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80.html


春耕终于到了,有戎国的男人开始忙碌起来,作为一家之主的吴刚也不例外。首先,他得指挥几个老婆一起干活,替嫦娥盖一间小茅屋。嫦娥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居处,在这之前,她一直是与吴刚的女儿们住在一起,这几个女儿分别是女卯女辰女巳。其次,在他的监督之下,他的妻妾们新开垦了一大块荒地,吴刚相信这块处女地会长出最好的庄稼。

这一天是播种的吉日,一切准备完毕。该进行的仪式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吴刚把嫦娥叫了过来,让她围着新开垦的荒地绕圈子。嫦娥并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吴刚这么要求,她也就只能这么做。她像一头小鹿似的奔跑起来,吴刚又示意两个儿子吴能和吴用在后面追。通常情况下,女人在前面跑,在后面追的这个男人,应该是女人的丈夫,由于吴刚的腿不好使,他只能让儿子代劳。

嫦娥越跑越快,吴能和吴用甚至都有些追不上。吴刚感到很满意,因为被追赶的女人越健壮,就意味着这块地越适合种庄稼。根据游戏规则,跑的人必须是绕着圈子跑,很快,嫦娥越跑越远,渐渐地,是她反过来追逐吴能和吴用弟兄俩了。就在她快要追上的时候,吴刚开始叫停,他让嫦娥站在那儿不要动,自己一瘸一拐地向她走了过去。

嫦娥不明白为什么要让她停下来,就像在开始的时候,突然要让她绕圈子跑步一样。吴刚走到了嫦娥面前,他的眼里散发着一种异样的光芒。这时候,嫦娥已预感到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她注意到吴能和吴用也停了下来,他们向吴刚妻妾们所处的位置走去,与她们一起看着她和吴刚。从一氏到五氏,加上毛氏,都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还没有完全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嫦娥便被吴刚推倒在地。她被粗暴地按在了地上,身上的那块用来遮羞的布片也被扯开了,狠狠地扔到一边。嫦娥作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就势在地上打个滚,一下子摆脱了吴刚的纠缠。汗津津的嫦娥像水中的鱼一样湿滑,吴刚一次次试图抓住她,但是每次都是即将成功,立刻又被她挣脱了。现在,嫦娥已经完全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激烈反抗,然而她忍不住就这么做了。

男人的力气毕竟要大许多,在与嫦娥的纠缠中,吴刚终于占了上风。他终于把嫦娥压倒在身底下,眼看着就要达到目的,没想到嫦娥突然发力,再一次地从他身底下溜走了。这一次,吴刚被深深地激怒了,他卡住了嫦娥的脖子,卡得她透不过气来,然后又狠狠扇了她几个耳光。嫦娥被打得眼睛直冒金星,鲜血从嘴角里流了出来。她终于老实了,心甘情愿地把两条腿张开。吴刚趴在了她的身上,气喘吁吁,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他抓住了嫦娥正在发育的两只乳房,使劲地捏了一下,嫦娥痛得哇哇大叫。这似乎还不够,吴刚又在嫦娥的脸上,重重地打了一拳。

嫦娥再次苏醒过来时,已躺在自己的小茅屋里。她浑身上下,到处都疼,到处都有血迹。血已经凝固了,她根本就弄不明白,这些血到底是从哪儿流出来的?在她的身边,放着几个冷饭团,一钵子凉水,还有几个野栗子。陪伴着她的是女辰和女巳,她们一看到嫦娥苏醒过来,立刻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女辰说:“你醒了,我们还以为你再也不会醒过来。”“我去告诉爸爸,”女巳兴致勃勃地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说,“他让我们等你一醒过来,就去喊他。”

嫦娥看到了不远处放着的葫芦,让女辰赶快替她拿过来。女辰不知道她要这玩意有什么用,既然是要,就去帮她拿过来,递到了她的手上。嫦娥连忙将它紧紧地抱在怀里,奇迹立刻又发生了,全身的疼痛立刻全消失了。这时候,吴刚也闻讯赶来。他走了进来,对女辰摆摆手,示意她赶快离去。女辰转身就要走,吴刚又想到让她再送一些水来,让嫦娥洗一洗。

接下来,吴刚开始像喂小孩一样地喂她,喂她吃下冷饭团,喂她喝水,还替她把栗子的皮剥好。嫦娥显得很温顺,吴刚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一方面,她害怕吴刚还会像不久前发生的那样再次痛打她;另一方面,自从进这个家门以后,从来没人这样关心过她,这让嫦娥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吴刚看她紧紧地抱着那个葫芦,不禁好奇地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