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 外传 第八章 新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1.html


李思湘没有想到在他们这36名新兵里,第一个就是他的名字。“李思湘,一连一排一班,郭刚一连一排一班,李少华三连一排三班,吴屹敬三连一排三班..........”这一队里,除了李思湘和郭刚在一连一排一班,其他的人都在三连,这让郭刚很郁闷,他和李少华,吴屹敬在这两天里建立了不错的友谊,吴屹敬也就是在火车上告诉郭刚手表价格的那个城市兵。

领队公布完分配名单后,领着新兵们到连队报道,先去的是三连,领队将他们交给三连连长,就带着李思湘和郭刚向后面走去。

路上,郭刚悄悄地问领队,“干部。”

领队未等郭刚说完就打断他的话:“在部队不兴叫干部,要叫班长。”

“好,班长,您抽烟。”李思湘也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时候买了一盒好烟。现在悄悄地将香烟掏了出来,撕开封口,抽出一只递了过去,领队接过香烟看了看牌子说:“不错吗,还是阿诗玛。”郭刚笑了笑说“班长,为什么把我俩和他们分开?”

领队点着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说:“我哪知道,我又不是分兵的。”“哎,你叫啥?”

“郭刚”

“哎对,你叫郭刚,我说啊,你这个新兵,你得把你的烟放好,在新兵连里是不容许吸烟的。知道了吗。”

郭刚愣了一下,赶紧将手里刚点着的烟用俩个手指一捏,就把烟掐灭了,掏出烟仔细地放进烟盒里,装进口袋。领队看到郭刚直接用手掐灭烟头,呆住了,过了一会说:“你手没事吧。”

郭刚笑笑说:“没事,好的那,在地方的时候,我都是这样掐灭烟的。”领队看了看他,一直到一连部也没有说话。李思湘偷偷地笑着,郭刚看着偷乐的李思湘说:“大熊,什么事,看把你高兴的。”

李思湘赶忙摆平脸说:“没啥,”说完就低下了头。郭刚满脸的郁闷样看着他。李思湘也不理他,径直向前走去。领队将他俩交给一连长就走了。

一连长看看他俩,指着李思湘说,“你叫郭刚,”

“报告连长,我叫李思湘。”

连长抠抠头笑着说:“我看你魁梧,还以为你叫郭刚哪。”说完,伸出手和李思湘握了一下说:“目前,我是你们的连长,叫王保国。你们的排长现在还没有到,这样吧我直接带你们去班里。”说完给文书打了声招呼:“如果新兵来了,你叫他们在连部等我一会。”

王连长带着李思湘和郭刚从连部出来,向连部后面的平房走去。

在一栋看上去还比较新的砖房前,王连长说:“第一间就是你们班了。走,进去。”

进到房间里,王连长指着房间里面的四个人说:“他们比你们早到一天,你们自己介绍认识吧,这两天都是新兵,名字我还叫不起。你俩就睡这俩个铺吧。”指了指靠中间的一张高低床,给李思湘和郭刚交代完又和那四个人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郭刚将被包往上铺一扔,对着李思湘说:“大熊,你睡下铺。”说完就爬到上铺去整床了。李思湘看了看在上铺的郭刚,见他没有介绍的意思,就对另外四人说:“我叫李思湘,他叫郭刚,我们都是甘省甘区人,一个乡的。”四人里的一个接着说:“我叫王国东,川省壁山人。”

“我叫李兵,川省梅县人。”

“我叫张学峰,川省南市人。”

“我叫叶凡群,川省广市人。”

李思湘和大家握了个手,见郭刚已经整理好床,就说,“你们聊,我去整理床。”还没有整理好,李思湘就看见王连长进来了,赶忙站立好。王连长对李思湘摆了摆手,说:“我给你们又带来了三个伙伴。”说完,看了看李思湘和郭刚的床,没有说什么话,就走了。

大家见连长走了,就互相介绍着,聊着天。李思湘才知道这三人是和他们同一趟来的,都是甘省人,一个是武市的,一个是陇县的,一个是红州的。

天快黑的时候,连长又来了,而且还带来俩个军官,连长指着一个和他一起进来的少校向大家介绍说:“这是你们的排长,张安峰。”连长完全没有发现李思湘和郭刚是目瞪口呆的模样,指着另一位军官说:“你们的班长杨大山。”张安峰装着不认识李思湘和郭刚的样子,说:“你们各自介绍一下自己吧,算是和我这个排长见个面吧。”大家轮流介绍了自己。

张安峰看大家介绍完了,就说:“你们和班长先熟络,我和连长到二班看看。”说完就和王连长一起出去了。

杨大山送王连长和张排长到门外后,就回来了。进来就说:“李思湘,郭刚,张学峰,叶凡群你们四个和我到军务股去领东西。”

