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迎回落契机,拿出勇气入场

如今A股面临的困境与1995年末如出一辙,即宏观调控带来的流动性压力,但现在有多项经济信息提前揭示,四季度国内通胀有可能迎来回落契机,因此明年初股市将获得类似1996年的牛市转机。


首先,从输入型通胀压力而言,由于海外发达经济体尚处于经济复苏过程中,以原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较2008年价格峰值仍处于腰部位置,因此目前不存在类似2008年之前的巨大输入型通胀压力;其次,本轮国内通胀的根源与2008年金融海啸后经济振兴措施释放出的巨量M2货币有关,因此判断投资冷暖是判断通胀的关键,国庆长假期间,"金九银十"的楼市黄金销售风光不再,四季度价格下降趋势可能会更加明显,温州高利贷资金链频频断裂背后是楼市泡沫褪去的先兆,因为资金链断裂的关键已不是利息而是还款本金无法落实。


自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无论是美国还是欧元区和日本,诸多发达经济体仍处于经济复苏的苦苦挣扎中,因此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迟迟没有退出,但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这些发达经济体的通胀却低于以"金砖四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如果仅仅归咎于输入型通胀,又如何解释目前国际油价只有2008年巅峰期的一半左右?因此国内通胀与投资热度有关。


货币供应量可划分为三个层次:一是流通中现金M0,即在银行体系之外流通的现金;二是狭义货币供应量M1,即M0加上企事业单位活期存款;三是广义货币供应量M2,即M1加上企事业单位定期存款、居民储蓄存款和其他存款。仅从2008年四季度到2009年四季度,中国M0增量相比较于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之前,只增加了1个百分点,同期美国增幅是9倍强,基础货币扩张可以简单地理解为印钞,美国确实在大量印钞,但通胀却没有"敲门",而国内虽然没有大量印钞,但通胀已经"登堂入室",关键在于美国虽然提高了基础货币供给M0,却同时紧紧扼住M2信贷扩张的缰绳。


国内央行对于M2的控制力其实有限,因为有大量货币实际上游离于央行政策控制之外,这主要是两大块,一是与各级政府有关的"重点工程",二是与民间借贷有关的"民间资本",前者当2009年末全球最大的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迪拜世界爆出债务危机之后,国内各级政府的投融资平台即开始受到严格管制,但"民间资本"这一块只有等待泡沫慢慢刺破,能够覆盖高利贷资金偿债本息的投资项目主要有楼市、期市和股市,股市低迷自不待言,期市则受制于海外大宗商品和国内矿产整合,因此楼市成为前两年的投资主战场,但海外遇上迪拜危机,国内又恰逢楼市调控,投资退潮了,M2的虚火也会随之降温。


因此现在应该拿出坚守股市和入场的勇气来,等到明后年A股估值再度接近30倍市盈率之际,则需要拿出勇气坚决离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