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0.html

第二十三章杀胡将军梁卓义

“你不要忘记了,我的儿子也是丹真人”。文孝公主有些恼怒了,梁卓义道“所以我才更加的恨丹真人!”梁卓义盯着文孝公主的眼睛接着说道“本来我就是一个只会读圣贤书的读书人,我根本就不想当什么辽东都督。可是直到有一天,你被当成了棋子,和亲?哈哈哈,多么熟悉的字眼。我中原往草原上嫁了多少公主,和了多少次亲!可是最后呢?他们还是和狼一样,见到我们软弱的时候扑上来就是一口!咬的我们血淋淋的!”

“ 那些胡人占领我们的城池,掳掠我们的百姓,尤其是抢夺了中原女子五万入后宫肆意变态凌杀污辱之行,其间由于负妇义夫的反抗,死者不计其数;从长安--到洛阳--再到邺城,沿途树上挂满上吊自杀的人,城墙上挂满汉人人头,尸骨则被做成“尸观”,恐吓世人,数万反抗将士的尸体被弃之荒野喂兽;血腥屠杀和残酷压迫,北方中原之人锐减至六七百万,造成赤地千里的景象;人口的大量减少,土地的大量荒芜,傍之虎狼等野兽成群出现繁殖。胡人将临漳以南的中原地区,数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划为其狩猎围场规定中原人不得向野兽投一块石子者,否则即是“犯兽”,将处以死罪,被杀或被野兽吃掉的人不计其数,我中原人的地位竟连野兽都不如。住在“富丽唐皇”宫殿里的胡人们,竟然日日笙歌:“我家父子如是,自非天崩地陷,当复何愁? 当时“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中原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

梁卓义从藤椅上站了起来来回走着“可是我们将他们打出去以后呢?不但要好好的将俘虏他们的战士送回去,还要送去不少的礼品。甚至还要嫁过去一个公主,让他们好好的休息,休息好了再来咬我们!这就是那帮子读书读傻了的老家伙所说的以德服人!好一个以德服人,他们没有看见被那些狼崽子肆虐过的地方吧。孩子、妇女、老人,他们一个个倒在血泊里。”

“知道吗?有一次他们从中原劫走了八千名女子,我率部急追。不知一路上和他们打了多少次血战,终于把他们堵住了。那一仗打的,我手下两万多将士打的只剩下不到三千人。没有重伤的,重伤的怕连累还活着的就自杀了。我亲眼看见一个兄弟生生扯断了自己的场子,等到我们杀进了他们的大营你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梁卓义不停的颤抖着。

文孝公主被梁卓义说的有些吓住了,于是问道“你看见了什么?”梁卓义眼睛通红的说道“遍地的白骨!还有没有吃完的人肉”文孝公主一下开始了干呕,可是怎么也呕不出来。梁卓义没有管文孝公主,接着说道“原来我这一路追击,将他们的粮草消耗的差不多了。等我将他们堵住的时候,他们已经没有粮草了。于是他们将劫走我们中原的八千女子当成了军粮,他们吃人肉啊!”

梁卓义愤怒的嘶吼着,“我看见他们大锅里还有正在煮着的女子,她们是那么的年轻。那一次我下令将所有的俘虏全部杀掉!用残忍的手段将他们杀掉,我砍掉他们的四肢,让他们活活的疼死!那些畜生将人便成了野兽,当时我手下的兵都疯了,他们见到那些活着的畜生就不要命的杀去。刀断了就用牙咬,用指甲抓。”

“记得当时领兵的冉大帅,他看见当时的惨状后,不顾监军阻拦,执意要杀入草原。匈奴、鲜卑、羯、羌、氐五个部落乃是元凶!冉帅领着我们三万精锐的骑兵在草原上厮杀,率军于凌水河畔大败鲜卑燕军二十万。擒斩燕军七万余人,斩首上将以上三十余名,焚烧粮台二十万斛,灭杀鲜卑北燕大小二十八部。冉帅威震草原。后冉帅诛杀鲜卑大单于。挟胜利之势,突袭各路胡军,首战以铁骑三千夜破凶奴营,杀敌将数名,逐百里,斩凶奴首三万;再战以五千铁骑大破胡骑七万;三战以各地组建的义军七万加三万本部破众胡联军三十余万;四战先败后胜以万人斩胡首四万;五战以我军六万几乎全歼羌氐联军十余万;六战于邺城以两千铁骑将远至而来的胡军七万打的溃不成军。几番大战,打出了中原铁骑的威风,各地汉人纷纷起义响应,当时可是说是“无月不战,互为相攻”。一举将草原各部杀了干净!”

