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80.html


不是好事?”吴刚老老实实地做了回答,“我倒是没有想过。”造父也知道他没有想过,谆谆告诫:“人不能不动脑子,人要经常想到为什么。为什么羿不像其他孩子那样?为什么会生长得这么快?得好好地动脑子想一想,要多想几个为什么。”

“为什么?”

“这不是要你多想几个为什么吗?”

吴刚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不当回事地说:他还是孩子。

“羿还是个孩子,”

“也许很快就不是,”造父危言耸听,“照这样发展下去,我是说按照这样的生长速度,羿很快会成为一个男人,成为一个大男人。我不得不郑重地提醒你,吴刚,他可是来历不明,一旦他成为一个男人,他不但会睡你的女人,还会睡你的女儿,你好好地想想这个事。”

吴刚目瞪口呆,这个问题他过去确实没有想到过。

造父继续危言耸听,“他不仅会睡你的女人,睡你的女儿,而且很可能会睡其他的女人,睡其他人的女儿。到那个时候,真闯下了这样的大祸,你想想,你好好想想。”

吴刚觉得这个事情有些严重。他开始手足无措,很虚心地向造父请教,应该如何处置羿这个孩子。事到如今,既然后果有可能像造父说得那么可怕,吴刚愿意听从造父的意见。吴刚也知道,造父的意见不仅是代表他自己,肯定还代表了有戎国的长老。

吴刚说:“你说吧,我一定按照你的话办。”

造父觉得是该发表自己意见的时候了,他看着吴刚,十分坚定地说:“把羿送到孩子学校去。”

为了要把羿送到孩子学校,吴刚又失眠了。他元气刚刚恢复,又再次感到筋疲力尽。造父的建议得到家庭中大部分女人的赞同,这些女人并不包括嫦娥,也不包括吴刚的那些女儿。吴刚的孩子都喜欢羿这个弟弟,并不觉得羿的离奇古怪有什么不好。要把羿送走,最高兴的莫过于二氏,她双手赞成把羿从这个家撵走。从一开始,她就对羿有着一种不共戴天的仇恨。嫦娥在家里没有说话的地位,只能暗暗地抽泣。自从听说要送羿去孩子学校,她就没有停止过流泪。巨大的悲伤笼罩在她心头,想到过去的一段时候,她与羿一直相依为命,想到羿给她带来的那些快乐,这些快乐即将化为幻影,嫦娥不由得有一种心碎的感觉。吴刚看到嫦娥没完没了地流眼泪,心里有些不乐意,悻悻地说:

“哭也没用,你哭了,我还是要把他送走,我就是要把他送走。”

吴刚内心也舍不得把羿送走。他嘴上虽然很凶,心里却像嫦娥一样不好受。他把羿叫到了自己面前,语重心长地说了一番话,希望他不要怪罪自己,“孩子,不是我要把你送走,说老实话,这个事也不能完全怪我。我也是没办法,不得不把你送走,你懂不懂你爹我说的话?”羿只会眨巴着眼睛傻笑。他是个哑巴,身高虽然已像七八岁的孩子,可连一个最简单的词都说不出来。吴刚叹了一口气,说:“你要是能听懂你爹我的话,你就点点头。”羿仍然是傻笑,不知道吴刚在说什么。他爬到了吴刚的身上,伸出手去抓他的胡子,用劲拉着。

吴刚说:“你不管去什么地方,你还是我的儿子。”

吴刚又说:“不管你是不是我的儿子,你这个儿子,我都是认定了。”

第二天,吴刚让羿美美地吃了一顿,就带他去后山的冰窟。临行前,嫦娥抱着羿痛哭了一场,哭得死去活来。说起来都让人感到难以置信,经过了这一夜,羿似乎又长高了不少,现在,他的小脑袋已到了嫦娥的胸口那里。嫦娥抽泣着,但是无论她怎么哭,怎么痛苦,羿都是只会傻笑,动不动就咯咯地笑出声来。这时候,女卯女辰女巳也闻信赶出来,搂住了羿一起痛哭。

吴刚做出不耐烦的样子,说:“哭,哭,就知道哭,有什么好哭的。 ”他嘴上这么说,却故意多留给她们一些时间。吴刚知道男女的最大区别,就是女人喜欢哭。她们高兴的时候是哭,不高兴了也是哭。除了哭,什么正经的事都干不了,女人都是哭死鬼投的胎。吴刚把吴能吴用以及其他几个儿子都叫了过来,说:“你们几个好歹也是兄弟一场,都跟羿道个别吧。”几个儿子都过来了,围着羿有些依依不舍,却不知对他说什么好。

吴刚说:“好了好了,男人和女人不一样,你们哥几个,用不着在这个时候哭鼻子掉眼泪。”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