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6.html


留下一支小部队固守上海最后阵地,蒋介石的打算是,四两赚千斤,以此影响即将在布鲁塞尔召开的九国公约会议,迫使日本人坐到停战谈判桌上。


可是,布鲁塞尔听得到上海城头这急迫的枪声吗?


九国公约会议,从开始就呈现出胎死腹中的迹象。中国希望这次会议达到三个目标:一是宣布日本是侵略者,并予制裁;二是列强给中国贷款和武器、军火等物质支持;三是英、美、法海军在远东、苏联陆军在西伯利亚分别进行军事演习,向日本示威。而西方列强仅仅打算提供一张圆圆的会议桌,把中国和日本拉到一起,有话好说,接受调解。


由于对会议抱有很大的幻想,中国政府派出庞大的代表团。中国代表为自己艰难的使命,左右奔走,苦苦周旋。


美国是九国公约发起国,又是世界头号大国,在布鲁塞尔的会议桌上自然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中国首先渴望得到美国的支持。


10月28日,中国代表团团长、职业外交家顾维钧,拜访美国政府首席代表戴维斯及其助手亨培克。双方谈得相当坦率。


戴维斯,一个美国老外交家,他当然知道中国人是提一只篮子,请求援助来的。但是这位大国代表很不慷慨。他先是用十分热烈的词句对中国表示同情,衷心希望这次会议有助于中国。之后,就叫苦,他说,“美国在远东目前无力持坚定的立场。而无力办到的事,美国决不做任何承诺。所以,在布鲁塞尔,美国既不能把守大门,也不能当带头人。”


作为一个多年周旋于外交场合的穷国、弱国外交代表,顾维钧对列强的脾胃摸得清楚,什么脸色、眼色都见识过。戴维斯是礼貌的,他的直率无可指责。但顾维钧对他的说法不以为然。顾维钧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在远东可做的事很多。比如,倘若把目前源源输往日本的石油、钢铁、橡胶等战略物资改运中国,那对中国将是很实际的支持。”


壮士无戈这实质上是希望美国带头对日本实行经济制裁。顾维钧一下触及到美国一根最敏感的神经。谁都知道,日本是无资源国家,它赖以进行战争的重要物资,许多是从美国进口的。戴维斯不打算在此谈论这个问题,他非常礼貌地掐断了话头。他说:“这个问题关系到美国《中立法》,改变它,要经过复杂的立法程序。而阁下也清楚,目前美国公众对《中立法》,还是非常欣赏的。”


为了不使中国外交官过分失望,戴维斯说,在布鲁塞尔,即使美国不能向中国提供切实的支持,但很愿意提出某些策略性建议。


顾维钧洗耳恭听。


“中国应该更好地掌握含蓄的艺术。”戴维斯认为,在布鲁塞尔,中国不应采取过于强硬的态度,以便给其他国家进行斡旋留下余地。他谈道:


“阁下可以发表一篇温和而不失坚定的讲话。说中国理解日本需要原料,和为其过剩的人口寻找出路。甚至可以提出,中国愿意在经济上和日本合作,这对两国都有利。但是经济合作是不可能由日本侵略和屠杀数以万计的中国人来实现的。中国还可以指出,由于日本侵略中国,不仅使得中、日经济合作化为泡影,而且也违反了九国公约。中国还应当指出,日本作为九国公约签字国之一,它的行为并不仅仅是反对中国,同时也在反对九国公约各签字国。因此,各国有责任采取步骤对付日本违反条约的行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