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69年春,为了贯彻落实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的“五七指示”,我们部队在云南、贵州、广西的交界处,一个叫黄泥河的地方办起了一个“黄泥河五七农场”。由部队副师长李飞任农场场长,师管理科长霍绍兰、405团于主任、406团的徐副参谋长任副场长…9月底,首长们考虑,快到国庆节了,为了让大家过好节,决定让我带车去广西隆林县城釆购一批水果。隆林县城距我们农场100多公里,路虽然不算远但都是山路不好走,所以我们早上6点多就出发了,争取晚上赶回来。釆购水果倒挺顺利,香蕉、芭蕉、广柑、橘子、菠萝…买了一车。但在最后买橘子的时候我与当地武装部的一个干部发生了争执,他要买橘子我说对不起,这块的橘子我全部都买下了,要买您到别处买去吧。我也是碰上地头蛇了,他说:今天我那也不去!就得要在这里买!…他这么一说把我也惹火了。心想你这不是斗气吗!也就没好气的说:对不起!这批货我都付完钱就等装车了,如果你想吃拿几个没关系,不要钱…。

这名干部一听也来气了,看了看我们的车牌照扔下一句话说:你等着!就走了。当时我也没当回事,装完车就准备往回返了。此时只见他带着五、六个荷枪实弹的民兵把我们围上了。他上来就说:接上级通报最近有一批“苏修”、台湾特务潜伏到两广境内,上级指示我们对过往车辆一定要严加盘查!你们这辆车的车牌照我们没见过,请跟我们走一趟…。

我一听坏菜了,这小子是跟我们“较”上劲了。当时我的火就往上冲,我说:你是干啥的?!他说:我是武装部的!我说:怎么的?武装部还管着我们买橘子咋的?…并大声对司机说:上车!走!甭管他!我上了汽车,司机刚打着火,只见那小子把手一挥,几个荷枪实弹的民兵,唰!一个上了汽车鼻子(解放车)两个站在了车门的两侧,都用枪指着我们。这个架势马上引来不少群众的围观和议论,隐隐约约的听他们嘀嘀咕咕好象是说抓住两“苏修”特务什么的…

我怕事态扩大,没办法只好跟着他们上了武装部。到了武装部这小子找部长请功汇报去了,一会部长来了,我把情况简单的向这位部长介绍了一下,部长说:那请你把证件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吧?我一听,麻烦了!因为我身上啥证件也没有。

那个时候不象现在军官有军官证、士兵有士兵证、人人都有身份证。那时候我们出差或休探亲假时,只是由所在部队开一个军人通行证,还是有时间限制的,回来还得交回。因为这次出来原打算当天返回去所以也就没开军人通行证。我说明情况后部长又说:那司机把你的驾驶证拿给我们看看?这下又坏了,那天司机也正好没带驾驶证。

那打电话核实一下吧,因为五七农场是临建单位,离师部几十公里又都是大山所以没安装电话。这下可好,弄得我们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是谁了。这时己经是晚上了,部长说: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们即然证明不了自己的身份,那今天只好委屈你们在这里住一宿了,待我们向军区请示后再说吧。晚上武装部通过军线从广西省军区,打到贵州省军区,最后才转到我们部队值班室打听我的情况。

正好那天值班室的值班员是杜杰,他和我比较熟悉,这要是换个不熟悉我的人值班那可就真麻烦了。核实完了后第二天早上,那小子告诉我们没事可以走了。我们在武装部吃过早饭出发中午回到农场,虚惊一场。

过了几天我去师里办事正好碰上杜杰,他说:孙助理你前几天上广西啦?我说是啊,你咋知道的?他说:那天正好我值班半夜来个电话,我拿起电话询问对方是那里?对方说:他是广西兴隆县人武部的,想核实一个人,问有没有。我说:是谁呀?叫什么名字?对方说:他说他叫孙志远,是你部队后勤部军需科的助理员。我说:人是有这么个人单位也对,但你说的这个人是不是他本人我们就不清楚了。他这个人的体貌特征是什么?对方回答说:中等身材、身高1米73左右、北方口音、长的挺精神、不胖也不瘦、着装整洁、小分头…我一听那就是你没错!就说:从你们介绍的情况看没错是他,不过他怎么的了?出什么事了?对方忙说:没事!没事!一场误会…杜杰说:那天幸亏是我值班如果换成一个跟你不熟悉的你可就倒霉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