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情 连载(现实小说)

序:一个人的寂寞,一群人的错。

人生在世不过匆匆几十年,能记忆深刻的是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的事,而深藏于心底的,不经意间突然想起的琐碎的事,景,人,往往才是真正的回忆,甜蜜的也罢,苦楚的也罢,终究,个人的心事只有自己体会了,不可言传,亦无法他人分享。但有些东西终究如尘封的老酒,随着开坛盖的刹那,其诱人的香气犹如阵阵青烟,慢慢地飘散开来,在风花雪月的夜晚,在黎明初亮的尘世间.......

一、偶遇

沱江河的景色自然是不必细数的,蜿蜒,静谧,犹如少女,让人感觉神秘,也充满幻想。在夕阳的余晖下,在聊聊的炊烟中,尽情的舒展着洁白的身躯。

时间还不是太晚,但初春的天气总是白天比较短一些,6点刚过,最后的一抹阳光已经悄然落入山后,绯红的晚霞再顾影自怜,也终究如高潮后慢慢褪去潮红,暗淡下去。远处,最后几只白鹭扑腾着翅膀,飞入了茂密的柏树林,大地在一瞬间,寂寞的掩面自泣。

我只好站起身来,揉揉酸麻的大腿,尽情的呼吸一口空气后,慢慢的往公路走去。

公路边,我的摩托车静静的立在那里,我骑上车打燃火,正欲走,突然身后响起一阵尖叫:

“啊!喂,师傅,师傅.......”声音很快,夹杂着慌乱和兴奋。

我回头,暮色中,两个身影急促的向我跑来。

“师傅,等等,等等。”

两个身影急速的冲到了我面前,我才看清是两个年轻女人,暮色中,看不清模样,个子高些的那个跑在前面,肩上挎着个大包,手里提着个包。她跑到我面前,如释重负的把手中的包往地上一扔,弯下腰大口大口的踹着粗气,向我连连摆手,话都说不出来了,等到后面那个女慢腾腾的跑到我面前,她才终于说出话来。

“师傅,太,太好了, 哎,真的太好了。”

“怎么啦?”我有些惊异。

“师傅,载我们一截,没车了。”这时我才突然明白这两个是没有坐上末班车的。

“我不是摩的。”我小声说道。

“啊?”后面的跑来的女人叫了一声。但她随即说道“师傅,你行行好吧,我们就到前面,帮帮忙,你看,天黑了,我们这么多东西,你无论如何要帮我们。”她说的很快,几乎语无伦次了,边说边把提着的东西就往我车上放,这时我才看清原来是个大大的箱子。

“可是........”

“没有可是,多少钱都没有问题,太感谢你了。”她有些强悍的打断了我的话。

“是啊,帅哥,这个忙一定要帮的。”先到的女人跟着说

我不再说什么,也知道遇到这样的事情是躲不了的,犹豫了一下,默认了。

两个女人急忙把东西往车上放,看她们手忙脚乱的样子,我只好说

“我来吧。”

然后把车后的皮带松了,先把箱子绑牢固了,在把包一个一个的绑在上面。箱子很重,我想那个女人真厉害,拖着这么重的箱子居然也跑得这么快。两个女人一边在旁边擦汗,一边一个帅哥的喊个不停。

终于绑好了,我骑上了车,回头对她们说:上来吧。

因为她们是两个人,箱子又占了很大一部分空间。她们骑上车的时候自然有些挤,我往前面挪了些,但后面上车的女人还是很吃力,我又挪了些,她终于坐下了,但我明显的感觉到车子沉了一下。

我打开了车灯,然后问:“到哪?”

“走嘛,就在前面不远。”坐在背后的女人说,她的身体已经很大面积的压在我背上,我动了一下,却不好说什么。只好打燃火慢慢开出去。

这时,天已经全黑了,我只得小心翼翼的驾驶。两个女人在后面唧唧歪歪的说话,顺便说感谢遇到了我。从她们的话中,我才知道她们是外地打工回来的,火车晚了点。现在是初春,好多本地人都往外出打工,她们为什么这个时候回来,我在心里想,但没有问出口。

两个女人终于感叹完毕,出现了短暂的空隙,只听到车子突突的马达声,凉凉的河风从耳边吹过,路旁的树木在灯光的闪照下往身后退去。因为很少搭两个人,而且还有重物,我丝毫不敢分心,认真的驾驶。

最后面的那个女人突然问我:“帅哥,你不是本地人吧?好像没有见到过哦?”

我只好回答:“不是。”

“哦。”那个女人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半晌,她又问:“不是本地人,到这里走亲戚啊?”然后她又自作聪明的补了句:“你是回镇上?”话语中夹杂着一点疑问。

“我回学校。”我简短作答,然后紧盯着前面,才学会半年,我的技术并不让我自信,若是白天,我肯定不会搭她们两个的。

“你是老师?”坐在背后的女人说。

我“嗯”一一声,不再说话,倒是她们两个又说开了

一个说:“原来是老师啊,呵呵。”“我怎么没有见过,一定是新调来的吧?”,“肯定是。”.........

话语间就快到学校了,我故意放慢了速度,

“不好意思,我要到了,你们.......”

“哎呀,帅哥,我们还在前面一点,就一点点,麻烦你一下。”

我不在说话,只好从校门前冲过去,顺便扭头看了一下,学校宿舍的灯火通明,里面麻将声正响,看来他们又要熬夜了。我心中叹了口气,突然,我发现校门口的阴暗处有个人影,但车一下子就过去了,没有看清。

我暗自纳闷,背后的两个女人又开始说话了,“咦,这个学校怎么两年没见大门都换了。”“是啊,子恒读书的时候不是没有大门么?”........

摩托车又在公路上跑了一阵,正在我不耐烦时,一个女人叫“帅哥,到了,就这里停。”

我常常的舒了口气,停了车,帮他们搬东西,她们不住的感谢。高个女人从包里抽出一张20元钱来,给我。

我推辞,本就不是跑车的,也没有打算收钱,就坚决不收。但她一定要给,推来推去,她的家人闻声出来了,一边惊呼,一边埋怨怎么这么晚才到,。但言语间都是欢喜。趁她们热闹之际,我跨上车,迅速的开走了。也不管她们出来追。

我直奔学校,没有载人,感觉轻松多了,毕竟也是做了件好事吧,我心情也在夜风中飘然起来。

但校门口那个人影,又是谁呢?


本文内容于 2011/10/17 9:25:33 被aningxinyu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