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为温州倒下欢呼

网载温州一老板苦言,他的厂子一年收入都不如老婆一次炒房所得,很多人只是笑笑,并不以为意。其实不然,这是中国现阶段乱象的一个折射点。温州发 “瘟”深层次原因有几个,有一个原因就是投资变成了投机,进而发展为“偷鸡”,怎能不发“瘟”。

众所周知,温州“升温”始自80年代,令人尊敬的第一代温州个体户艰苦创业,是中国改革开放成就伟大的绚丽华章,“一个纽扣赚一分”的故事,凡是有所知的人都会产生敬意,在此不予赘言。

我没到过温州,但温州人恍若无处不在,我曾在闽北一个山区小城,遇到过一个温州老板,酒酣时,他放言要把这个小城的房价炒高两番,我以为是酒话。抛到脑后,不想,五年后,这种“四线、五线”的小城市,房价真是翻了两番,闻之不由愕然。这个小城是产粮大县,没有诸如北京、上海那样血腥的“土地盛宴”发生,也没有资源城市那般幸运,短时间出现暴涨,凭什么?或许查一查当地金融机构的资产增长情况就清楚了,天秤两端的气泡吹得再大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重?

这几周,几乎每天都有温州客抛房和温州老板跑路的消息,我最关注的一条是,温州有八成的债主是公务员,我不知道这条消息的准确性,也无意深究这些放高利贷的官员们,他们的放贷资金从何而来。30%的利润就让人们趋之若鹜,50%的利润能让人为之疯狂,100%的利润可以让人丧失理智。而温州民间利率甚至超过100%,这不是发“瘟”,什么是发“瘟”?让人不寒而栗的是,这里面还有大量代表公权力的人!

温州的高利贷能发展到如今这高度,已经不是小小的温州城能够承载得了。这几年,温州炒客频现,炒地、炒房、炒煤、炒猪,甚至炒大蒜,只要有一丝机会,炒客们便一拥而上,毫无顾忌地展现资本的疯狂和贪婪。如果仅此而已,那只是投机,还在法律框架内。可怕的是,投机所得让一些炒客欲壑难填,与各地的势力官商勾结,与黑势力沆瀣一气,把投机发展成“偷鸡”,大家想象一下,要用多少人的血汗才能支撑高利贷资本超过100%的利润。

倘若温州是中国巨人脸上的一颗美人痣,那么,这颗痣已经病变,温州人自已酿造的苦果,理应让温州人自已先尝尝,让温州的“瘟病”尽情的爆发吧,暴风雨后,空气才会更加清新,才会更加清爽,何乐而不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