没有安宁过,时时刻刻都在提心吊胆地生活,随时随地都在提防着警察的到来,不知道过了今天还有没有明天,直到走进监狱和站在审判席上,我的心似乎又平静了,因为自己对自己早就有过审判,面对现实时反而是一种真正的解脱,所以我真的不再怨恨,你们也不必再为我自责。天浩哥,我记得我们一起发过誓,说这辈子一定要做好人,可我没能做到,不是我不想做好人,还是这十多年来在我的生活中经历了太多的是是非非,你们根本不知道,有时候当好人还是当环人不是自己能选择的呀,一时的冲动和心灵深处的创伤都能让一个人改变人生的方向,滑向罪恶的深渊。”

唐清正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朝阳,看来你还是没有从个人的狭隘思维中走出来,你高傲的性格和以自我为中心的思想才是走向犯罪的真正根源,十年前你如果把受到的冤屈告诉我们,如果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向我们求助,今天的结局绝对能够避免。”

赵长生感慨地:“是啊,十年前我去你们厂里抓人,你却被别人污蔑为告密者还被迫辞职,可你事后对我们说是要下海经商,为什么不告诉我们真相?当你在经济上遇到困难时,却宁可去赎毒杀人也硬不向我们开口借一分钱,在经商的过程中你被某些人故意刁难时却不求助于法律,甚至于也不告诉我们为你出面协调,还是用金钱美女去满足他们的私欲,以至于在罪恶的旋涡中愈陷愈深,难道我们之间的生死之交竟然不值得你信任?”

李朝阳仰头用嘲讽的目光盯着他说:“我给你钱你敢收吗?我给你女人你敢要吗?当我需要权力摆平一些犯罪活动时,你们敢动用手中的权力帮我收拾残局吗?”

“这……”赵长生一下子被问住了,顿时恼火地瞪着他吼道:“钱和女人你从来就没给过我,怎么就知道我不敢要?如果你给了我这些东西,我现在宁可陪你坐牢,但绝不会让你杀人贩毒,搞得现在无法收拾,眼睁睁地看着你去死。”

李朝阳也冷笑地叫道:“我要是站在你的位置,现在也可以说这些风凉话。你以为我不知道,这几个月你们三个人干什么去了,一点音讯都没有,自从把我抓起来后,从审讯到审判,直至今天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你们连人影都看不到一个,难道是不敢来见我,只怕是被隔离审查了吧?今天还能站在我面前,说明已经官复原职,如果当初我真的把你们拉下了水,那么今天有怨恨的只怕不是我,还是你们三个,是不是?”

赵长生一愣,瞧了吴天浩和唐清正一眼,气恼地张了张嘴却好似又不知如何回答。

唐清正赶忙说:“长生,朝阳,我们不要做这些无谓的争论,相互责怪已经无济于事,伤心的结果再也无法挽回,我们还是心平气和地谈谈这三十来的友情,好吗?”

李朝阳倔强地:“清正哥,我说的是事实,你们不是让我说心里话嘛,可我说出来了难道又不愿意听?”

吴天浩用威严的目光盯着他,语气却非常平和地:“朝阳,你猜测的没错,这几个月来我们三人一是按法律程序回避你的案件,二是接受组织上的审查去省委党校学习,昨天才重新走上工作岗位。今天,我们抛开那些犯罪事实不说,还你对我们三人的情义却感同身受。我们真的没想到,你在十年前就已经为我们的今天着想,一切违法活动都避开我们,就是不愿看到我们四兄弟一起坐牢。说老实说,虽然我们三人的性格不可能帮助你违法犯罪,但我们是生死兄弟,你要是真的以各种名义送我们一些钱财,我们恐怕不会拒绝,因为我们的情浓如血呀。可话又要说回来,你要是真的给我们送了钱,你的想法也就会不同,肯定会求我们办一些事,就算你不把贩毒杀人的事告诉我们,哪怕其它任何一件违法的事情只要我们知道了,我们肯定会及时阻止你继续犯罪,那今天的结局可能会改变,就算我们四兄弟一起坐牢,相互之间也会产生怨恨,但至少我们这一生还能团聚,不会生离死别呀。”

李朝阳似乎对吴天浩有着一种天生的敬畏,认真地听他说完后才苦笑道:“天浩哥,对不起,十年前从我辞职的那天起,就不敢说出真相怕你们担忧,在我实施第一次犯罪后就知道,法律肯定会判处我死刑,所以我时时刻刻提防着你们三人,生怕在你们面前透露出一点点犯罪的蛛丝马迹,因为我知道你们疾恶如仇的性格,不会让我再逍遥法外。后来我虽然拥有了亿万钱财,但从不敢送你们一分钱,因为我知道这些钱财里留下了罪恶的痕迹,迟早都会被人发现,如果我送钱给你们,那也就是害了你们,就算是亲人之间的赠礼,到时谁也说不清楚,人言可畏呀。今天能看到三个哥哥没有受到我的牵连,我们四兄弟还能在一起做最后的交谈,我死也安心了。”

吴天浩苦涩地:“你真的安心了嘛,你把痛苦留给了自己的亲人,何况我们三人不仅欠着你的救命之恩,而且这十年来又在不知不觉中欠下了你的情义,你让我们如何心安,再说你这一辈子从一个好人变成了无恶不作的坏人,你就真的没有后悔过吗?”

