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郝升山为何如此狂妄

王学进:煤老板郝升山为何如此狂妄


11日,一篇题为《我弟弟被杀了》的人人网日志开始在网上疯传。据日志描述,长春18岁的高三学生吴天昊于10月8日下午在篮球场打球时,与郝志鹏发生口角,郝叫来家长,家长又召来40余名打手,持刀猛砍吴,吴双手被砍断后被送往医院,于10月9日上午不治身亡。据悉,肇事者的父亲叫郝升山,在当地经营一家大型煤矿。他对吴说,“我们家有的是钱,给你打残了我能摆平,新来的公安局长我也能摆平。”(10月12日《广州日报》) 狂妄的不止是郝升山,还有他的老婆杜夏娟。案发时,她冲着带刀男子大声指挥:“给我打,打坏了我花钱治!”这对夫妻如此狂妄,显然钱多是一个因素,但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开煤矿的,黑白两道都吃得开。 黑道嘛,不用多说,就从他们一个电话便召来40余名年轻人就可知道,这批人应是他们长年雇佣的打手。他们出场时,每人都手持长约三十厘米的片刀,“主人”一声令下,便不分青红皂白,见人就砍,砍伤人后就做鸟兽散,其行状与黑帮一般无二。煤老板与黑社会结盟,由黑帮为煤老板“保驾护航”,这在产煤区可是普遍现象。 不过,这还只是郝升山夫妇狂妄如斯的一个因素,更重要的因素当从“新来的公安局长现在,郝家三口已经归案, 王学进:煤老板郝升山为何如此狂妄 11日,一篇题为《我弟弟被杀了》的人人网日志开始在网上疯传。据日志描述,长春18岁的高三学生吴天昊于10月8日下午在篮球场打球时,与郝志鹏发生口角,郝叫来家长,家长又召来40余名打手,持刀猛砍吴,吴双手被砍断后被送往医院,于10月9日上午不治身亡。据悉,肇事者的父亲叫郝升山,在当地经营一家大型煤矿。他对吴说,“我们家有的是钱,给你打残了我能摆平,新来的公安局长我也能摆平。”(10月12日《广州日报》) 狂妄的不止是郝升山,还有他的老婆杜夏娟。案发时,她冲着带刀男子大声指挥:“给我打,打坏了我花钱治!”这对夫妻如此狂妄,显然钱多是一个因素,但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开煤矿的,黑白两道都吃得开。 黑道嘛,不用多说,就从他们一个电话便召来40余名年轻人就可知道,这批人应是他们长年雇佣的打手。他们出场时,每人都手持长约三十厘米的片刀,“主人”一声令下,便不分青红皂白,见人就砍,砍伤人后就做鸟兽散,其行状与黑帮一般无二。煤老板与黑社会结盟,由黑帮为煤老板“保驾护航”,这在产煤区可是普遍现象。 不过,这还只是郝升山夫妇狂妄如斯的一个因素,更重要的因素当从“新来的公安局长警方也对家属表示一定还死者公道。至于到底能否还死者家属一个公道,这得取决于警方能否破解郝老板在当地官场建立起的关系网,也就是说,能否排除来自官方的干扰,不让建立在“官煤勾结”基础上的利益集团干扰警方依法办案。此桩发生在篮球场上的血案最终能否公正公平解决,关键就取决于这点。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