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上的战士 正文 第二十四章费杨塔珲可爱的一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0.html


第二十四章费杨塔珲可爱的一面

梁卓义转身道“那就将那些胡人全部杀光,我梁卓义现在兵强马壮。对付一个分裂的丹真人简直易如反掌,现在我等着的就是朝廷的诏书。我已经在武威周围布下重兵,我手下的八千铁骑已经整装待发。只要朝廷的诏书一到,武威丹真将成为一个历史。丹真各部中最强大的武威丹真一灭,其余各部皆不足为虑。那时他们只是冢中枯骨而已,灭亡指日可待。”

“那么还有古元人,再往北还有无数的部落,你杀的完吗?纵然你现在春秋鼎盛,那你十年二十年以后呢?你难道要和整个朝廷作对吗?”文孝公主对着梁卓义怒斥道。“所以我需要你支持我,陛下从小和你就最亲,他刚刚稳固了皇位立刻就要接你回京城。只要你向陛下进言,我就有希望!帮我”。梁卓义向文孝公主恳求道。

“现在刚刚休养生息才多少年?你又想挑起战火,你到底想让多少人染血沙场?丹真人在辽东到处都是,他们住在各处山林之中。你要花费多少年,花费多少军饷?你难道会以为打掉一个武威就能震慑所以的丹真人吗?我告诉你,武威城代表不了什么,随时都会有强大的丹真人取代武威。对不去,我帮不了你”。文孝公主轻轻的说道,梁卓义闭上了眼睛。

“是因为你的儿子是个丹真人吗?着不代表什么,你要知道他也有中原的血脉”。梁卓义对着文孝公主说道,文孝公主看着梁卓义道“不光如此,我很累了。不想再成为谁的棋子,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回到中原,回到京城。安安静静的过完我的下半生,看着我的儿子结婚生子。”

梁卓义忧愤的说道“难道你就不为中原的百姓着想吗?丹真人一旦统一,他们就是中原的心腹大患!你认为中原的军队能挡住十几二十万的丹真铁骑吗?我记得在回来的路上你们遇到了三百多马贼,护卫你的军队居然不敢出击,而你的儿子只带领了手下的四个丹真武士就敢冲击三百多马贼,最后居然将他们全部杀死。这个说明什么?如果他们有一千名战士一万名战士呢?现在武威城内,富诸隆阿已经有一万名丹真武士了。现在富诸隆阿需要的就是时间,来整合训练他的军队。一旦他整合完毕,他的一万名丹真武士将肆虐整个辽东,那时候挑起战火的就不是我了!”

文孝公主惊奇的看着梁卓义,梁卓义接着说道“就在不久前,我上书朝廷向富诸隆阿所要质子。可是富诸隆阿居然让费杨塔珲代替了他的儿子,一个和他争夺大位失败的弟弟。这个说明了什么?你应该明白吧!”

梁卓义步步紧逼道“富诸隆阿现在不但整合军队,而且还在大肆的打造军械。不知道富诸隆阿从那里弄来许多的铁料,有了铁他就能打造铠甲马刀箭镞。你想想装备简陋的丹真人就已经很难对付了,一万经过训练,装备精良的丹真铁骑谁能挡住?每拖延一天时间,富诸隆阿的军队就强大一分,到时候富诸隆以一万精锐铁骑为主。在纠结几万仆从军,辽东乱矣!”

文孝公主道“可是我又能帮助你什么呢?难道皇上能听我一个妇人之言吗?”梁卓义道“现在朝廷里根本就没人人向着我说话,那些文官忌惮我比忌惮那些胡人还要慎之。我的折子根本就递不到陛下的眼前,我这里就还有一个监军不停的找我麻烦所以我只求你将我的折子递给陛下就可以。陛下一定会有定夺的!”

