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战德军战斗力最极端的体现——维京师“豹子”的最后一战

武装党卫队第五“维京”装甲师是纳粹德国最富传奇色彩的一支部队,不单是因为它战功赫赫,充当了希特勒二战之中最凶猛的爪牙和纵火犯,还因为这支部队成员居然有很多是外国人,因为强烈的信仰才投身于纳粹帐下,这也注定了他们要比其他德军部队要更为狂热善战。而这其中最经典的一个案例就是发生在1944年初科尔松突围时候的一场阻击战。

苏德战争打到后期,德军节节败退,苏联则有了机会实践他们的“大纵深战役理论”的设想,通过两翼突破包抄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包围圈来企图围剿德军。这对于德军来说是毁灭性的,因为苏联人的包围圈虽然构建仓促,但火力还是足以撕碎任何敢来突围的步兵的肉体。当然如果被围的德军部队中有装甲力量则是另外一回事了,铁甲战车总可以凭借极强的防护能力从敌军战线上撕开一条缺口来放大家逃走,甚至最低端配置的三号突击炮营都可以担当这种突击矛头,可惜德军整个二战过程中总是步兵占绝大多数(很意外,不是么==),因此只能无奈的看着宝贵的有生力量在包围圈中被一点点消耗光。

科尔松被围的6万德军属于比较幸运的,因为他们里面有一支重装的精锐部队“维京”装甲师可堪大任,而且外围曼施坦因元帅正带着四个装甲师不顾一切赶来接应。因此被围困的德军指挥官胡伯毫不犹豫的发动了突围战役(发给曼斯坦因电报原文“我这就来”),虽然对手是庞大的乌克兰第一方面军和第二方面军,但是两支装甲部队经过浴血奋战还是在苏军中凿穿一条通道会师了。只不过在优势敌人面前这条通道随时可能被反击掐断,为了给后续部队留条生路,“维京”师主动担起大任,阻击苏军,维护生命线的通畅。

其中 “维京”师日耳曼尼亚团301重坦克歼击营的一辆“黑豹”坦克和一辆“猎豹”坦克歼击车奉命留守一处河流渡口,前面,苏军反击部队铺天盖地而来,一水的T-34坦克誓要把德国鬼子一口吃掉;背后,则是无数只恨爹妈少生两条腿的德国步兵,要不顾一切的强渡逃出生天,而隔在这两者之间的,却只有区区两辆德国战车而已!

军情紧急,兵力对比悬殊,虽然战斗的下场是必死无疑,但是两辆战车的车组谁也没有退缩。“我们的荣誉即是忠诚!”这群北欧海盗的后代们决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以自己的奋战和牺牲,换来更多战友的生路。

“豹”式坦克达到了火力、机动能力和防护的完美平衡,是二战最优秀的坦克。“猎豹”歼击车底盘承袭自“豹”式坦克,主武器则是一门跟“虎王”和“斐迪南”一样的71倍径88炮,可以在两千米内击穿任何战车的钢甲,也堪称二战最优秀的坦克歼击车。这两种性能优异战车的强强搭配也是德军车组觉得可以一战的本钱,在他们战死前苏军要付出的代价会惨烈的多!

“豹子”的车长汉尔松出身于海军,本来是“格耐森瑙”号战列舰的主炮观瞄手,德军巡洋作战失败后大量的海军冗余人员就被补充到陆军,尤其像汉尔松这样经验丰富的炮手十分受装甲部队欢迎。他的车组其他成员则都是招募的志愿者,有比利时人、挪威人和瑞典人,还有两位则是从第一“警卫旗队”师和国防军借调来的,可以说十分复杂。相对来说“猎豹”车组成员的身份简单一点,几位都是来自北欧的志愿者,在参战之前已经在同一辆战车上磨合了将近三四个月(战绩25辆),算是非常熟悉了。但是现在不管大家是不是来自五湖四海,目标已经确定只有一个,拼尽全力阻击敌人,不死不休。

前哨战,豹子的机电员战死,来自瓦罗尼亚团的德兰克·冯·诺德少校主动留下来顶替了他的空缺,并负责协调指挥两辆车的作战。在苏军逼近的时候,少校用低沉的声音如实通告了这场战斗面临的结局——战死或者被捉住后处决,他表示谁如果现在想走,绝对不会阻拦。但是大家用一个齐声的怒吼打断了他的谈话“”

少校顿时热泪盈眶,没说的,准备战斗,就算是必死无疑,那也要拉足垫背的再去咽气!

凌晨四点,雾朦胧中,苏军的坦克开始逼近。1800米的距离上“猎豹”的主炮率先开始咆哮,借着射程的优势从容而准确地给一辆又一辆的T-34“点名”。苏军的坦克手有点慌神,听这开炮的声音老手们很容易判断出对手是一辆有88炮的重骑,不是“虎王”就是“猎豹”,甚至还有可能是更少见的“费迪南”,无一不是披重甲持利刃的棘手家伙,很难对付啊!

T-34的有效射程只有600米,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1200米路程内苏军坦克手将只挨打不还手,88炮短促的射击声犹如一柄重锤,有节奏的敲打着苏联人脆弱的心脏和紧绷的神经。

开到1200米的时候,“豹”式的75mm主炮也加入点名合奏,苏军坦克手顿时面如死灰。倒霉了,怎么还有一辆豹子在?虽然主炮口径略小,可是70倍径的炮身长度赋予了它不逊于“虎”式重型坦克的穿甲能力,在1000米以外的距离上开T-34的铁皮依旧绰绰有余!天哪,德国人在这岸边囤积了多少独门兵器?

随着双方距离的越来越近,德军的火炮也越发凶狠,甚至出现了一发炮弹将两辆苏军坦克对穿的惨剧(也可见苏军坦克阵型多密集),1200米的冲锋路上,苏军坦克尸横枕藉,足足被报销了30辆之多!

可是还有更多的苏联坦克冲过了死亡区域,把交火距离拉进到了与己方持平的600米范围之内,现在情况是——26辆T-34在围攻一辆“豹子”!换一般的士兵可能见这阵势就会晕过去了,可是“维京”师的老兵俱是在库尔斯克和哈尔科夫见过世面的亡命徒,根本不屑苏联人这套人海战术。其实本来冲上来围殴“豹子”的是30辆,可是就这行动的过程中已然有四辆“罐头车”(对脆弱的T-34的戏谑称呼)被豹子打中了。德军装甲兵非常聪明,他永远不会窝在一个地方等着你来包围,而是会灵巧的机动到任何有掩护的地方对着开阔地的对手突施冷箭,一般无遮无掩的苏联坦克挨上一炮后会立刻变成一个大礼花,然后德国人会趁乱躲到另一个隐蔽的地方,再瞄再打!

“猎豹”的车形比起“豹”式更加低矮,这种小偷式打法玩起来炉火纯青,5个北欧的哥们不多说话,总是在默默地重复着“装弹—击发—倒车”的老练动作,然后潜望镜里看到苏联坦克一辆接一辆的起火。

“豹子”的车厢里明显热闹许多,那个比利时人骂着谁也听不懂的弗莱芒粗话,扶着MG34机枪把冲上来的苏军步兵一片片扫到。车长双手紧紧抓住潜望镜的把手,大脑计算机一般飞速运转,果断把一条条射击指令传给瑞典炮长,什么忙也帮不上的步兵少校冯·诺德只好绞尽脑汁鼓舞士气,编出一条又一条带着色情的段子活跃着车里的气氛。整个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