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羿 第六卷 第六章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80.html


最让人受不了的是,羿每天晚上都会尿床。这是一个不能原谅的毛病。在孩子学校,学生睡的是大统铺,羿常常是哗哗的一泡臊尿,像小溪流一样从大统铺的这一头,一直淌到另一头。在一开始,大家都闹不明白是谁干的坏事,因为孩子们都是光着身子睡觉,而且大家都睡得很死,要想抓到确凿罪证并不容易。寝室里臊气冲天,有戎国的人都喜欢吃大蒜和韭菜,孩子们互相埋怨,不得不怀疑夜里有一只黄鼠狼来干过坏事。他们射杀过黄鼠狼,熟悉它屁眼里冲出来的那股气味。

大家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没人再愿意接受羿,他被赶来赶去,从一个大统铺赶到了另一个大统铺,然后接着再换。羿走马换灯似的换着床位,结果差不多所有的大统铺上,都留下了他的尿迹。好像是故意使坏,羿在白天从不撒尿,同伴们发现,他每天只撒一泡尿,这泡憋得很足的尿一定是尿在床铺上。

因为调皮捣蛋和尿床,羿被撵出孩子学校,这件事听起来谁都不敢相信,然而真相就是如此。大家对羿已完全失去了耐心,终于决定将他驱逐出去。对于一个不配做武士的孩子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请他滚蛋。

这一年里,羿的身体停止了生长发育。他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嫦娥吃惊地发现,羿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还是原来的身高,还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他的生长似乎随心所欲,要长就长,可以疯长,要不长就不长,整个身体就跟冬眠一样。与嫦娥表现出来的激动不同,吴刚对羿的归来不冷不热。在有戎国男人的心目中,一个应该做武士的人,最后竟然没做成武士,这是件很可耻的事情。

吴刚觉得这一次羿让他丢了脸。虽然他不是亲生的儿子,可是吴刚一直拿他当做自己的儿子。现在,这个儿子厚着脸皮又回来了,吴刚便安排他与男孩们住在一起,让大儿子吴能和二儿子吴用照顾他。一切安排停当,吴刚便离开了。吴能和吴用迫不及待地按住了羿,剥去了他的裤子,察看他阴囊上留下的刀疤。他们急于想知道被割去了睾丸的那玩意,究竟会是什么模样。在过去,他们只知道父亲是割睾丸的高手,可是直到今天,他们才有机会大开眼界。吴用说:“割掉了卵子,原来是这个样子,有趣,真的是很有趣。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不干脆全都割掉?”吴能立刻开导吴用,“全都割掉了,怎么撒尿?”其他的几个兄弟岁数还小,朦朦胧胧地听着。吴用继续请教,“有人说割掉了卵子,就不能喜欢女人了,是不是这么个道理?”吴能说:“这还用问吗?卵子都叫人割了,怎么去喜欢女人?”吴用仍然不太明白,问:“为什么就不可以?”吴能说:“这事反正跟你说不清楚,你真要是想弄明白,去问爹好了。”羿突然开口说起话来,“什么叫喜欢女人?”这是羿第一次真正意义的开口说话,他自己也觉得吃惊,不相信声音

是从自己嘴里发出来的。吴能和吴用被他吓了一跳。吴用说:“谁说他是哑巴?谁说他不会说话?他不是说话了吗?羿,你把刚刚说过的话,再说一遍。”

羿张开嘴,大着舌头,再也发不出那个声音,他又变成了哑巴。吴用奇怪羿怎么又不会说话了,说:“你快说呀,张开嘴把话说出来呀。”羿的脸色顿时有些发紫,舌头伸出来,又缩回去,就是发不出声音。吴能笑着说:“一说他不能喜欢女人,你看他急的,急也没用,急又有什么用呢?”其实羿并不是着急,他从来都不急不慢,不慌不忙。他只是奇怪自己怎么就突然能说话,又为什么突然说不出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