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连长王直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


张良智副排长带着战士们快步接近桥尾。

他们快走过,桥尾时。

张良智副排长看见一根木栏杆长长地拦在桥尾的路中间。桥尾两边,还是有沙袋工事。在过去,就是一个岗亭。

正在此时,张副排长和战士们几乎是离桥栏很近,出了桥栏。早已埋伏在沙袋工事里的十多个美军,从沙袋里起身,端起冲锋枪,向张副排长和他的战士们,立刻射击。

“快卧倒。”张副排长立刻大喊。于是,战士们赶紧趴下在桥的上路面。

大量的枪弹,纷纷射在陈旧的白色桥栏杆上。

张副排长立刻从腰间的皮带里拔出手枪:“打!”

于是,战士们向前边沙袋里站着的美军射击。正在得意洋洋的美军一下慌了,赶紧卧倒,并扑倒在沙袋上,继续向战士们射击。

张副排长意识到:必须往后退,脱离敌人的射击范围。

他立刻转过脸来,对身边的战士说:“同志们,往后退。”

战士小梁问:“为什么?”

“我们离敌人的火力太近了。”

“副排长,”小梁觉得不妥。说:“副排长,我觉得不好。”

“为什么?”

“因为,敌人万一从沙袋工事里出来,我们就要后退。前进就不说了,如果,他们逼近,我们会处于更为不利的局面。”

“可是,不这样,往后退伤亡会更大。”张副排长用左手擦了擦他额头上和脸上的汗。担心地说。

“副排长,”在旁边的小刘说:“如果后退,连长,排长就危险了。”

张副排长觉得这话可行。

小梁朝敌人打了一枪后。他的目光,转过身边空空的地面。他用手碰了碰自己副排长的背,


张副排长立刻转过脸,见小梁有什么要说。干脆问:“小梁,你要给我说什么?”


小梁,也想说说他的主意,他知道,自己副排长着急。总是想拿下桥尾的美军,好像还没有想出一个可信的主意。如果连长,排长在他们能有办法,小梁想帮助自己的张副排


长。

但张副排长肯定想尽快解决敌人。这倒不是他想炫耀自己,而是一种责任。小梁知道,自己的副排长心胸坦荡,忠诚。“副排长,我们可以从身边路面行事。”

张副排长,知道小梁一心想帮他。还是有点不明,立即问:“从身下哪里?”

小梁用手指了一下他们身边一侧空空的路面。意思是:从这里突破。利用战士们的掩护,进行第二路打击。张良智副排长纯朴热忱地看了一小梁。他称赞地点了点头。然后他对身

边的战士们说道:“掩护我!”

于是,张良智副排长向身边桥的地面扑过去。向空空的路面突展。利用宽阔的空间,突然设施打击。他翻过身,同时迅速拔出腰间皮带里的手枪,就射。打倒两个美军。同时,他

又爬起,再向敌人射击,但未打中。

这时,敌人已注意到他,并且,全部火力,向张副排长射击,企图,一次打死他。张副排长迅速飞扑左边,倒地一滚,避过急速射向他的一排枪弹。而子弹凶狠地横钻进坚硬的路面,

他回看一眼,路面有较多的弹孔。就像脸上一小股的麻子。令人浑身战栗、冷汗直冒。

但是,他不能多看,因为,子弹在要他的命。趁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迅速向桥尾沙袋工事里的美军射击。

同时张良智副排长迅速向右侧回来。然后美军的子弹立刻射向他,而张副排长迅疾避开子弹。子弹射在他一晃而过的路面上。而且,溅起石子的碎粒。

小梁立即从腰间皮带的弹袋上摸出一枚手榴弹,拉燃。朝敌人的沙袋工事里奋力扔过去,然后。一声爆炸。之后沙袋工事里没有动静。已经炸死敌人了吧。战士们终于放心起来。

小梁认为,敌人已经炸死了。对战士们构不成威胁了。他振奋起来,提着抢,朝桥尾边的工事奔上去。

于是,小刘对小梁一喊,“快回来。”显然,小刘觉得尽管沙袋工事里敌人被炸死,到底炸死了多少?,谁知道呢?