李思湘他们四人从军务股领了一些日用品回到班里,进门后发现又来了三名新战友,一名来自青省,叫扎克西,是名藏族,两名来自西省一个叫卓青岭,一个叫祝强。

杨大山看见他们三人后,说:“咱们班的全体都到齐了,好,这才是精兵。”他说完后,李思湘才发现这个班12名新兵,各个都是身材魁梧,五大三粗,身高最矮的要属郭刚了,都是1米72。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了哨音,杨大山对着最后到的三位说:“你们走了这么远的路,幸苦了。大家为了等你们的来到,都饿着肚子那,也都累了,走,吃饭。”说完,率先走出宿舍,站在门前喊道;“一排一班集合。”大家迅速跑出宿舍,面对着杨班长列起横队。

“目标,食堂,向左转,齐步走。”杨班长快跑了几步,排在了队伍的前面,带着大家向食堂走去。

吃饭的时候,李思湘和郭刚继续发扬午餐的风格,快速地吃了起来,一点不亚于杨班长。其他的人在他们三人的带动下,也加快了速度。

李思湘吃好后,放下碗筷,四处打量了起来。突然他发现一个奇怪的问题,在他可以看见的这十几桌上,只有三个班长是军官,上尉级别,这三个军官包括他们班的杨大山,其余的全是士官,这是怎么回事。不仅班长级别不一样,新兵也不同。一排的二班和三班,也和他们一样,明显比别班的新兵高大威猛的多。

回到宿舍,杨班长马上召集大家开了个班会,首先是大家做了个正式的自我介绍,接着杨大山重点讲解了一些部队的军规和一些注意事项,最后说了一下明天的训练科目。

开完班会,郭刚悄悄地把李思湘叫到一边说:“刚才咱们来的时候,你一个人在偷偷地笑,我就搞不懂了你到底是在笑什么。”

李思湘用两根手指做了一个姿势说:“你掐烟的动作,把他吓坏了。嘿嘿。”

郭刚把手伸出来,竖起中指说:“切。”

第二天早上5点哨音刚响起,李思湘就迅速地爬了起来,在穿衣服的同时,迅速把上床的郭刚叫醒。李思湘不知道的是在他起床的同时杨班长也迅速起来,并叫醒了其他的几个未醒的战士。

在宿舍门前站好队列,一班在杨班长的带领下,迅速地向操场跑去。

到达操场的时候,李思湘看到张安峰站在哪里,低头看着手表。刚整理好队列,大家就看见远处又跑来两个队伍,待这两个队伍整好队形。,各班班长想排长报告完毕后。张安峰就站在队伍的前面说:“今天早上的紧急集合,一班表现的最好,时间是5分10秒,三班其次,是5分37秒,二班最差,用了6分钟。因为是第一天,就不做过多的评点和相对应的惩罚了,下去后,各班要认真总结,争取尽快达标。现在以一班为标,成三路纵队,向左-看起。”“五公里越野,跑步走。”

一公里以后全排的队形还保持在原始状态。

二公里以后队形就有点散乱的迹象。

到三公里的时候,队形明显的出现了混乱,有的班前面的战士已经落在了后面。

过了四公里以后,出发时的三个纵队变成了三个梯队。前面的战士拉下最后面的战士有五、六百米。

最终第一批到达终点的只有八个人,张安峰排长,一班杨大山班长,二班李瑞国班长,三班张强班长,一班战士李思湘,一班战士郭刚,一班战士叶凡群,二班战士朱玉诚,三班战士陈晨。

张安峰站在他们出发的地点,不停的看表,三个班长谁也不敢说话,只有李思湘和郭刚没心没肺的大声评论着这里的一山一水,一直到最后一名新兵回来,全排开始整队时俩人才住嘴。

按照规定的科目,新兵开始进行正式的训练。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对于李思湘来说,感触最大的就是每天晚上的学习,大家围成一圈,坐在马扎上,没有奸叼哄猾,为了班级的荣誉,为了自己尽快的提高技能水平,战友们互相帮助,相互指点。大家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特别是全班战士对李思湘很尊重,不管是年龄大小,还是有无职务,都视他为长。

虽然这里面有杨班长的功劳,但更多的是李思湘自身的能力,不管是整理内务,站立军姿,踢正步,还是擒敌、战术、体能,都是第一。有时晚上的体能加强,仰卧起坐和俯卧撑,几乎和他无缘。

刚开始杨班长还让他做,后来几次的野外拉练充分地暴露出李思湘强悍的体能,如果是全副武装的野外拉练他更是表现良好,十公里回来,他不仅呼吸平稳,还把班里拉在后面同志的枪械也扛着。虽然他体能很好,但他从来没有说自己跑到最前面去(除了第一次的体能测试,有点兴奋外),每次都带着落在后面的战士一起跑,他这样做,大大加强了落在后面战士的信心,极大地鼓舞了战士们的斗气,落后战士反而加快了步伐。

