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丽影 第一卷:关山万里护宝行 第二十六章:低沉的阴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


佐佐木惠子和柳砚没有正面交过手,但柳砚的厉害佐佐木惠子则在延庆的清宫宝藏争夺战中领教过了。当时她和左田是损兵折将也没能拿到一点宝物,而柳砚则兵不血刃的将四件国宝级的文物拿到了手。不过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她拿到的只是马继武找人做的复制品,真品则从那时起不知了去向。

所以佐佐木惠子情绪也从憎恨发展到后来对这个柳参谋的暗自嘲笑,认为这个当时还带着大学考古专家做现场鉴定的人也竟然会被欺骗了。

她那里知道,当时柳砚请的贺云麟因为在地宫昏暗的地道里通过火把的照亮,那里能细细的品读文物那,只能根据经验做出判断,所以失误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当然,现在事情都过去了,对此佐佐木惠子也不能在这种见面的情况下再对柳砚说什么,相反此刻在她的心里,对柳砚的美貌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嫉妒。

两人都不谈当初延庆大报恩寺的夺宝之战,只是对侦测神秘电台讯号的方位进行的研讨,再由柳砚将消息反馈给北平总部坐镇的何永祥处长。

巧得是这段时间,北平师范的成雁南一直没接到上级的发报指令,也就使得柳砚她们对地下电台的侦测延滞了时间。有时只得将电台侦测车停在北平军政委员会的大院里待命,等待着那个来自海淀方向的讯号再次出现。


转眼就过了一九三五年的春节,进入了一个新的春天,但是对于北平地下党秘密电台的侦查始终进展不大。这一是因为那部电台的功率不大,捕捉信号不容易,而是成雁南的发报速度极快并且其手法让狡猾的日本电台技术员都难以琢磨出来,二是北平的地下党情报量的减少,和中央红军联系不多,因此发报的次数也相应少多了,这也是让佐佐木惠子难以施展手脚的原因。

但是日本人此时自己的事情也多了起来,在东北遭到了我抗日联军的多次打击,于是整个关东军将重点放在了东北清剿上去了,连小笠原都被调回了沈阳,所以廊坊和北京这边的事情临时交给了左田和佐佐木惠子来做。不久日军将佐佐木惠子和另一名技术员调回了廊坊,而将这部原先被北平军政委员会暗中借调的电台讯号侦测车卖给了北平方面。

这时候,北平的情报处也有了自己的侦测技术人员,就以重金买下了这部侦测车,交给周炳义和何永祥继续使用追踪。而柳砚则始终身兼两职,一是继续在故宫和北平银行督办文物和现金启运南方的事宜,一是继续帮助处里侦破北平地下党秘密电台。

而北平的地下党的电台也在这个时期活动频繁了起来。

去年的十月,江西的中央红军的第一第二方面军在第五次围剿中失败之后,开始了艰难的万里长征,目前经过数不清的浴血奋战,已经到达了贵州、四川一带,和那里红四方面军进行了会合。但是我中央红军损失巨大,人员伤亡早已过半,在国民党和地方军阀的继续围追堵截下,虽说也打了几个胜仗,但元气大伤,不得不经常的进行战略转移。

而国民党当局对于各地我地下党的清剿也在步步加深,很多地方的地下党同志都遭到了逮捕和杀害,白色恐怖一时笼罩在了中国的上空。北平地下党的不少同志也在这样的时候,遭到了国民党和冯明德军阀的逮捕,一时许多地上的活动都在陕北总部的要求下停滞了下来,以等待新的机会的出现。

但是这一阶段,北平地下电台的活动反倒相对频繁了起来。许多政策行动,和华北各个势力的活动调动都要及时的反馈到陕北红军那里去,并接受总部的新指示。

这样,北平军政委员会情报处的何永祥就跟着再次的忙碌了起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全国各地也同时掀起了反对内战,打倒帝国主义列强,抵制日货,驱逐日寇,收复失地的呼声日益高涨,群众上街示威游行的活动此起披伏。而北平是我华北的文化政治中心,大专院校众多,知识分子也云集,这样的活动也就比别的城市和省份来的更多。这一来不仅搅得北平的李汉谋、冯明德寝食不安,连日本人也紧张不已。日本领事鹭岛正雄隔三差五的就要去督军府和军政委员会递交抗议照会,要求中国当局镇压游行,保护日侨和日本商团的安全。