小梁不解地问:“敌人被炸死了。”

“快回来!”

小梁还在犹豫。

张良智副排长已到小梁身边,把他按倒在地上。

这时,沙袋里的敌人立刻向他俩射击。

张副排长抱住小梁朝相反的一方滚去,张副排长从他的腰间皮带里立刻抽出手枪,朝敌人还击,一美军头部中弹,倒下。

再加先前,死的一脸痛苦的整个胸部是血的,恐怖的死尸。使另一个美军不知叫骂什么。他突然,从腰间皮带上,拿出一个手雷,准备要投来。

小刘,立刻开枪,一颗子弹击中了美军握着手雷的手腕。

于是,美军的手雷落在他们的人堆里。所有在场的美军,惊慌地跳出来。大难临头般,

“快跑。”美军中有人叫喊。

“你这个蠢货。麦凯恩!”

“他这是帮中国军队。”

他们狼狈,地埋怨,正在这时,爆炸在美军身后沙袋的工事里开始。他们的一些枪,弹药箱,被炸飞。有的美军后背被炸倒在路面上。叫喊着。一个美军胳膊被炸得鲜血直流。他大叫着,在地上痛得翻滚。

战士们,立刻朝跳出战壕里的美军射击。并打死他们。

此同时,桥尾另一侧的美军,仍然向战士们凶狠地射击。

而另一种意想不到的危险,正在悄然临近。只是,令战士们难以预料。

“副排长,这一侧的敌人不行了,而那边敌人更凶。”小刘还是非常的欣慰,毕竟,这一侧敌人完了。好像不受那边正在射击敌人的影响。

“小刘,别着急。”

“没有,我觉得,不能时间太长。”

“没关系。”张副排长非常的冷静。从桥尾就战斗,大约又十多分钟了,战斗还在相持阶段。说不急,怎么可能呢?再过十多分钟,连长和排长就要过来了。张副排长,还是

非常急。但是他还是指挥战士们专注地对付那边沙袋里的美军。

这时,一直埋伏在桥尾边下的桥孔里的五个美军,正在摸进他们。就象一条蛇,无声地,默默地,十分有耐性地爬近自己猎物的身边一样。美军已在战士们后边的桥栏外,仿佛他

们中间隔了一道墙似的。看见桥栏上,正在背对着敌人的战士们,聚精会神地对付那边的美军。敌人心想,这一会该你中国军队倒霉了。敌人不禁心里窃笑。

这五个美军慢慢地抬起枪,准备射杀志愿军。就像前面站着一些羊,一个拿着枪的人从背后得意地射击这些羊一样。

在张副排长前边的小刘,发觉自己没有子弹,有点烦躁,想叫战士们拿一点子弹给他,转过脸来。“副排长,我没有子弹了。”

“来,我的冲锋枪,给你。”张副排长就对转回头的小刘说。

小刘一下看见桥栏外正对着战士就要射击的美军,突然,朝桥栏冲过去。跨过桥栏,扑向美军,小刘双手死死地抱住两个美军的头,连带他们,从悬空般的桥尾,滚落布着大小不等的河边的岩石上。

小梁大喊小刘的名字,脸都变青了。

张副排长赶紧冲向桥栏,打死了剩下的三个美军。看到像傻子似的小梁。他立刻温存地对他说“小梁,小刘不在了,赶快投入战斗。”

“是,副排长。”

“现在就是,报仇的机会。“

“我知道了。”

那就一起打击敌人!”张副排长就和小梁正准备转过身。

正在这时。一个身边的战士惊讶地喊道:“副排长,敌人的卡车!”