“如果陛下不同意呢?”文孝公主问道。梁卓义答道“那就准备花费几倍的粮饷来平定辽东吧,那时候只有听天由命了”。文孝公主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那就试试看吧,我不知道陛下会不会同意,但是我只能帮助你这么多了。”梁卓义大喜“我代替辽东与中原的百姓谢谢公主殿下了”。

“本宫累了,送我回去吧”。文孝公主疲惫的说道,梁卓义一听文孝公主用上了本宫这两个字,语气中对自己更生生疏了许多,心里很是难过。可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只得长叹一声。


回到自己的住所,文孝公主躺在了床榻之上。真的很累,本以为见到自己以前的知心之人会很高兴,可是自己又成了一个棋子。男人啊!文孝公主知道,自己现在只有儿子一个亲人了。只有自己的儿子是最贴心的,他听自己的话。他怕自己不高兴,他为了自己肯放弃他最心爱的女人。哪怕违背了自己的意思是抢了一抢亲,没有自己的同意,亦不敢稍有逾越。被狼群围攻,护卫们全死了,只有自己的儿子死死护住自己,直到身上被狼撕咬的一块好肉也没有,血淋淋让自己现在想起来都害怕,即使如此他也要将那些畜生杀光。怕自己被马贼伤害,奋不顾身的与马贼拼杀。有这样的儿子还有什么渴求的,那些别的公主羡慕去吧。

文孝公主慢慢的睡着了,自己只为儿子活着了。不说自己的父亲、哥哥,哪怕是以前青梅竹马的情人也把自己当成了棋子,不管他们了,自己现在已经很累了。

费杨塔珲可不敢喝醉,喝醉了母亲是要骂的。看着自己的这几个兄弟,他们已经是一个个的醉猫了。不得不说,中原的佳酿是他妈的好喝。如果是自己一个人的话,绝对喝的比谁都多,可是老娘就在这里,一旦发现,苦不堪言啊。

将乌云他们安顿好,费杨塔珲来到了母亲的房前。这回可比以前阔绰多了,雕梁画壁,飞檐走兽。母亲的房门前还侍立着四个中原的侍女,长得都很漂亮。费杨塔珲一走近,侍女急急忙忙的给费杨塔珲请安“参见费公子”。

费杨塔珲很纳闷,自己啥时候该姓了?费杨塔珲一拍脑门子,她们知道我叫费杨塔珲了就以为我的姓氏是费了。于是用生硬的中原话道“我不姓费,我的姓氏是苏赫巴鲁。名字是费杨塔珲,你们称呼姓氏因该叫我苏赫巴鲁公子。”

费杨塔珲卖弄他的中原话,由于费杨塔珲的中原话不是很标准。那几个丫鬟也没有听清“是树哈路?”另一个丫鬟纠正道“因该是素吧喽”。“不对,不对!因该是苏哈鲁”。费杨塔珲一阵头大“算了算了,费就费吧!”

文孝公主本来就没有熟睡,就是闭目养神而已。听见门外的声音,原来是丫鬟们在议论费杨塔珲的姓氏,停止丫鬟们的解释。文孝公主的嘴角不由的轻轻的一笑。自己儿子的性格已经被自己调教的差不多了,已经有了容人之量了。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拔刀相向,听着儿子和丫鬟们调笑。文孝公主的心情好了不少,儿子已经二十岁了。还没有成亲了,那个丹真女子文孝公主根本就没有将她计算在内。

给儿子取一个温柔的中原女子,只有女人能收住男人的心。等到有了自己的孩子,男人也就顾家了。不求将来儿子拜将封侯的,只要安安稳稳的就好。自己能天天的看着他,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幸福的呢?

