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2.html


1946年6月9日17时,初夏的落日还悬在地平线上,但突击时间到了,二打枣庄没有在夜幕下进行。只听接连两声巨响,顿时黑烟滚滚,有如山崩地裂,泥土、石块、电网、鹿砦飞上空中,据许多史料记载了战斗的过程:地道爆炸后,围墙炸开豁口,部队突入圩内后,再冲上洋楼逐层争夺。


虽然八师爆破最拿手,但这次大爆破却不是非常理想,说来八师“地道战”也是第一次,当年也没仪器,全凭估算,炸药炸响后,王良恩主任一跺脚:“咳,没炸准!”据张明回忆:“由于挖坑道的同志测算不准,爆炸的部位出了偏差,结果没能掀掉敌人的碉堡,只是把敌前沿阵地掀了一个大坑,把敌人设置的电网、鹿砦等障碍物炸飞了。”虽然敌人的火力没能摧毁,但这时只能“霸王强上弓”了。


一连虽然是红军老连队,但平心而论,打仗是不靠一顶“红帽子”的,后来者居上不乏其例。但八师二十三团的一营一连从我手头的历史资料中看,这个连队始终在枪林弹雨中搏杀,英雄辈出,战功赫赫,枣庄北圩子突击中当仁不让,又是二十三团的一把利刃。


有个作家是这样说的:“生活同生活不能比。有时,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光,在人们的记忆中却一点也没留下,就像水泼在鸭背上一样。有时,几分钟里发生的事情,却能在人们记忆中留一辈子。”一连只用了7分钟就突进了北圩子中兴公司,这惊心动魄的7分钟,永远印刻在张明的脑海中。


知道张明吗?今天许多人都知道张明的名声,他在二十二军的战史中可是大英雄了。不过,当时张明在八师还是个“小英雄”,在团干部轮训队任指导员,是前不久从一连指导员的任上调离的。听到枪响,就坐不住了,当年他才21岁,连蹦带跳上了前沿阵地。政治处主任王良恩一看张明来了,历声道:“谁让你来的!”擅自离开岗位可是违反纪律的。王主任要张明跟他行动,张明驳壳枪大张机头,但只能待在指挥所里,目睹了一连突击。


战斗打响后,比突击队更先行一步的是爆破队。由于地道大爆破没有直接炸毁目标,接下来就靠炸药包来爆破了。不要小看王继美,他手下都是些土匪汉奸亡命之徒,再加上有国民党正规军撑腰,敌人的顽抗非常疯狂,火力很猛,爆破队员连续伤亡,这时三班长徐政文拉着小木车出击了。


这部小车是战前徐政文自己设计的。当时,许多人还跟三班长开玩笑说:“三班长想坐车进枣庄啊!”徐政文一本正经地答道:“用车来运炸药比人强!”一般情况下爆破手都是用胳膊夹着炸药包,大包就得用肩扛了,但人受了伤,很难再有力气运送。但车有轱辘,人可以还以挪动。三班长的小木车这时上阵了,出发前,徐政文对机枪班长许升堂说:“要是在碉堡前我受伤,拉不了火,你就用燃烧弹打炸药包,不要管我了!”说完就拽着小车出了阵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