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想做好人 正文 引子:死刑判决(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84.html

2011年1月20日清晨,李朝阳身穿囚衣表情呆板而又默默地站在床前透过后墙顶上的小铁窗观赏着那一小片蓝天,这是他做为死囚犯每天除了睡觉看书外打发时间的另一种方式,虽然心里非常清楚地知道,自由对自己来说已经是遥远的梦想,但渴望自由又是对死亡的一种安慰,每一天的等待都只能表明自己又侥幸多活了一天,精神上的煎熬已经让内心深处麻木得不再有丝毫的恐惧,反而产生了早死早解脱的幻想。今天,他又比往日多了一种思索,如果自己还能对自己的死亡方式进行设计,那这辈子也就不会再留下遗憾,只是政府会同意自己的请求吗?他似乎对这突然冒出来的想法自己都觉得好笑,便无奈地摇摇头在床前坐下拿起一本小说看了起来,两个多月的囚禁生活让他的脸色变得很憔悴,可如果光成相貌上看谁也不会相信他已经有四十五岁,因为天生的俊俏容貌和细嫩的皮肤使他显得比实际年龄年青很多,再加上一米七五的身高和一双浓眉大眼下高挺的鼻梁,以及健壮而又没有露出一点福态的身材,更加衬托出他的英俊洒脱和成熟魅力,如果他不是被关在牢房,而是出现在大街上的话恐怕会吸引住无数人的目光。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做为一名身价几亿的商人,李朝阳每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时都会领受到人们敬佩的奉承,但玩火自焚的游戏却使他成为了阶下囚,并且正义的审判已经判决了他的死刑,何时执行只是在等待最高法院的最后裁定,活着的时间对他来说真的剩下不多了。

这时,两名警察打开牢门威严地喊道:“李朝阳,去审判室。”

李朝阳心头不由得一惊,难道等待的结果已经到来,此刻去审判室那就意味着自己的末日即将降临,他强装镇定地起身伸出双手让警察戴上手铐,然后在两名警察的押解下走出牢房,经过三道铁门来到监舍外的坪里时,他不由自主地深深吸了一口清心的空气,当远远地瞧见三名中年汉子站在监狱办公楼前默默地注视着自己时,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丝惊喜的笑意,但又迅速低下了头,似乎不敢正视三人的目光。

三名汉子静静地注视着李朝阳,面部表情复杂得让人根本猜不透他们的内心世界,其中身着灰色西装胸前佩戴着国徽的人是江南省武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吴天浩,他个子虽然不高身材清瘦,但一双大眼睛里透露出的威严让人不敢轻视。另一位身着警服的是武江市公安局局长赵长生,他方方正正的脸庞上长着一双浓眉大眼,再加上一身庄严的警服衬托着他魁梧的身材,体现出一种不怒自威的爽直和老练。第三位是武江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唐清正,他清瘦的脸庞虽平常得没有什么特色,但那双炯炯有神的小眼睛里却好似蕴藏着能洞察一切的智慧,加之一身笔挺的检察官制服更显现出他的精干。

一名警察跑上前敬礼道:“报告赵局长,唐检察长,吴院长,犯人李朝阳带到。”

赵长生回礼后威严地:“按照法律程序执行。”

“是!”警察立即和同事押着李朝阳走向办公楼,吴天浩和赵长生、唐清正望着从面前走过的李朝阳,不由得一齐轻轻地“唉”叹了一声,在此等庄重的场合三人本应体现出执法者的威严,可三人的眼睛里却流露出无法言表的忧伤和痛惜,似乎对犯人有着某种难舍的情感,但又不得不面对残酷无情的现实。

小审判室里,不大的房间却同样显示出庄严,鲜红的国徽高挂在正墙上,三名年青的法官表情庄重地站在审判台前,当李朝阳被两名警察押进来站在被告席上后,年青的审判长拿起判决书威严地说:“李朝阳,我们奉命按照法律程序向你宣读最高法院的判决书,请你听清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1最刑核字第001号……”在他的宣读中,这份法律文件展现在了人们面前: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2011)最刑核字第001号

被告人姓名:李朝阳,性别:男,出生年月日:1965年8月18日,民族:汉族,籍贯:江南省武江市,职业:个体经营者,住址:武江市古城区008号。

江南省武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11月20日以(2010)刑初字第041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李朝阳犯贩毒、杀人、强奸等三项罪状,数罪并罚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认罪后在法律规定期限内未提起上诉,江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核定判决生效,并报送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复核,经合议庭评议后,审判委员会第04次会议进行了讨论并作出决定:本案现已复核终结,原判认定的事实情节没有错误,证据确实充分,定罪量刑法律依据准确,现依法判决如下:

一、核准江南省武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刑初字第41号刑事判决中第97项和第98项、第99项的量刑裁定。

二、根据上述判决,李朝阳犯贩毒、杀人、强奸罪名成立,依法裁定判决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三、本判决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五日内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审判长:高强国

审判员:韦理真

范国威

2011年01月18日

李朝阳顿时全身微微颤抖了一下,虽然自己一直在等待着这份最后的判决书,心里和精神上也做好了随时迎接死亡的准备,可真的听到死刑裁定时还是掩饰不了对死亡的恐惧,这也是每一个人的正常反应。

审判长盯着他说:“李朝阳,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已宣读完毕,本判决是最后裁定,五日内即将执行,听明白没有?”

