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仲——超级炒作高手

今日读报,觅得一篇好文,择编如下,以飨众友。

公元前656年春,齐、鲁、宋、陈、卫、郑、曹结盟,欲伐楚。

盟军统帅是齐国总统小白(齐桓公),盟军参谋长是齐国总理管仲。大兵压境,楚国派使与盟军谈判。楚使问:“贵军处北,我楚位南,风马牛不相及,无冤无仇,打我干吗?”盟军参谋长管仲则强调,齐国的国家利益已在你楚国境内了,所以楚国必须挨打。管仲一番话,把楚使雷翻了:“楚国恶意扣押自己的特产——茅草,造成茅草短缺,阴谋破坏联合国(周王朝)的祭神仪式。为了让联合国的祭神仪式顺利进行,盟军将令你们交出茅草资源!”楚使说:“不就是几根茅草吗?待会给你送去!” 后来,考虑到国际舆论和楚国的险峻地形,双方签了合约,仗没能打起来。

仗没打起来,茅草的价格却给炒了起来。这种产于长江淮河之间的白茅草,是周王朝的祭祀工具,本不值钱。但这场险些爆发的战争,让白茅草身价百倍。管仲的炒作功夫可谓炉火纯青。

齐国为何要炒作白茅草呢?起因是各国不愿交纳会费,联合国(周王朝)经费不足,面临财政危机。当时的超级大国是齐国,齐国总统小白(齐桓公)正在发愁,国务总理管仲出主意:“江淮一带出白茅草。我们可请联合国派维和部队将此地控制起来,然后向会员国发布消息,参加会议的各国代表必须自带垫子坐,会场不备凳子。坐垫是有讲究的,必须用指定产地的白茅草织成,否则将开除会籍。”

管仲的招数太损了,联合国虽弱,但手握会员国会籍的与夺权,取消会籍,就成了国际孤儿。此令一出,各成员国纷纷派人去指定的产地采集。产地由联合国军守着啊,要取茅草,黄金来换,一捆价黄金百两(其贾一柬百金)!简直是在抢黄金。三天之内,天下的黄金向联合国积聚,赚的盆满钵满。

管仲不但能炒茅草,连石头也能炒出黄金来。某年,齐国总统小白哭穷,问管仲有法子增加财政收入吗,管仲想出一个办法:“我们搞一个大工程,打造天下第一城。品牌打出去后,立即制作第一城纪念品——石壁。石壁按尺寸卖。再和联合国串通,规定各国元首、政府首脑去联大开会,必须佩带我国生产的石壁。”就这样,天下的黄金又向齐国积聚了。

当时各国难道真傻到以黄金去换草换石头吗?其实各国都有苦衷的。管仲是具有战略眼光的经济专家,他以取得贸易顺差,控制别国的经济命脉为齐国的经济政策。齐桓公曾提出自己的思路:以农为本,节约开支。管仲否决了:“多打粮食无非经济状况好些,若不善于管理,粮食流入他国,我们反受他国控制。我们要控制国际物价,国际物价低迷时,我们抬高它;国际上忽视某种商品时,我们重视它;国际上某种商品供过于求时,我们囤积它,让它供不应求(天下下,我高;天下轻,我重;天下多,我寡),如此,我们方能牵着国际市场的鼻子走。”怎样才能牵着国际市场的鼻子走呢?就看你手里有什么货。当国际市场不可或缺时,千万不要贱卖了当人情,而是要将它炒作到最大价值,把人家的黄金吸过来。

有一回齐桓公问管仲:“楚国产黄金,我国和燕国产盐,怎样利用这样的经济格局?”管仲说:“资源多了是好事,但管理利用不好,再好的资源也要贬值。”在管仲的建议下,齐桓公下令集中全国力量烧制海盐,一面烧制一面储存,与此同时,严禁私盐,国库里储存了大量海盐,坐等盐价上涨。

没多久,盐价上涨十倍。齐国这时投放到国际市场上,换来大量黄金。

黄金多了,齐国总统小白问管仲:“怎么办?”管仲又出主意:凡进贡纳税的,一律只收黄金。黄金价格因此上窜。齐国运用金价上涨形成的经济优势,调控国际物价,控制物资流、资金流,真正运用了资源优势和技术优势,没有浪费齐国的天然优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