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炮 正文 第六章:(二)大哥救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4.html


王三炮想一想:“我们不能那么干,都是父母养的中国人。这么办吧,给他两块大洋,让他马上离开这里,生死由命算了。兵荒马乱的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班长答应一声刚想往外走,王三炮马上又说:“走吧,你们把那个要反对拉出来,我在门口看着,不要让日本人 剁了人家孩子。”

锁子被推醒,随后被拽了出来:“你走吧······”

“各位长官各位长官,你们行行好,行行好,给我向你们王队长说一声吧。”锁子说着“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长官长官,你们救救我,救救我,我是你们王队长的亲兄弟,我真的是你们王队长的亲兄弟······”

这几句话顶事,拽他的那个哨兵吓得马上住了手,急急忙忙去找班长,谁知那班长正在陪着王三炮造门口说话。哨兵走进了有点结结巴巴地说:“报······报告,班·····班长,那那那······那个病人说他是······”哨兵说到这这里不敢往下说了。

“是什么?说出来啊你他娘的!”班长不耐烦地说。

“那个病人说,说他是王队长的亲兄弟。”挨了骂的哨兵嘴皮子马上利索了。

“什么?”王三炮一听马上叫了起来:“我的亲兄弟?”说着就满开大步向院内走去:“领我去看看,我哪里来的亲兄弟?”

支持不住靠在墙角的锁子朦朦胧胧中似乎听到了熟悉的王三炮声音,便像快要被水淹死的人忽然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喊起来:“大哥大哥,快来救命,快来救命,我说锁子······”

“锁子?!”王三炮一听马上惊叫起来:“快快,马上把病人扶起来,送到······我屋里去,快快······我的亲兄弟啊,你怎么跑到这里来啊你?这些日子你都干啥了你······”

锁子找到王三炮,神经受了大刺激,精神头见长。王三炮叮嘱那个班长去附近的村里请郎中,锁子心里明白自己的病情赶忙制止:“大哥大哥,不用不用,你让我歇息一下就会好的。真的不用麻烦,大哥,······”

看到锁子说的态度很坚决,王三就给班长说:“好好好,给弟兄们添麻烦了。给我这边打壶酒来,顺便弄来一只鸡,赶紧的。”

班长答应一声出去了,王三炮坐到锁子炕边低声问:“兄弟,后边你们不是都过去了吗?你这回来找我······”

锁子一翻身就坐了起来:“大哥,你下一步想怎么着?就准备在这里干下去?当汉奸?”

王三炮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是被黄魁元拉下水了。大哥我何尝不知当汉奸早晚是死路一条?本来是给八路说好了的······锁子兄弟,大哥我要主政大黄庄据点,眼下可是很享福啊,锁子,这日子是真够舒坦的······”

“大哥你不能这么想!”锁子说:“八路军里边常说,老百姓心里有笔帐,这笔账早晚是要清一清的。这据点里的日子是舒坦,可这吃的喝的都是从老百姓那边搜刮过来的,何况是跟着日本鬼子屁股后头当汉奸。大哥,你可要看长一点,兄弟我是为你好。”

王三炮站起来,在屋里转起了圈,忽然又跑出门去看一看,回过头慢慢地说:“锁子,你懂得很多,也很会说话,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看咱们这么地,眼下你就跟着我在这里干,反正黄魁元也认识你,咱在他眼里没留下什么不是。咱哥俩从长计议,有朝一日有机会,咱俩把大黄庄像一盘子下酒菜一样整盘子给八路端过去。你看怎么样?”

“报告!”门外班长的声音。

“进来!”王三炮答应一声:“坐下喝点吧?李班长!”

“不不不······”李班长把酒肉放倒桌子上,然后满面堆笑地对炕上的锁子来一大鞠躬:“方才弟兄们多有冒犯,还望大哥多多原谅。”说着从裤兜里摸出一块大洋:“大哥,这个还给你,大哥不要见怪,弟兄们不懂事。”

“李班长李班长,不用客气,弟兄们也不知道我不是。”锁子伸手把那块银元扔给李班长:“小意思,算上我的一个见面礼,让弟兄们喝酒吧。”

“这这这······这怎么能行?使不得!”李班长慌忙推辞。他自己心里本身有鬼,折磨锁子在工地上搬了半天石头累病了:“不能不能,······”

“拿着吧李班长。”王三炮点点头说:“这事我弟兄们的一点情谊。”

“拿着吧,李班长。”锁子也重复一句:“弟兄们挺也不容易的。何况,今后我也要吃粮当兵,还要弟兄们捧场。”

锁子经过酒肉补养,加上一夜的歇息,第二天这才恢复了元气。王三炮领他去见黄魁元,黄魁元一愣:“是是是,是咱的兄弟,错不了。”说到这里,黄魁元打量了一下锁子问:“兄弟,那天打仗,我们是败了,你们后来都到哪里了?”

“被八路抓走了。”锁子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受不了八路那份罪,心里还想着我家大哥,这才抽空跑出来,一路要饭找到这里······”

“黄大哥,咱们这位兄弟找到这里,手下人不知道,还在咱们的工地上扛了半天石头呢!”王三炮生怕黄魁元起疑心,赶忙把锁子累病的事说给黄魁元听:“黄哥,咱们这个兄弟这回可是真心实意的过来头咱哥俩的,咱们可不能亏待了兄弟。明给你说,当山贼这些年,就剩下这个一个兄弟了。别的都是他娘的白眼狼,不用说,肯定都跑到八路那边去了。”

黄魁元毕竟是黄魁元,毕竟从八路那边跑到这边的人很少,因为八路那边的思想工作做的很到位,动不动就是他娘的汉奸长汉奸短的,把皇协军骂的抬不起头。可话又说回来,王三炮明明说的都是实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