李汉谋对这样的群众聚会是软的硬的两手都来,连金洪强都被从北平中央银行分行抽调了回来,组织宪兵和警察对学生和群众的游行活动进行镇压。不过,现在的李汉谋兵力不够,因为张轸的新六军调往了豫西,他身边只有一个宪兵营的兵力供他调遣,情报处的何永祥也只有一个行动大队一百来人。好在北平警察厅岳家鹤手上还有差不多二千多号警察,这样应付群众游行也只是勉勉强强的,还时常的让督军府的杜原山的人过来增援。

冯大帅见李汉谋手上的兵力有些捉襟见肘了,心里很高兴,他就是要看这个喜欢压着自己的李汉谋的笑话,最好是他退到二线,自己出马露上一手,也好让南京的蒋委员长知道自己不是吃干饭的。

此事的冯大帅告诉杜原山对参与李汉谋镇压学生示威和群众游行一定要掌握住“出工不出力”这个原则。

“那些开枪抓人的事情你少给老子做,做了功劳都是他李汉谋的,老百姓怨恨都是我冯明德的了,老子不干这样的傻事。”

冯明德向杜原山下达着指示,而杜原山对冯大帅的话自然是心领神会,让士兵阻拦游行的时候枪朝天上放。此举可谓是冯明德这个土匪出身的大帅粗中有细的一个成功,当群众发现这一细节时顿时在后面打出了“声讨国民党镇压学生镇压群众的万恶罪行,拥护冯大帅正义之举,要求冯大帅主政北平的防务!”的旗号,一时将李汉谋推入了更为被动的局面里去了。

不得已,南京国民政府委托驻北平的谢长林作为特使找冯明德摊牌,要求他出面主政北平,接过李汉谋手上的行政权,并授予他国军陆军上将军衔,给予他军饷补贴,条件是将北平的示威活动彻底镇压下去,维护北平的政治现状和对日军的警戒,而李汉谋则被调回南京述职。


这一下,冷清了多时的冯大帅一下又神气了起来。现在连李汉谋留下的那个宪兵营和各机关包括何永祥、柳砚的情报处都归了他领导,这些他开始变脸了。感到自己受了南京政府的知遇之恩,马上翻脸比李汉谋更加变本加厉的镇压起了群众示威运动,并让杜原山的宪兵团配合情报处和军统密查组对北平的地下党组织进行疯狂的搜捕,意在给蒋介石和军政部面前露上一手。

冯大帅知道柳砚这丫头不好惹,就将她直接借调给了南京特使办的谢长林,让她全权负责文物运输的安全事务,在故宫和银行之间穿行。而谢长林则秘密交代了柳砚另一件事情,那就是将保存在燕大博物馆里著名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单独押出,交专人护送到南京武汉去。因为“北京人头盖骨”属于学校珍贵文物,政府不能直接要过来,只能由现在将北平军政委员会和督军府合并后改称的北平守备司令部出面,和燕京大学校方商议,将其转移到安全的地带去。

但是燕大也做不了主,这具“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主人原是燕大考古系的教授季培健保存的,再由他安放在燕大的博物馆里以备考古研究之需。现在季培健教授刚刚逝世,那么说起来“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主人现在应该是季培健教授的女儿季兰,要转移走这个珍贵的文物,必须得季兰同意才行。

季培健教授正是贺云麟从英国留学回来进入燕大的推荐人和老师,对于这具无比珍贵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贺云麟也是极为关心,不过贺云麟认为有国军在北平一带布防,日本人不会打到关里来的,而文物一旦转移就可能遭遇被盗被抢,不慎损坏等无法挽回的损失。因此,贺云麟建议自己老师的女儿季兰不要答应马上转移“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而是再看一看形势的发展再说。

不过,贺云麟还是感到保护这样的极珍贵的文物还是谨慎为好,他建议学校将“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复制展出,而真品设法妥善收藏,不要再拿出来了,以防不测。燕大的领导和化石的现在主人季兰都同意了贺云麟的意见,于是,等到谢长林的代表周炳义、还有柳砚等人上门来做工作的时候,他们看到的已经是复制品了,为了造出对外的舆论,大学和季兰并没将事情相告,而是将复制品冒充真品交给了国民政府的代表周炳义和柳砚,很快,这具“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就用飞机运送到了南京,被保管了起来。