梁卓义说道与胡人厮杀的时候,那个是一个畅快淋漓,回肠荡气。文孝公主也被梁卓义说的呆愣在了那里,可是转而梁卓义悲愤的说道“可是那一帮子只会高谈阔论的王八蛋却说冉帅杀戮过重,犹如野兽。居然将冉帅押解进京,可是还没有到了京城就传来了冉帅的死讯。”

梁卓义的拳头攥的紧紧的“他们害死了冉帅。可是他们还灭了冉帅九族!那些人只是强调冉帅的杀胡。而不说明冉帅杀胡的原因,想想冉帅一声令下。中原百姓和入塞胡寇无月不战。日日相攻,那些穿者兽皮,吃着生肉的野蛮部落,哪里懂得礼仪廉耻!冉大元帅招告天下,邀四海豪杰奋起杀胡。屠胡令所到之地。北方的百姓纷纷响应。大小胡寇四散而溃!中原大地终复炎黄本色。”

“而那些王八蛋却将一个天大的英雄说成是一个屠夫!知道么?一个屠夫!我心里的气一憋着,憋着!憋的我生生的疼!等到我回到的京师,却得到了你已经嫁到了丹真,你说我们拼死的厮杀为了什么!死了的那么多的兄弟为了什么!活着没有人知道,死了没人看见。我们没有胜利,每次打完仗,咬咬自己的舌头,知道疼。然后把死了的兄弟埋了,然后再等着听到朝廷将什么什么赏给了那个族,什么方显我中国神威。我呸!”

梁卓义大声辱骂者朝廷,文孝公主只是傻傻的听着。她一个养在深闺里的公主那里会知道这些血淋淋的事儿啊,她看着梁卓义,看着这个头发已经花白的男人。

“本来你是已经许配给我了,可是皇上却出卖了他的妹妹。我们两个一起长大,从小就在一起玩儿。可是我从死人堆里爬回来却得到的是我的妻子嫁给了那些畜生!畜生!”梁卓义将一个茶碗狠狠的丢在了地上,几个仆人慌忙跑了过来。梁卓义大喊一声“滚!给我滚出去!”一个凳子就抄他们扔了过去。

“朝廷里那些人已经被孔孟知道迷糊主了眼睛,他们管我们这些为了中原安危冒死拼杀的人叫做贼配军!我梁卓义现在就是辽东的土皇帝,我就是要给冉帅树碑立传。”梁卓义指着院子中央的那个巨大的雕像说道“那个就是我为冉帅立的雕像”。

文孝公主看着那个横刀立马的巨型石雕,一个怒目圆睁的将军骑着朱龙战马。一柄方天画戟被他高高的举起,雕像上刻着六个大字“武悼天王,冉闵”而后则是密密麻麻的小字,估计是写真冉闵的毕生功绩。

最让文孝公主好奇的是,雕像下面的一排排跪像。这些跪像是用铁铸就的,里面不光有胡人。还有一些身穿官服的中原人,梁卓义知道文孝公主好奇。于是说道“那些就是朝廷里的史官,凡是污蔑了冉帅的人我全部给他们铸就了跪像。我让他们死了也不得安宁,现在我梁卓义就站在这里,谁能奈我如何!”

霸气外露,文孝公主问道“你是想造反吗?”梁卓义道“不!我从来就没有想过造反,如果陛下下一道圣旨要我这颗头颅,那么我绝对会双手奉上。可是要我不杀这些胡人,却万万办不到!”

文孝公主知道,即使朝廷要杀梁卓义,梁卓义答应,他手下的军队也不答应。任谁都知道梁卓义手下有八千最精锐的军队,梁卓义用养十几万军队的军饷来养着八千人。文孝公主现在知道了,着八千人就是当年他与冉帅在草原上血腥厮杀而生存下来的。除了年老的不能披甲上阵的,这八千人平均都在三十和四十岁左右。正是经验和火候最旺盛的时候,当然着八千也不全是当年的那些将士。毕竟已经过去的那么多年了,可是这八千人的骨干绝对是那些将士中佼佼者。

再加上梁卓义带着他们几乎也是无日不战,加上他们粮饷充足装备精良,所以着八千人抵得上十万人。梁卓义就凭借着八千人,威震辽东,使得丹真各部不敢妄动,就连鸭绿江那边的高句丽也不得不年年送上大批的粮草金银买个平安。

文孝公主走到梁卓义的身边,看着梁卓义的血气依然未曾平复。文孝公主道“我在丹真待了那么多年,还有了一个孩子。他很孝顺,很听话。我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但是他绝对不是懦弱,他能和狮虎搏斗,并且它们杀死。”

梁卓义看着文孝公主,文孝公主自顾自的说着“他也很野蛮,脾气很暴躁。小时候动不动就和人厮打,直将人打的鲜血淋淋也不会助手。又一次他的哥哥辱骂我,都是小孩子。我没有在意,可是第二天我就看见,我的儿子拿着一把匕首将同父异母的哥哥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往下割。当时血流了一地,他的哥哥已经被吓傻了,连喊叫都不会”。

“没有人敢去阻止他,我看见我的儿子的眼睛像一只野兽。要不是我将他拉住,他会把他的哥哥凌迟了。从那以后我就开始教育他,给他找老师,不让他和别的小孩玩耍。慢慢的他变的沉稳了许多,现在我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往北,他不敢往南。”文孝公主沉浸在对儿子的回忆中“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我把我的儿子从野蛮拉回了文明。而你却用野蛮来对付野蛮,你得到的最终还是野蛮。”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