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农药上瘾 农妇年食农药百余斤(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程树梅外出打工,不小心把手指缴断了,也没钱医治。

中评社香港10月14日电/黑龙江大庆市红岗区杏树岗镇中内泡村的程树梅有一个怪毛病。30年前,喜欢吃特殊气味的东西。她先是食用汽油、柴油,后来觉得不过瘾,1995年竟然吃起了有毒的农药“666粉”。现在她不但上了“瘾”,而且“瘾”越来越大,每年食用有毒农药百余斤。她为何不怕毒?吃这些东西身体是否受到影响?

喝汽油柴油 吃农药最香

《黑龙江晨报》报道,程树梅生活的村子,距离大庆市有近2个小时的车程,是一个约有20户左右的偏远小山村,记者几经辗转才找到她。程树梅不在家,经过打听,记者步行40分钟在地里找到了正在放羊的程树梅。当记者看到年仅51岁,一脸沧桑,弱不禁风的程树梅时,很难把“嗜毒农药”这样可怕的事情与之联系起来。她告诉记者,他要和老伴把羊赶回家,让记者上她家里等着她。

天快黑的时候程树梅才回家,她向记者讲述了吃农药“上瘾”的事儿。程树梅告诉记者,她从小就喜欢闻刺鼻的气味,在生产队的时候,给白菜打药,都没有人愿意去,她却抢着干,为的就是能问一问农药的气味。路上有机动车经过,她也会快走两步,多闻闻汽油的气味。时间长了,觉得“不过瘾”,大约在30年前,她趁家人不注意,就忍不住试着尝了一小口汽油,不但没啥事儿,还觉得挺好喝。

这一喝就“刹不住车了”,毕竟那个年代,汽油是挺贵的东西。后来她为了图省钱,还喝过柴油。大约在16年前,她偷偷尝了一口“666粉”,感觉农药“666粉”是她吃过最好的东西,但是她害怕被毒死,又怕家里人看到害怕,就自己走到地里,直到半夜,她感觉自己没什么事儿,才回到家里。

2009年,程树梅到亲属家饭店打工,亲属不让她把“666粉”带到饭店里,她就没带。在饭店打工十几天,她感到浑身没劲儿,走路像没有脚后跟似的,竟晕过去了。在医院测血压,高压仅有50,程树梅赶紧吃“666粉”,3天后再测血压,高压就110,恢复正常了,浑身也有力气了。每年秋收的时候,程树梅每天早上不到4时许就到地里干活,不吃“666粉”干不动活、浑身疼、没劲儿、难受。吃上了“666粉”,身上有劲儿,哪也不疼了。现在,靠着吃“666粉”,她才能再坚持剥十几天的苞米,秋收的活儿就完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程树梅在地里干农活

一天吃三两 年食百余斤

程树梅说,以前喝汽油、柴油都不如现在吃“666粉”香、过瘾。就好比一个吸毒成瘾的人,让她抽香烟,已经不过瘾,也不起作用了。原先每天吃一小勺、两小勺“666粉”就挺好,现在省着吃每天二、三两都不够,要是管够吃,怎么也得斤八的,现在一年吃“666粉”要花1000多元钱。

可是,现在“666粉”国家不让生产了,也不好买,价格也由前两年的5元钱一斤,涨到了现在的10元钱一斤,吃不起了!“666粉”断顿的时候,她还吃过农药“百草除”,但都不如“666粉”好吃。对于她来讲,“666粉”比粮食珍贵多了。

说着,程树梅从一个装衣服的木箱最底层拿出一个塑料袋,塑料袋包了很多层。程树梅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纸包说,现在只剩下这么一小把“666粉”了,还是上次托他弟弟在肇源县买回来的。记者走近想看一下纸包,被呛得眼泪直流,打喷嚏,当场呕吐。程树梅若无其事,取了一些“666粉”直接放到了嘴里,还吧嗒吧嗒嘴。