张副排长立刻停住,向右侧一看。一辆满载着美军的卡车,正从右侧远处的山脚公路上快速地驶来。仿佛,前边大桥被火开始烧着一样。

这边好没有完,敌人的援兵就来了。张副排长知道情况更紧急。他尽量强行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思索道:必须尽快拿下那边沙袋工事里的敌人。否则,情况十分的危急。

他紧咬着牙齿,一脸坚韧,绝然。“同志们,拿手榴弹。”

“是,副排长。”于是,他们一齐向敌人奋力地把手榴弹掷过去。然后,一一爆炸。把敌人炸死。

那边沙袋工事里突然没有枪声,一下安静了。就像有人在你的耳边放鞭炮,放完后一样。

小梁已跑近沙包工事,一个未死的美军,听到有人跑近他的脚步声,脸上还流血的他,朝小梁射击,未击中,小梁立刻扑倒在地,这时。张副排长已到他的身边,他们终于不是一

人打仗。原本紧张。急促,拿下敌人迫切的心情,从现在起,有保障了。

这时,敌人突然向他俩射击。张副排长,迅速用身子挡住,射向小梁的子弹。

此时,子弹击中张副排长的腹部。张副排长左手捂住肚子,他晃动一,两下,强忍撕裂般的疼痛,一枪击中敌人,后者倒下。

“副排长,你受伤了。”小梁立刻站起扶住自己的副排长。害怕他摔倒。看见血从自己副排长的肚子里流出。他十分悲愤。

此时,张副排长知道,敌人的援兵马上就到。他明白,小梁见自己受伤非常的难过,担心他会牺牲。他用坚定的目光看着小梁。而坦然,刚毅的脸庞。令小梁振作。

“小梁,别为我担心。”张副排长对小梁说。然后,他立即侧过脸,紧急盯着正在快速赶往桥尾敌人的援军。形势紧急。张副排长的心强烈地跳动着,怎样对付他们呢。他的心十

分的乱,因为,马上面临的战斗,敌人多,我军少。而且,又一场恶战,立即来临。必须,在连长,排长到来前,解决掉敌人,否则,难以完成袭击敌人指挥部的重要任务。

他又看了下就要接近桥头的车。他的心跳动更快了,几乎跳出他的胸膛。仿佛,他人被一股无法抑制的强烈急躁的情绪,吞没掉似的。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知道,必须做出一

次性打掉敌人的办法。否则,让敌人下车,那一切都难说了。

张良智副排长又望了一下敌人的车,然后,目光一下寻到小梁腰间皮带上附着的手榴弹的弹袋,然后,他立刻对小梁说:“小梁,给我两个手榴弹。”

于是,小梁就摘下两个手榴弹,张副排长就把手枪插进腰间的皮带里。接过小梁交在他手里的手榴弹。脸上十分的坚毅,坦然地,就对小梁说:“小梁,我先去炸掉敌人的车,如

果我死了,你上!”

“不行!”

“我已经决定。”

“ 我去。”

“就这样。”

小梁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副排长先去。他希望自己去炸敌人的车。

张副排长已直奔马上到达桥头的卡车。必须解决这一车的敌人。不能有任何留给敌人凶残攻打志愿军的空间。由于伤口针刺办的疼痛。他几次都脚步不稳。差点摔倒。但他还是不

顾一切,迎着敌人的卡车而去。

小梁见自己的副排长像扑火般闯向敌人驶近的卡车,几乎惊呆了。

此刻,卡车上的美军看见张副排长,立刻用机枪,朝张副排长射击,张副排长胸部中弹,顿时倒地。

敌人的卡车嘎然停下。正想跳下车的美军。开始准备满带凶光。企图反消灭志愿军时、张副排长,情急之下,倾力站起,迅速拔出插在皮带里的两枚手榴弹,拉燃。奋力投进前边

美军卡车里,巨大的爆炸声,一响。一车的敌人几乎伤亡殆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