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大明夜 龙,归来 44断翼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我回去之后就会向我的父亲说的。”伊丽莎白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回答。

“伊丽莎白小姐,你帮过我很大的忙所以我说过你不需要在我的面前如此的恭敬,对了,大玉儿,我听说你不放心郑芝龙送来的东西今天自己一个人出去买水果了,你也太小心了,如果真的有人想要在这里打咱们的主意郑芝龙就第一个不会放过他们,我对他还有利用价值所以你放心就行了。”郑芝龙很快就会按照朱由栩的意见挺近美洲,朱由栩给他支持还来不及他们两个人在现在是根本就不会翻脸的。

“臣妾知道了,臣妾以后不会再自己一个人出门了。”大玉儿乖巧的答应着。

“你们几个继续聊吧,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就不在这里和你们闲话了。”朱由栩看看屋里的气氛很识趣的起身离开,不打扰这四个女孩子之间的交流。

“姐姐,今天我上街听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他们这里供奉着释迦摩尼佛祖的牙骨舍利,每年的这个时候当地人都要庆祝,叫做什么佛牙节,也只有这个时候他们才会把牙骨舍利拿出来供人参观朝拜,听说佛牙舍利极为灵验姐姐要不要和妹妹一起去祈福一番那?”大玉儿一脸纯真期盼的表情看着孟紫蝶:“妹妹也想沾点姐姐的福气可以为王爷生儿育女。”

“那个寺庙离这里远不远,太远的话紫蝶姐姐你还是不要去了,过于疲劳对你肚子里的小宝宝不好。”周盼儿持反对态度。

“距离这里挺近的,再说了咱们到这里的时候正好是这里的佛牙节这也说明了姐姐肚子里小王爷与佛有缘,将来必定和王爷一样成为大明的栋梁。”大玉儿无论如何都要蛊惑孟紫蝶前往。

“这样的话那咱们就去一趟吧,反正在这里闲着也没有什么事情,出去走走也挺好的。”好动的孟紫蝶怀孕之后也有些闷坏了:“看看明天要是不下雨的时候咱们就一起去吧。”

“盼儿姐姐你也一起去吧,人多热闹。”听到孟紫蝶答应了大玉儿欣喜若狂,紧跟着想要将另一个敌人一同除去。

“行啊,反正闲着无事咱们一起去吧。”周盼儿不放心孟紫蝶单独和大玉儿一起出去也同意了大玉儿的邀约。

第二天天公作美晴空万里,久违的阳光晒得人身上暖洋洋的让人浑身舒坦,雨后清新的空气也让人神清气爽心情大好。

“怎么了?你们要一起去拜佛?”朱由栩正忙着处理公务,前两天的狂风暴雨让锦衣卫的无线电网络暂时瘫痪,今天下半夜雨停之后积压了数天的各种公文铺天盖地的飞了过来。

“嗯,听说最近是这里的佛牙节,本地寺庙珍藏的佛祖佛牙舍利会拿出来让人们膜拜祈福,我想和大玉儿她们一起去看看顺便为咱们的孩子祈福一下。”孟紫蝶慈爱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

“那好吧,我和你们一起去,我也对那个佛牙舍利有些兴趣。”朱由栩正在谋划大明的佛教西征,这件佛牙舍利可能会对他的计划有所帮助。

“王爷,您公务繁忙这种事情您就不要去了吧。”听到朱由栩要去大玉儿有些惊慌,勉强笑着说。

“公文永远也批不完,还是趁着难得的机会去好好的看一下天下间的名胜古迹吧,上次来的时候来去匆匆也没有好好的游览一番,这正好是一个好机会。”朱由栩铁了心的要偷懒了:“还是说这个庆典有什么我不能去的原因?”

“这个庆典人多眼杂,王爷您是千金之体,去哪里会不安全吧。”大玉儿想尽办法要阻止朱由栩去。

“我身边这么多人护卫能有什么问题,再说在这里我又没有什么仇家会有谁那么的没事干要行刺我啊。”朱由栩不可置否,这里和大明不同,这里没有朱由栩改革的受害者,郑芝龙赶走了英国人之后他也开始学着善待当地百姓,来往的商人也给当地百姓带来了极大的实惠使他们的生活过的比以前好得多,所以这里并不存在想要干掉朱由栩的人。

“可是郑芝龙狼子野心,臣妾总觉得他对王爷不怀好意,如果王爷离开使团保护去到那些人多的地方恐怕他会对王爷不利,为了王爷好王爷还是不要去了。”如果让朱由栩前去的话自己的计划泡汤是小事如果被朱由栩给识破了那么大玉儿的麻烦就大了,还会牵连到科尔沁部落,万一要是让多铎得逞了那么自己争也就没有意义了为了自己大玉儿说什么也不能让朱由栩去。

“如果我在这里遇到刺杀那么行刺我的人绝对不会是郑芝龙,而是一个想要我和郑芝龙两败俱伤的人,所以如果我遇刺了那么就证明有人想要利用我除掉郑芝龙,由此可见郑芝龙更是一个重要的盟友。”朱由栩压根就不相信现在的郑芝龙会来刺杀自己:“大玉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要不然为什么会一个劲的阻止我去?”