李朝阳愧疚地:“后悔也已经晚了,如果一个人真的有来生,我真的不想当坏人,但也不敢说就一定是好人,我只能说,下辈子想做好人。”他说最后一句话时不仅语气显得很无奈,而且语调也非常的沉重,让人感觉到一种悲哀。

“下辈子想做好人?”唐清正愣愣地盯着他说:“朝阳,从你这个想字里听出,你这是话中有话,看来你还有很多的事没有说出来。今天是我们四兄弟最后的团聚,不要再隐瞒,不要再把一切都藏在心里,好吗?”

赵长生说:“对,你已经被判处极刑,难道还有什么事不能说吗?如果你不说出来,下辈子也会生活在今生的阴影之中无法解脱,难道你下辈子还想当坏人吗?”

李朝阳瞅着三人说:“天浩哥,清正哥,长生哥,看来你们今天不只是来看我这么简单,一定还想问出些什么,是不是?”

吴天浩点头说:“是的,你虽然交待了所有的犯罪事实,但你的内心世界并没有真正的解脱,对社会和正义有着抵触情绪,我们不想让你抱着怨恨离开人世,尤其你刚才在最后的判决书下达后提出了新的个人请求,这样的话我们必须对你的意愿进行了解,如果你是真心的悔悟,我们做为哥哥有义务和责任帮助你实现最后的愿望。”

李朝阳笑道:“那好吧,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回忆过去,能把一切故事都说出来也算是对自己一个交待,这样行吗?”

吴天浩说:“行!三十年的情感和恩怨,今天我们都做一个交待。”

这时,年青的审判长站在门口说:“吴院长,我们在审理这宗案件时虽然知道了您和唐检察长、赵局长与李朝阳之间的特殊关系,也在审判过程中懂得了李朝阳犯罪时的一些心理矛盾,但并不了解他的过去。今天既然是你们四兄弟之间的最后交谈,那不如把你们这三十年来的交往,特别是李朝阳这十多年来犯罪的一些根源都说出来,我们这些年青人也好好听听,并且把整个故事都记录下来,如果有可能的话就编成一本书供后人评判,虽然对错已经分明,但其中的教训应该能发人深省,您看怎么样?”

吴天浩点头说:“这个想法很好。朝阳,你看呢?”

李朝阳苦笑着说:“行啊,我反正已经是一个临死之人,心里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以保守,能够成为书中的反面人物也算是为社会留下一段教训,我没有意见。”

吴天浩说:“那好,审判长,就请你做一下记录吧。”

“是!”审判长和两名法官赶紧进来在审判台前坐下从公文包中掏出纸笔,几名警察也搬了一些凳子进来和吴天浩三人一起围着李朝阳坐下。

唐清正瞧着审判长说:“审判长,这不是审讯记录,还是我们四兄弟的回忆,文字上可以情绪化一些,知道吗?”

赵长生也赶忙说:“还有,你们刚才也看到了我和李朝阳的争执,这种事在我们的故事中会经常出现,谁对谁错都共同存在,记录时要实事求是,不能迁就我现在是局长,就把我犯的错轻描淡写,对李朝阳就添油加醋,这样是不公平的。”

吴天浩说:“你到挺有自知之明,小时候你犯的错最多,不管做什么都要同朝阳抬杠,这个毛病到现在都没改。审判长,准备好了吗?”

审判长说:“准备好了,只是不知该用一个什么样的标题?”

吴天浩想了想说:“今天我们是在特殊的环境里述说特别的事情,因为这起案件所牵扯到的人都受到了人们的非常关注,也是我们兄弟四人最真实的回忆,标题嘛就用李朝阳说的那句话吧,下辈子想做好人。”

“下辈子想做好人?”审判长喃喃地念了一遍,他虽然对这个标题不太理解,但而是提笔在稿纸上认真地写了起来。

李朝阳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静静地思索,然后轻轻地开始述说,一个个让人伤感而又充满悬念的故事立刻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他好人和坏人融为一体的人生经历使人充满着惊异,其中的伤楚和悲欢让任何人都不得不去思考和寻求最后的答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