有次排里搞班级拉练比赛,李兵在跑到七公里多的地方,脚给崴了,李思湘见状,将几把抢垮在脖子上,强行将李兵背上,跑到了终点。

本来杨班长还想让他把那几将抢背过来,但李思湘说没事,杨班长害怕他拉伤了,还想多劝说几句,结果郭刚说了句:“他,就是一头熊,负荷越大强力就越大。”杨班长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从那以后,不仅一排的战士知道李思湘的小名叫“大熊”,就连分部里服务社的小娘们也知道了。有一次李思湘去买牙膏,拿了东西走出服务社,听到后面的小娘们说“这就是那头熊。”搞的李思湘是非常的郁闷,再也不去服务社了。

另外的一件事则是让李思湘的那个“大熊”的绰号名扬整个新兵团。

在投弹训练结束时,全排搞了一个投弹比赛。先从三班开始的,前面的几个战士基本上都在五十多米,到三班最后一个战士的时候,这名战士傲气地从弹筐里拿出一枚手榴弹说:“我只投一枚,不用记最高成绩。”

二班的战士当时就不愿意了,说:“你这是藐视我们二班。我们大家都投三枚,记最好的成绩,你现在说要投一枚,那让我们怎么投。是一枚还是三枚。”

一班的战士说:“你们愿意投几枚,就投几枚,反正我是就投一枚。”

最后张安峰排长发话,一班的战士投了三枚,一枚是68米,一枚是71米,最远的那枚他投了77米。下来的时候,口出狂言:“按最近的68米算,你们那个班的战士超过了68米,我们班就认输。”立马二班和三班的战士全炸了,有战士说:“你凭什么狂,既然是比赛,那就按规矩来,我们打破77米是我们赢,打不破,我们认输。二班和三班是从不占战友便宜的。”

二班的战士发挥了最好的成绩,投出了70米的成绩。一个个的垂头丧气,脸是一个比一个黑。

轮到三班开始的是时候,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只要战士拿着手榴弹上场,二班就是热烈的掌声欢迎,不管投了多少米,战士们都掌声鼓励。

郭刚是满怀信心地在战士们的掌声中走上场的。他从队列里一走出来,三班就开始欢迎,因为大家都知道平时投弹,郭刚的成绩就是最好的,所以三班的掌声比二班的更为激烈。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郭刚居然投出了很差的成绩,第一枚投了69米,第二枚投了65米,第三枚最差,才投了58米。虽然也有鼓励的掌声,但都是二班给的。三班唯一一个鼓掌的就是李思湘,其他的战友都还没有从惊梦中醒来。

郭刚是低着头回到队列的,李思湘清楚地看到了郭刚的眼泪流出了眼眶。

李思湘走到郭刚的身边说:“小意思,我替你出气。”郭刚用手摸去流出的眼泪,低着头没有说话。

一班的战士看到郭刚的成绩,认为他们已经是稳操胜券了。三班的几个出名的高手都已经结束了比赛,后面还有二个,都是名不见经传的,所以各个脸上充满了激动。

李思湘走出队列,慢慢地将两枚手榴弹放在脚下,助跑了几步,投出了第一枚,他几乎没有看落弹点,就往回走。在拿起第二枚时,激烈的掌声突然响起,数据报过来是83米。

李思湘看了一眼郭刚,“哎”不对,郭刚这小子,怎么这么高兴,还挤眉弄眼的。是我投了83米的缘故,不对,我李思湘的实力,他郭刚是知道的呀。坏了,上了这小子的当了,他刚才是故意输的。

这时候李思湘已经是奇虎南下了,自己放话说要给他报仇的。李思湘狠恨地看了郭刚一眼,心里说:“我就把你郭刚当弹扔了。”愤怒地投出了第二枚,96米。捡起地上的第三枚,李思湘几乎没有助跑,就投了出去,还是96米。

投弹场暴起了热烈的掌声。

李思湘怒气冲冲地向郭刚走去,回到队列没有看到郭刚,李思湘就问旁边的战士,说是郭刚肚子疼,去厕所了。李思湘当场暴跳如雷,一脚踢向摆放在队列前当红线的板砖。李思湘旁边的战士只看见板砖飞起,却没有看到板砖落下来。回头这名战士顺着板砖飞出的方向,在150米开外,找到一块,但不知道是不是那块。就跑去咨询郭刚。谁知郭刚说了句:“也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因为他是大熊,一头很大的熊。”

话传开后,都知道一排有个新兵是头熊,不仅把手榴弹投了96米,还把一块板砖踢出了150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