“王爷说什么哪,臣妾怎么会有事情瞒着王爷那,臣妾只是担心王爷的安危罢了,既然王爷愿意去那么就一起去吧,不过护卫得加强。”大玉儿打笑着糊弄朱由栩,她脸上的神情自然而又轻松,连朱由栩也没有看出她在撒谎。

锡兰和印度隔海相望,受印度文化影响极深,公元五世纪佛陀曾经三次度过海峡前来这里宣讲佛教,这里留下了大量珍贵的佛教遗迹,现在这里七成的百姓信奉佛教,另外的两成信奉印度教,还有一成信奉***教,而每年八月份的佛牙节更是锡兰的重要节庆,在佛牙节的时候这里皇室就会将世世代代严格守护的佛牙舍利摆出来让人们参拜祈祷,这个时候提康城里到处可见为了一睹佛牙舍利而不远万里来到这里的虔诚的佛教徒,之前的几天一直在下雨庆典也无法举办,今天终于放晴所以来参加庆典的人要比往常还要多很多。

“贝勒爷,他们已经从使团驻地出来了,和您猜想的一个样,他们都是穿着便装,使团的护卫在最外面,靠近朱由栩他们的都是锦衣卫的高手,郑芝龙也得到了朱由栩出门的消息将黑水公司的海盗们也派到了寺庙的周边严加盘查,如果不是咱们提前一步进入寺庙的话那些东西也运不进来了。”多铎的手下接到自己安插在使团旁边监视的探子的汇报之后赶紧对着正在闭目养神的多铎回报并不落痕迹的怕他的马屁。

“我让你们准备的人准备好了吗?”多铎睁开眼笑了一下,本来他以为朱由栩的妃子就足以引起朱由栩和郑芝龙之间的战争了没想到朱由栩竟然也送上门来了。

“准备好了。”多铎的侍卫一指身后不停扭动的麻袋。

“好了,开始准备吧,等会一旦动了手就要把那些弃子全部射杀,不能留下一个活口,他们都穿着黑水海盗的衣服我倒要看看郑芝龙是如何向大明的皇帝交代。”多铎恶狠狠的说。

“周盼儿,你怎么了?”被人算计着的朱由栩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步入了对方的陷阱仍然是一副游山玩水的休闲,半路上注意到平常很有精神的周盼儿脸色很难看。

“不知道,我心里特别闷得慌,算了,今天我还是不去了,你们去玩吧。”周盼儿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浑身发冷不住的打颤:“我想我可能是着凉了。”

“行,那我先找人送你回去吧。”朱由栩安排了几个护卫护送周盼儿回了驻地。

“王爷,盼儿姑娘怎么了?”见另一个目标周盼儿突然回去了大玉儿心里咯噔一下猜测自己的计划是不是被识破了。

“没什么,盼儿好像是着凉了,我就让她先回去了休息了。”朱由栩兴致满满的继续前行。

街道两侧的房屋中都有黑水公司的人在驻守,其中一间两层小楼中。

“大哥,我是新来的,我们许老大让我们过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一个一脸憨笑的黑水公司喽啰点头哈腰的对着坐在屋中的另外两名黑水公司的人笑着。

“许老大?那个许老大?”左边的黑水公司小头目疑惑的说:“我怎么不认识你说的许老大?”

“我这里还有我们许老大让小的给您二位带的东西,给您。”一边说一边靠近坐着的二人的小喽啰在靠近二人的时候突然猛地一挥手,寒光闪过左边的人就捂着喉咙惊诧的看着来人向前扑在了地上,右边的黑水公司的喽啰刚想惊叫就被来人一刀刺到了喉咙上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瞪大着双眼死在了椅子上,小喽啰看着眼前的两具尸体冷冷一笑:“你们为了方便将这间房子里的人都给赶了出去,现在倒是方便了爷了。”说完之后从背后解下一个黑色包裹麻利的将一只掷弹筒调试好,装好弹药从二楼房间后窗户翻上了上房顶,与此同时旁边和对面的几间房顶上也都出现了身着黑水公司服装的人,在屋顶上缓缓地向前爬,在静静的等待着猎物进入狩猎范围,再过一会他们就将是后金的功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