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柳河分遣队 正文 第十四章 小柳河畔的军事训练(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74.html


凌晨四点,全体队员紧急集合。

“诸位,”佐分说:“优良的战力是在平时精湛的训练中产生的,值此大东亚决战的关键时刻,要发扬皇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之辉煌传统,阵战的训练至关重要。所以,本分遣队长决定,今日为战训日。望诸位以不懈之心,完成训科,以蓄战力于平时,维帝国皇统于亿万斯年!第一个作训科目是行军。出发!”

队员们列队,出了分遣队,跑上公路,向山口进发。度濑扛机枪在最前面。队伍后是安藤赶的骡车,是向老恒征用的,兼做救护与携带军资之用。

佐分骑马,巡行在队伍两侧。

天上星星散发着熠熠的清冷蓝光,冻硬的雪路上,不时有人脚下一滑,哎呀叫出声来,招来吉泽的训斥。

“混蛋!行军时要保持静默,明白吗!”

依照计划,行军二十四公里。每四公里休息十分钟。第一次休息令一下,二等兵花田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气,不想起身。

“喂,起来!起来!”吉泽凶狠喝道:“刚跑完不能坐下!起来!”

“看来很久没进行大强度训练啦。”坐骡车上的有马说。

“是啊,”佐分在马上欠了欠身子,“分遣队任务是确保作战点,平时任务又多,人员不敷支用,挤出作训时间是很难的。不过这次下了决心,人员必须全部接受训练!”

“这么说,据点里没留一名日军?”

“本想留下几名,那样就达不到训练目地。”

“全在外面,万一有情况,会很被动的。”

“有什么办法呢?真有意外,指望一两名士兵去对抗吗?再说,不是还有治安军吗?”

“太疯狂啦。”

休息后,是四公里的步行。跑出来的汗水被冻住,许多人很不舒服地扭来扭去,身上的装备发出咣咣的碰撞声。

“如果步伐整齐,声音应该是有节奏的。”吉泽说:“记得刚到大陆,不论行军宿营,都是一个节奏,置身其中,倍感身为皇军的自豪啊。”

“兵源素质下降啦,”佐分点头,说:“以前,刺杀机动和射击,是陆军最重要的训练。大多数步兵一年要进行三十八周的夜战训练,每周十小时。其它必要科目还有定向,警戒,隐蔽等。现在新兵直到战地,还没参加此类训练。问新兵训练时接受的是什么,他们说,接受的都是灌输军人魂的训练。也就是净挨老兵的揍啦。可在前线,还多是这样的补充兵。前方部队一个劲叫嚷战力急剧下降。预定担任进攻重庆的第六方面军唐川参谋长,就公开抱怨说,现在第一线的师团,只相当过去一个联队的战斗力。”

“是啊,”吉泽说:“穿上军服拿上一枝步枪,未必就能算是一名士兵,至少要一年以上的严格的现代军事技术训练,才能在残酷的战场上表现出真正的战斗力。”

“不过,新兵也很可怜,”有马说:“在中支,配合第二十七师团沿京汉路行军,天气异常恶劣。夜间宿营,我们宁愿挤在战车里也不愿出来。第二天,看见泥泞路边,到处是全身泥浆的冻死士兵的尸体。据说当夜急行军,淹死冻死了一百六十六人,都是新兵。新兵在军官休息时,还要担负照料马匹烧水做饭之类沉重的杂役,根本就是疲劳过度而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