家族只有她一人吃农药

程树梅的大女儿彭伟告诉记者,她的姥姥、姥爷、舅舅、弟弟都没有吃农药的毛病,闻着都难受,家族里只有母亲喜欢吃。从她懂事开始就看见母亲吃农药,起初怕她被药死,都反对她吃农药。后来,看她没什么事儿也就不再反对。母亲要是知道她出门,就会叮嘱她买些“666粉”回来。

程树梅的儿媳告诉记者,她和丈夫平时在外打工,家里和地里都是由公公和婆婆操持。婆婆平时与他们一起吃饭,饭量不大,喜欢喝凉水,冬天最冷的时候,在水缸里舀一瓢凉水,要在外面冻成冰碴她才愿意喝。冬天的时候坐在炕上,给她扒瓜子仁,她拌着“666粉”吃。程树梅的儿子、儿媳在外打工也会四处打听哪里卖“666粉”,给母亲带回来。

想去治怪病 苦于没有钱

程树梅的房子,是村子里少有的半土、半砖结构的棚子,很破旧,窗户上面钉着塑料布,外墙皮也脱落了。走进屋里,记者看到屋里唯一的家具是一个都掉了柜门的炕柜,还有一台旧电视机,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程树梅家并不为过。

程树梅告诉记者,自己的这个怪病让她很痛苦。原本家庭条件就不好,想出去打工都没人要。去年,好不容易托人找了个打工的地方,不小心把手指缴断了,也没钱医治。本打算帮着儿女带带孩子,可是孙子自从生下来,就躲着她,也很少让她抱,因为她身上有一股农药味儿,而且家人也怕孩子中毒。

前几年,她到医院进行了专门检查,打算治病。医院从消化、血液、神经等方面对程树梅进行了各项检查,一系列检查以后,诊断结果显示为正常。有些项目检查后的指标数据甚至超过了一般人的正常水平。除了有些贫血,妇科有些炎症以外,一切都正常。

程树梅也想治她的怪病,医院也曾建议她住院治疗,但是几万元的治疗费用,她根本无力承担。后来只能这样维持下来了,真不知道“666粉”没有的时候,她该怎么办?如何活下去。

记者要离开时,程树梅问记者是从哪个城市来的,记者告诉她是从省城哈尔滨来的,她问记者像哈尔滨那样大的城市一定有卖“666粉”的地方,希望记者帮忙联系。

对身体有害 有心理障碍

对程树梅喜食农药“666粉”这一怪异事情,记者采访了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内科医生王秀杰。王秀杰说,程树梅这样状况在临床医学上属于“异食癖”的症状之一,就像有的人爱吃石头,泥土一样。通常这样的病人食用“666粉”早期会有胃肠道反应,长期食用会造成肝、肾功能的损伤。

王秀杰推测,之所以程树梅吃“666粉”却没有像常人一样中毒,可能是有机溶剂的挥发性以及程树梅身体代谢能力、抵抗力、适应能力强,是她长期食用“666粉”而没有检查出问题的原因之一,但更加科学彻底的解释还需要研究。

黑龙江植保站药介科的工作人员林正平介绍,“666粉”成分是廉价的化工原料氯搅拌到苯中的合成物,制作起来很简单,一般的小作坊或个人即可制作完成。“666粉”是一种有机氯杀虫药,毒性属中性,人食用后会中毒,但不会致死。由于在体内代谢缓慢,人长期食用,肯定有害。同时,“666粉”由于污染、残留性很大,国家已经禁止生产近10年,程树梅买的“666粉”可能是十几年前生产的商店剩货。这样的话,“666粉”早已经过期,毒性会很小。

记者咨询了心理咨询师岳松波,他介绍说,程树梅有食用“666粉”的嗜好,与她童年、成长、婚姻的经历有关,正常人是不会服用“666粉”的,她的背后有压力的根源,是心理压力导致的心理障碍。在她第一次食用“666粉”时,神经系统产生一种条件反射,是快乐的条件反射,加之没有人指导、纠正她的行为,久而久之,嗜好便形成了。

本文内容于 2011/10/14 11:29:22 被zbwcy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