对了,还有儿子的姓氏。苏赫巴鲁这个姓氏太难听了,得让儿子改成中原的姓氏。那就和自己一个姓氏吧,儿子和娘姓,没有什么值得惊奇的,至于名字嘛。回去就叫皇帝御赐吧,那也是一种荣耀啊。

“哦,苏赫巴鲁是什么意思呢?”一个眼睛大大的丫鬟问道。费杨塔珲道“苏赫巴鲁用中原话的意思就是猛虎,和我的名字合起来就是最强壮的猛虎。”接着这个丫鬟用手在费杨塔珲身上戳了戳,又大胆的站在了费杨塔珲的身前。看着费杨塔珲比自己高了一个脑袋还要多,泄气道“你是够强壮的了,身子骨那么硬,个头有这么高。”

费杨塔珲道“男人强壮是因该的啊,要不怎么保护自己的妻子呢?”刚才那个眼睛大大的丫鬟和费杨塔珲比身高,还在费杨塔珲的身上用手指戳了戳。让其余几个丫鬟吓的够呛,传说中丹真人都是野蛮嗜杀的。万一这个丹真人发起飙来将她杀了,可怎么办啊。

可是费杨塔珲的回答却让她们长出了一口气,原来丹真人也没有那么可怕啊。费杨塔珲看出了这几个丫鬟的心事,于是道“丹真人只对敌人才会厮杀,对于朋友是不会的。比如刚才你用手指戳我,如果你是一个丹真族的男人的话,我就会拔出马刀了”。眼睛大大的丫鬟捂住小嘴道“为什么?”费杨塔珲道“因为你那个行为在丹真族里就是要和我决斗的意思了,你戳了我三下,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决斗”。

“那···那你···你为什么不拔出你的马刀呢?”眼睛大大的丫鬟结结巴巴的说道。费杨塔珲道“第一你是中原人,我母亲从小就交给了很多中远的规矩和礼节,虽然我从来就没有认真学习过,可是我还是知道的。第二,我没有从你的身上发觉到敌意。对于朋友的失礼我是不会生气的,所以我的马刀是不会拔出来的”。

“我们也能是朋友吗?你可是公主殿下的儿子啊,您可是皇帝陛下的亲戚,我们怎么会是朋友呢?”这个丫鬟的眼睛很大,很明亮。眼睫毛长长的,眨起眼睛来扑闪扑闪的,和小扇子一样。看着她的眼睛,费杨塔珲道“你喜欢小兔子吗?”看着这个小丫鬟不解的眼神,费杨塔珲接着道“那么小猫、小狗、或者别的什么的?”

小丫鬟道“我没有见过小兔子,但是我很喜欢小猫。毛茸茸的,很可爱的”。费杨塔珲道“你会因为小猫不是一个人儿讨厌或者歧视它吗?”小丫鬟忽然小嘴一瘪“原来你将我看成是小猫小狗啊”。费杨塔珲看着小丫鬟就要哭泣的眼神道“不是不是!不要生气,我只是比喻,中原话,对!就是比喻”。

焦急的费杨塔珲一会丹真话,一会儿中原话。小丫鬟看见费杨塔珲这个样子扑哧一笑“好了,我一个丫鬟怎么敢生你的气呢?”费杨塔珲一听小丫鬟这么说分明就是还在生气,“那个你没有见过小兔子是吧?”小丫鬟道“我十岁就进了这个府里,那里敢随便出门。怎么会见过兔子呢?”费杨塔珲道“那好,我就送给你一只雪白雪白的兔子!”小丫鬟道“真的?”费杨塔珲道“当然是真的!”“那么拉钩!”小丫鬟生怕费杨塔珲反悔,“好!拉钩!”费杨塔珲道。

文孝公主一阵郁闷,儿子因该是来看望自己的。可以现在居然和门口的丫鬟聊的很开心,自己刚才还在想给儿子找一个中原的妻子,嗯!先有个贴身丫鬟也不错,不过现在文孝公主的心里很不高兴,这种有了媳妇忘了娘的行为绝对不能助长他的气焰。文孝公主很生气的道“三郎啊,进来吧,你们把我都吵醒啦!”

费杨塔珲一拍脑门子,诶呀!把正事儿给忘记啦!几个小丫鬟急忙站好,大眼睛的小丫鬟冲着费杨塔珲可怜的眨巴着大眼睛。费杨塔珲对她投了一个放心的眼神,意思很明显,有我在没事儿!“娘,孩儿进来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