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80.html


从孩子学校被很不光彩地撵回家,羿把调皮捣蛋和尿床这两个毛病,也一起带了回来。大家发现羿的个子虽然没长,心眼却长了不少。去孩子学校之前,羿看上去像个七八岁的男孩,实际智力仍然与婴儿差不多。现在,羿变成一个让人惊讶的顽童,他能想到的捉弄人的坏点子,可以说是闻所未闻。从孩子学校回来的第二天,羿便让负责照看他的吴能吴用吃了苦头。

兄弟俩大清早起床,没有意识到各自的头发,已被羿悄悄地编成了一根粗辫子,结果吴能一屁股坐起来,吴用痛得哇哇大叫。兄弟互相埋怨了一通,花很长时间,才把辫子解开。他们并没有想到是羿在恶作剧,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羿只是个没心没肺的孩子,智力发育还不完善,如此精美的辫子,不可能出自他的小手。弟兄两人都相信是对方干的好事,只是不肯承认罢了。隔了一天,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吴能愤怒了,对吴用嚷了起来,“这个好玩吗?我看一点也不好玩。”

吴用说:“我正想要说同样的话,你为什么要这么干?”

“难道是我?”

“难道还不是你?”

其他的男孩子都醒了,羿是最后一个醒。他兴致勃勃地去抚摸那个尚未被解开的辫子。吴能和吴用两人决定问个明白,你一句我一句吵起来,差一点动手,最后他们终于明白了,把这笔账算在对方头上原来是错的。然而即使这样,兄弟俩仍然也没有怀疑到羿。他们相信自己一定是得罪了什么神灵,是神灵在夜里派什么人来干了这件事。到了晚上,弟兄俩谁都不敢合眼,静静地躺在那里,心惊胆战地等候神灵的光临。

一连三夜,没有任何动静。吴能和吴用百思不解,到了第四夜,兄弟俩终于熬不住了,一前一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结果第二天一早,他们的头发又被编成了同一根辫子。这一次,兄弟俩彻底傻眼了,他们十分慌张地跑了出去,向一名叫力牧的长老请教,请力牧为他们做法事驱邪。力牧是有戎国最有身份的长老,他的嘴里念念有词,在吴能脑袋的左侧,剪了一绺头发下来,又在吴用的右脑袋上剪了一绺头发。吴能和吴用两人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作揖。法事做完了,兄弟俩在力牧家的前后打扫卫生,将猪圈里的粪便清理一遍,以此来表示对力牧的谢意。

晚上睡觉的时候,吴能和吴用遵照力牧的指示,不再睡在同一头,大家头脚颠倒,这样谁也不可能把他们的头发编在一起。兄弟俩睡得很香,羿等他们睡着了以后,将吴用轻轻地抱起来,调了一个头,然后再次把他们的头发编织在一起。第二天,兄弟俩又跑到力牧那里去了,力牧不相信事情会这样,问他们是不是按照自己的话做了。

“照长老的话做了,”吴用百思不解地说,“可天亮的时候,我们又睡在了同一头。”

力牧说:“这么说,你们还是睡在同一头了?”

兄弟俩感到很委屈,他们说自己确确实实是颠倒睡的,可是结果也不知怎么搞的,又出现那样的情况。

力牧坚定不移地说:“你们还是要分头睡。”

吴能说:“我们已经分头睡了。”

力牧再一次从吴能吴用的头上,各剪了一绺头发。兄弟俩再一次跪下来磕头、作揖,然后,再一次清理猪圈,力牧家门前门后已经很干净,不需要再打扫。到晚上,两人不仅头对脚地颠倒睡,还把几个弟弟搁在他们之间。第二天,同样的事情依然发生了。于是,吴能和吴用决定不再去麻烦力牧,他们不愿意再去清理猪圈,对力牧的法术也产生了根本的动摇。现在,他们打算靠自己的能力来解决此事,彻底追查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吴能把弟弟们召集在一起,一番威逼利诱,关照他们晚上都不要睡觉,轮流值班,看看到底是谁在作怪。

这么一来果然有了进展。一连几个晚上相安无事,最后终于让吴家兄弟中的老四看出了端倪。老四吴干是五氏的儿子,今年刚好十岁,是个慢性子。半夜里,大家困得熬不住了,相继进入了梦乡。吴干看见羿悄悄地爬起来,抱起了吴用,将他抱到了吴能睡的那一头,这一次,羿没把他们的头发编织在一起,而是用小刀把他们的头发都割了。羿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这一切,都落在了吴干眼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