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 正文 第九章 训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1.html


班长杨大山尤其佩服李思湘的是每次紧急集合,李思湘都是第一个醒,总比他快半拍。杨大山以为李思湘知道紧急集合的时间,但是几次下来,杨大山完全心服了。这就是有预知能力的警觉性,在原单位杨大山的教官就有这个能力。这让杨大山羡慕的不行。

针对李思湘的个人能力,杨大山几次给排里讲,要求给李思湘吃小灶,但张安峰说不用,我比你还了解他。杨班长只好作罢。

晚上,如果班里不集体学习,李思湘就拿出老范给他的书来看,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不是仰卧起坐和俯卧撑,就是单双杠,一个个累的连洗衣服的劲都没有了。

有次,郭刚幸运的没有让杨班长罚加体能,见李思湘在看书,就过去问:“大熊,看什么书哪?那么起劲。我看看。”说着,就伸手去拿,结果李思湘比他还快,霎间就将书给收了。郭刚不高兴了说:“不就一本书吗,看看怎么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李思湘回了句“刚子,媳妇我都可以给你看,但这本书不行。”郭刚一下目瞪口呆,闷了半天才说:“我什么时候看过你媳妇了。”气的李思湘站起来,对着郭刚的屁股就是一脚,说了句:“你就是一口缸。”郭刚愣了一下,突然笑了,不好意思地说:“你连媳妇都没有,我怎么看”。说完就跑了。

这下,班里的战士都知道,李思湘的书是不给人看的。杨班长不这么看,他觉得李思湘的这本书,一定有故事。直到多年以后,他才明白是为什么。

紧张的第二阶段训练开始了。

高强度的体能训练,把大家搞的晕头转向,有几次,几个战士吃饭的时候,用筷子连菜也加不起来,连郭刚也不止是一次说;“累,真他妈的累。”李思湘就觉得有问题,按道理,新兵在第二阶段的训练是不应该怎么累的,怎么他们比前期的训练还要紧,还要累。

半个月后的一个星期天,郭刚出去玩完回来,就给李思湘说:“大熊,咱们这是当的什么兵,李少华,吴屹敬他们现在都开始训练打实弹了,而咱们还在搞体能。”“嗨嗨,不过咱们的伙食比他们好。那简直是不能比,吴屹敬还说是哪天到咱们这里来混一吨。”

李思湘忙说:“那可不行,要出乱子的。你想啊,要让他们知道咱们吃的比他们好,他们怎么想。”

郭刚猛的拍了一下脑门,说:“我把这茬给忘了。”

其实,在伙食方面,李思湘早就知道不一样。一排一直是在小食堂吃饭,刚开始他还认为是由于人多,大礼堂坐不下,所以也就没有多想。但是,有一次他发现了问题。

大概是在上个月的下旬,部队搞大扫除。扫帚不够用,杨大山让他到大礼堂找司务长领几把。李思湘没有去过司务长的办公室,就从前门进去了,结果有个战士告诉他,走大礼堂后面。等他到后面伙房时,刚好菜送来了,几个战士在搬大白菜,而且是用蛇皮袋装的,一袋子大约是50公斤。司务长说先把菜卸完,李思湘站着没事,就一起搬了起来。

战士们都是俩人抬一袋,由于他的加入,人成单数了,李思湘也没有多想,一手一袋,提起就走。这下把旁人惊呆了,司务长一看,忙问他是那个班的,李思湘说是一连一排一班的,司务长马上就明白了。菜也不让他卸了,赶忙领着他去拿扫帚。

走的时候,李思湘听见有个战士说,“妈呀,这也太厉害了,看样子,这吃的好,劲就是大。”李思湘想:“咱们吃的不一样吗?”回头想了想,那几个战士是伙夫,每天做什么,他们很清楚,既然说了,那肯定是小食堂和大礼堂的伙食是不一样的。

现在郭刚又说这个阶段的训练科目也不一样,李思湘就怀疑一排和其他的新兵是不一样的,为什么会这样,他就不知道了,但他觉得肯定没有坏处。所以他就叮嘱了郭刚两点;一是,不要乱说话,象今天说的这个伙食问题。二是,加强训练,一定要跟上训练的步伐。绝对不能落下,如果落下了,就有可能和李少华,吴屹他们一样了。

虽然他说的很隐晦,郭刚还是说了出来;“是要淘汰吗,那咱们不就分开了。”“不行,那不行。我绝对不和你分开,我一定不会落下的。”

从这一天开始,郭刚最也没有说过累。没命地训练,那怕是休息,他也没有停下。在他的带动下,一班全体战士都动了起来。虽然他们不知道是为什么,但谁都不愿意掉在后面。他们这一搞,杨大山班长奇怪了,这是怎么回事。都疯了吗,连休息都不要了。

张安峰也觉得奇怪,认为杨大山是不是给他们讲什么了或是杨大山要求的。等他把杨大山叫到办公室一问,才知道连杨大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张安峰就说:“不管了,反正是好事,说不定还可以多带几个战士到特训基地去参加选拔。”