这次的狸猫换太子的事件被后来证明是不明智的,毕竟作为一个国民政府的力量,它的保管力度和条件都要比一个学校的能力强得多,并且被盗抢的可能性很小。而现在真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实际上处在一个既不安全的状态下,还最终为此引来了血雨腥风。


顺利做完了“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安全转移工作后,柳砚中尉又回到了故宫监督文物分步骤装箱,并打出清单的工作区了。因为她离开的时候交代的很清楚,所以留下监督的金大牙不折不扣的执行了,所有的工作都没出现差错。

不过金洪强告诉柳砚,北平守备司令部的何永祥处长让他先回去宪兵司令部几天,帮着审讯那些在游行示威中被捕的学生和群众。因为,金大牙在北伐时期曾任过军法科长,在审讯人上很有一套,为了挖出游行活动的背后组织者去向南京政府请功,周炳义和何永祥就调了金洪强回去帮忙了。现在谢长林的协调下,周炳义已经将北平广播电台的领导权全部交给了已经开播新闻和娱乐节目三个多月了的电台副台长孙家耀了,作为一种国府和冯大帅之间的平衡,他取代了原北平宪兵司令杜原山的职位,而杜原山则不情不愿的被大帅下了宪兵司令一职,调往霍卓英第六军的任情报处长。

此时殊不知的是这个新任北平广播电台台长的孙家耀早在日本留学的时候就被日本特务机关收买了,其身份早就是日本特务了,还入了日本国籍。只不过特务机关指令这个被授予中佐军衔的家伙在国内潜伏着,一旦时机成熟便会将他激活发挥极大的作用。而孙家耀的直接指挥人则不是华北住屯军的小笠原,更不是左田胜思,而是一个神秘的人物,此人于几天前才从东京飞到了哈尔滨的关东军司令部去。


知道金大牙要去审讯那些爱国学生和群众的消息后,柳砚特地请他到自己的临时办公室喝茶,其间交待他道:“大牙兄,这些学生和群众都是因不满政府的不抵抗政策和对列强的软弱而上街游行的,他们的出发点都是好的,你万不可对他们大肆用刑,要给自己积点德啊。”

金大牙有些为难的说:“柳小姐,我也不想对他们这些人过分,但要审出口供来有些手段是必须的,也是灵光的,其中之一就是用大刑,还有威逼利诱,这些手段都要结合起来使用,才能撬开他们的嘴,找出北平共产党的地下组织来。现在冯明德急于立功,他一个非嫡系的家伙竟然能取代了李汉谋嫡系的地位,就是南京国府方面对李汉谋捉拿北平的共党行动不利的一个惩戒,冯大帅他明白这点,他要是再不出成绩,下场要比李将军更差,所以一方面他派杜原山到处搜寻地下党踪迹,一方面希望能撬开这些被捕的学生、老师和其他市民的嘴,从中找到幕后的共产党分子来那。我要是不和何处长配合他的话,将来这老小子肯定要把不利的责任都推到我们身上来的。再说了,特使办的谢主任也要求我们务必搞出口供来,彻底清剿了北平的地下组织,你说我怎么办?我只能遵命执行啊,不过有你柳小姐的交代,我会尽量对他们客气点的,你放心好了。”

柳砚知道也只能这样了,便说:“你至少对那些女学生不要动刑,女孩子哪儿能经得住那些从德国引进来的刑具折磨啊,你得怜香惜玉点儿,不然将来生孩子都没屁眼儿的。”

“看看,看看,柳大小姐,你一个留过洋,读过军校的国军军花怎么会连粗话都出来了那。”

金大牙哭笑不得的说:“我连对象还那,你就这么咒我啊,将来我要是找不到老婆的话你可得负责啊。对付女人的办法那就就更多了,未必上刑我也能让她们开口的。”

柳砚搞的就是特勤工作,对这些审讯程序自然是很熟悉的,她懂得金大牙说的对女人不用上刑也能掏出口供来指的是什么,也许这也是无奈之举吧,但对女人来说实在是可怕的事情,可她是无法也无能力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想到这里她也只能是轻轻的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了。

事实证明,金洪强的确是审讯方面的高手,离开柳砚这里回到情报处后的一周内,他还真的撬开了被捕的一百多人中三个人的嘴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