李朝阳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又张嘴吐出一口长气,稳定了一下情绪说:“我听明白了,五日内即将执行死刑。”

“那好,请你在判决书上签字画押。”审判长把判决书放在桌上,另两名法官立即从公文包里掏出钢笔和印油盒打开。

两名警察拉着李朝阳走到审判台前,他瞧了一眼判决书上鲜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印章,伸出戴手铐的右手抓起钢笔在判决书上飞快地签下了“李朝阳”三字,然后又将右手大拇指粘上印油在判决书上按上了鲜红的手印,抬身瞅着审判长用低沉而又平静的语气说:“请问是如何执行死刑,如果实施注射执行的话,我个人请求执行枪决,因为枪毙后我可以捐献出身体里所有能用的器官,移植给需要救治的人,不知政府是否能批准?”

审判长和两名法官、及两位警察都惊愣了一下,因为没想到死刑犯会在此刻提出这样的请求,所以也就不知如何回答。审判长只好说:“李朝阳,你的请求我们会立即向上级汇报,何况此类请求必须由你用书面的形式提出,口头表述无效,你明白吗?”

李朝阳认真地:“我知道,书面的请求我立即就写,请给我纸笔。”

吴天浩和赵长生、唐清正大步进来,他威严地说:“审判长,法律程序已经执行完毕,李朝阳的请求让我们来处理,你们先行回避。”

“是!”三名法官把判决书放进文件夹,收拾好东西走了出去。

赵长生也冲两名警察说:“你俩也去门口守着。”

“是!”两名警察出去后守在了门口。

李朝阳瞅着吴天浩三人望过来的目光,脸上的表情平静得没有丝毫的慌乱,一双大眼睛里流露出的更是有着一种无法猜测的深沉,似乎早就看破了生死红尘,对死亡的恐惧根本不存在,反而好似已经做好了迎接任何挑战的准备。

吴天浩盯着他的表情却忧伤而又动情地说:“朝阳,我们来看你了,我们四兄弟相识已经三十年,并且你曾经奋不顾身搭救了我们三人的性命。今天我们抛开法律和社会正义,光就个人情感来说是非常痛苦的会面,因为从现实的角度来讲,是我们三个哥哥将你送上被告席才有了今天的结局,我们深知无法求得你的原谅,只希望能最后好好地谈一谈,不论你出于什么目的,你刚才的请求让我们感到非常震惊,如果是想用此种方式把心中的怨恨对我们进行发泄,我只能说请不要用另一种方式再次伤害自己,国家虽然并没取消枪决的规定,但现在一般都是实施注射死刑,这也是人道主义的一种体现。朝阳,我们希望你能体面地接受惩处,不要再节外生枝,收回请求好吗?”

李朝阳苍白的脸庞上挤出一丝笑意,轻轻地:“天浩哥,你们就满足我最后的心愿吧,实施注射我的器官就会被毒素侵害,也就失去了移植的作用,我是真心实意想在死后做一件好事,捐出器官肯定能挽救几个人的生命,就当我是为自己今生的过错赎罪。”

唐清正瞅着他伤感地:“朝阳,今天我们来见你纯粹是兄弟之间的私人谈话,与法律和判决无关,你的请求我们暂且不予讨论。现在最高法院的判决书已经下达,你对我们的怨恨肯定很深,想骂就骂,想哭就哭,我们三个哥哥都洗耳恭听。”

赵长生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递给李朝阳,见他摇头拒绝后自己点上深吸一口,爽直地:“朝阳,要恨就恨我吧,是我的坚持才致使你从幕后走上了前台,而且种种迹象表明,最初逼迫你走上绝路的也应该是受到了我的牵累才造成了今天的恶果,这一辈子我欠你的太多,下辈子我一定还给你。”

唐清正说:“对,这辈子我们已经无法还清你的恩义,只能下辈子再做兄弟,恩也好,恨也好,我们个人欠你的下辈子通通都会还给你。”

李朝阳依然平静地:“长生哥,清正哥,我真的不怨恨你们,你们也不要再为我感到内疚。我想通了,就算你们现在不把我揪出来,迟早也会被别人抓住,国法无情,躲得了一时躲不过一世。十年前在我实施第一次犯罪时就知道,法律已经宣判了我的死刑,能侥幸活到今天已经满足,我是罪该万死,不能怨天尤人,我也真的无话可说了。”

吴天浩痛心地:“朝阳,你难道真的就没有话要对我们说了吗?三十年的友情,战场上的生死弟兄,我们曾经无话不谈,可这十多年来你却隐瞒着一切,从一个肝胆相照的好人变成了无恶不作的坏人。现在你是可以说国法无情,自己一死百了,可我们从此将背着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骂名度过余生,虽然我们并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职责所在容不得私情,可如果你抱着对我们的怨恨离开人世,那么百年之后我们兄弟四人又该以何种面目在另一个世界相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