进入新兵训练的第三个月了,一排的体能训练更大了。就连10公里野外越野也都是特加装备。

一天下午,训练科目完成后,排长张安峰把一班的战士留下,说是要特别加餐,但又没有说训练什么科目,只说是让战士们原地休息等待。

不大一会,就过来一辆卡车,直接往训练沙坑开去。杨大山班长说来了,就带着战士们走到卡车边,从车上拿下几把铁锹,说:“把车上的细沙全部卸下。”

李思湘叫上郭刚走到车厢旁,俩人一前一后地把侧面的车厢板打开。用铁锹把一撑就越上了车厢,不到十分钟,一车细沙就全部卸完。

杨大山班长拿出几十个25公斤的面粉袋,让战士们装满细沙,还从驾驶室里搬出一个台秤放到沙堆前说:“每个袋子装28公斤,全部过称,要保证数量一致和准确。”

郭刚一边装一边开口问道:“班长,装这么多河沙干什么?”

杨大山班长诡笑地说:“你明天就知道了。”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在一排三个班都整理完队列后,张安峰排长站在全排面前说“训练场沙坑边上放着一些沙袋,每一名战士都过去拿一个装进自己的背囊,沙袋的重量是28公斤,以后我会不定期进行检查。”

战士们背上装有沙袋的背囊加上枪支和手榴弹带,重量已经达到38公斤,这就是一排全体战士参加每天清晨武装越野的负重装备。

慢慢地有些战士开始显示出跟不上,全排的训练了。一班还好,由于前期大家的加餐,还没有出现大的问题。二班和三班就不行了,陆陆续续的开始有战士的调离,尤其是二班,已经有五个战士调到其他连队。

李思湘知道最后的关头到了,现在锻炼的就是战士的耐力,挺过这个耐力训练期,就好了。

他悄悄地给战士们打气鼓励。在他看来,最差的是那个藏族战士扎克西。根据老范给的书里的东西,李思湘判断扎克西的骨根在12名战士里属于中等偏下。所以他就把每天晚上看书的习惯丢下,抽出全部的时间帮助扎克西训练。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和扎克西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通过几天的加强,李思湘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扎克西的耐力是如何的强劲,基本上和练过武的郭刚差不了多少。他很奇怪,难道老范的书有误,还是扎克西练过武术或其他一些强体之功。

李思湘就详细地询问了扎克西。

“我没有学过。在我们哪里,一个很大的地方,就我们一家人,上学都要骑马走三个多小时。家里穷,路又远。我把初中上了一年,就没有在上。你说的锻炼身体,那就更没有了,放学回来就帮爸爸、妈妈干活,还要放羊。有时候放羊一走就是一两天,羊要是丢了,那要找四五天,都很正常。身体好,我们哪里的人,都是这样,还有比我还要好的,可以把牛摔倒,一个人敢和狼打架。”扎克西边说边憨憨地笑。

李思湘就想也许扎克西生长在高寒地区,从小就到处放羊,爬山涉水。自然而然就形成了强壮的身体和耐力,他这种应该是后天培养的,老范书里介绍的看骨根的方法应该是指天生的。

就在他刚刚为扎克西松口气的时候,李兵被调离了,他惭愧懊悔,自己是可以帮到他的,但由于自己的自信和疏忽,有着深厚感情的战友,就这样分开了。

李思湘想了又想,决定去找张安峰。这是他入伍近三个月的第一次。私下里张安峰从没有主动找过他,他也没有主动找过张安峰,虽然他有点愧疚,但他认为没有那个必要。

“报告”张安峰正在看新兵简报,听到声音,抬头看是李思湘,马上站了起来,说:“大熊,进来。”说着就走到了办公桌的前面,拉出旁边办公桌的椅子“坐下说。”李思湘就势地坐了下来。

“排长,我来是想说一下李兵的情况。”李思湘就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张安峰听完后,想了一会说:“大熊,我当你不是外人,实话就对你说了,”张安峰看着李思湘的眼睛说“你肯定也察觉到了,咱们一排和那些别的排有很多的不同。”

李思湘点点头。

“只所以不同,是由于我们是特殊的兵种。今年是我们第一次在新兵里挑选人员,所以很严格。李兵的事,你讲的很对,但我们是特殊的兵种,要的是有很强的体能和高层次的耐力,而李兵缺的就是高层次的耐力。就算是这次他没有被调离,难保他在后面的特殊训练中能坚持下去。如果他坚持不下去或是他的身体出现什么问题,那对于他是难受,对于我们可是无法交代和不负责任的。上次野外拉练,就是你背他回来的那次,通过检查,已经发现他腿部的肌肉有些拉伤。通过治疗观察我们发现他的耐力有点差,如果强行高强度的训练,对他有可能造成伤害。”说到这,张安峰就停住了。

李思湘想了想说:“那他是不是要被退回到地方。”

张安峰笑了,“不会,他在咱们这不行,在别的排可是个尖子兵。”

李思湘看着张安峰的眼睛,见他说的不像是假话,就说“谢谢你了,我就先回班里了。”

