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中国保护境外公民还是个新手!

重要的河流,是亚洲大陆象征的一部分。对泰国和老挝来说,它是“母亲河”,越南也有2/3的稻米出自那里。

因为中国经济的发展,这条“魔力之河”还迎来了第二春。但是这里也蕴藏着各种争端。德国柏林科学和政治基金会曾发表报告断言,如果冲突不断,这里将成为“死亡之河”。

随着湄公河血案的发生,金三角毒枭诺康的名字再度浮出水面。据“亚洲时报在线”报道,他现年40岁,直到2009年仍然有着一个被缅甸政府承认的“合法身份”,即大其力北部小镇红列镇民兵团领导人。《曼谷邮报》称,诺康贩毒集团最大的敌人是中国。

一些泰老缅三地边民认为,大量运送到金三角地区的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冲击了本地货,因此甚至有人支持诺康向中国货船“征税”的行动。有掸邦商人透露,村里的头人和泰缅老等国湄公河沿岸的地方官似乎都支持大毒枭诺康。

中国船员遇害事件发生后,有人提出,是否可以比照各国在亚丁湾打海盗的方式,在湄公河开展相关国家联合护航。对此,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怖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表示,这一设想在相当长时间内难以实现。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湄公河或金三角地区护航与亚丁湾护航有着本质区别。因为关乎主权,湄公河各国必然反对别国武装力量进入。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南亚研究室主任赵干城说,据他了解,中国和东盟国家存在一种联合巡逻行动,但也是同样的原因,中国军方和警方联合巡航到其他国家都不能配枪。万一遇武装人员袭击,连有效的自卫都做不到。

这一地区除了地理情况复杂,在一些国际问题专家看来,各国间还心存芥蒂。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这种微妙关系说,上世纪80年代,曼谷一度是地区“中心”,但现在中国加大了在此的贸易和投资。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的迈克尔·蒙特萨诺教授评论说,“显然柬埔寨以及老挝(在一定程度上)有了其他选择。柬埔寨如今也更加精明,他们可以挑三拣四”。

该报道称,随着对泰国增长引擎的依赖减少,柬领导人敢于在边界争端中与泰国硬碰硬。但北京的影响力也并非不受牵制。在缅甸,上了岁数的知识分子和军方精英不信任中国,缅甸的民族主义将成为中国影响力扩散的障碍。

此前,泰老越柬4国不时有媒体批评中国,在湄公河上游修建水坝导致下游旱情加重。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分析家布拉马·切兰尼曾在其着作《水:亚洲新战场》中说,“不论中国是否打算把水当做政治武器,它正具备切断水源的能力。中国可以把这当做筹码,迫使沿河邻国就范”。美联社称,问题是,中国一些邻国也在修建有争议的水坝,如果他们过于批评中国,就显得自己虚伪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