张安峰站起来说:“好的。大熊你以后不管是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毕竟咱们在一起共过事吗。哈哈。”然后态度诡异说:“你知道吗,有很多的人都在期待着你的成功。”

当晚,一班全体在小食堂第一次喝了啤酒,全当是给李兵送行,战士们的情绪有些低落,但没有影响到战士们相互地叙诉情感。

这一个星期对于一排战士来说,是个灾难的难关。灾难是相处了近三个月的战友开始分开,难关是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轮到自己离开。望着逐渐增多的空铺,大家心里越来越沉重。

这种沉闷的气氛,终于要结束了。杨班长要求大家这几天做好准备,排里要搞一个军事体能演练,到时候不仅分部的领导要来,红州军区的领导也会来参观。

战士们听到这个消息都激动万分,一扫前几日的晦气。

由于二班还剩下三人,三班还剩下五人,所以他们两个班合到了一起。一班的人员相对要多一点,还剩七人。这样一排就成了只有两个班的排。

这天早上,成了战士们进入新兵排里最幸福的一个上午,睡到大天亮,也没有人通知进行每天避不开少的野外负重越野(休息天也没有拉下过)。吃完早餐,班长就不知去向了。战士们三五成群地在一起聊着天,神情极为放松。快10点的时候,班长回来了,招集战士们开会,他说:“军事体能演练马上开始,项目:负重30公斤10公里越野、500米的障碍通过、200个俯卧撑、单杠大回转100个、投掷手榴弹30个、全部项目90分钟内完成,这也是我们的铁人小五项。听清楚了吗!准备时间5分钟。”

一班战士到达战术操场,看见操场正面的主席台上坐着一排的将校级军官。杨班长跑到一个站在主席台下面正方的上校前面立定敬礼:“报告团长同志,参加军事体能演练的一排一班集合完毕,请指示。”

“原地待命”

“是”

杨班长跑回到一班的前面喊道:“立正,跨立。”就回到他的位置。这时二班长也已经报告完毕。

李思湘看到那位值班上校时眉头皱了一下,这不是哪天和叶姐一起吃饭碰到的那个李政委的警卫员吗,怎么是位上校。突然他感觉到前方有种目光在注视他,李思湘马上开始用目光进行寻找,当他看到坐在主席台正中的红州军区李政委时停住了目光,俩人对视了一下,李政委微微地笑了笑,就别过脸和旁边的人去说话。

“报告将军同志,参加军事体能演练的一连一排集合完毕。”值班上校跑到主席台上,对着正中的李政委报告。

“演练开始”

“向左转,目标5公里外的野练标位,跑步走。”杨大山发布完命令后,向左跨出一步,让出了道路。

李思湘带着全班战士向目标跑去。

李思湘一点也不担心,这些项目都是他们的平常训练科目,现在给的时间是有富余的。全班战士应该是可以圆满完成的。

不出李思湘所料,不仅一班的战士圆满完成,二班的战士也顺利通过,值得一提的是在10公里越野项目上一班的战士同心同力,协作的精神很强,完全不在乎几个二班的战士冲在他们的前面。

军事体能演练圆满的结束了,战士们洗完澡,换上崭新的冬常服列队到大礼堂参加授衔。

杨班长羡慕地说:“你们真是太幸福了,有三位将军亲自为你们授衔,这可是军区开天霹雳头一会。”

踏着音乐的节拍,战士们昂首挺胸,步伐一致地进入大礼堂,迎面就看到新兵授衔仪式,六个大字的背景墙。让一排战士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是第一排,战士们有些兴奋地左顾右盼。

随着进行曲的音乐,几个将校军官走上了主席台。红州军区政委李建国中将发表了讲话,分部政委宣布授衔开始,李思湘和一排的战友们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上了主席台。

主席台上的军官在军区政委李建国中将的带领下,来到战士们的面前。

李政委微笑地看着李思湘,慈祥的目光,照射在他的脸上。不知是什么原因,李思湘心里有股享受父慈般的安详。他认真地给李政委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李政委愣了一下,忙回了礼。

军官们分别为每一名战士认真地佩戴上肩章,领花和帽徽。

李建国政委给李思湘佩戴完肩章,领花和帽徽后,用手帮他将军帽扶正,轻轻地拂了拂他的肩章,庄重地向李思湘敬礼。李思湘清楚地可以看到将军的眼睛里含着泪花,一下有些呆了,他旁边的扎克西见他没有反应,悄悄地捅了他一下,李思湘反应过来,马上回礼。

“新兵宣誓,全体都有,向右转,”映入李思湘眼帘的是两名战士,穿着仪仗队的军装,高举着“八一”军旗。

“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我宣誓: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战斗,不怕牺牲,忠于职守,努力工作,苦练杀敌本领,坚决完成任务,在任何情况下,绝不背叛祖国,绝不叛离军队。”

洪亮的声音,响侧在整个礼堂,冲入云霄。在这一时刻李思湘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在沸腾,力量在冲撞着自己的心灵。也就是在此时宣誓的誓言刻骨铭心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成为他终生奋斗的目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