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权有了枷锁,人间冤案才会终结

关键词: 刑讯逼供;涉黑;杨金德;唐河县;被告人;遭警方;与狼共舞;刑警支队

[提要] 把人关到特制的笼子里露出头部,让警犬来舔脸,名为“鬼洗脸”;给人戴上脚镣手铐后,和狗关在一起,被称为“与狼共舞”。 最近几天,一段题为“杨金德讲述刑讯逼供”的视频在网上流传。

中广网南阳10月12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把人关到特制的笼子里露出头部,让警犬来舔脸,名为“鬼洗脸”;给人戴上脚镣手铐后,和狗关在一起,被称为“与狼共舞”。 最近几天,一段题为“杨金德讲述刑讯逼供”的视频在网上流传。已瘫痪不起、大小便失禁近一年的杨金德躺在看守所,讲述自己被警方刑讯逼供致残的经过,引起社会热议。


·当事人:被捕后遭遇残忍刑讯逼供


杨金德今年43岁,曾经是河南省南阳市第四届政协委员、南阳政法系统的司法监督员。去年在上访后以涉黑立案,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法院一审以6项罪名判入狱20年。法庭上,杨金德等人一再诉说受到警方毒打虐待,但这并没有影响判决结果。南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一大队也否认曾经刑讯逼供。面对即将到来的二审,杨金德等人是将迎来怎样的命运?


杨金德在视频中说,被抓捕之后他们曾一度被短暂羁押在南阳市警犬基地,并惨遭数十种残忍的刑讯手段:带上手铐脚镣与狗关在一个笼子里面,名为“与狼共舞”;被关在笼子里露出头,让警犬舔脸,叫做“鬼洗脸”;啤酒瓶插在肛门里坐下,脚不能挨地,称为“坐火箭”;被戴上脚镣手铐,再用棍子穿起来,吊在半空来回晃,叫做 “吊大秤”。


事实上,早在7月5号至7月14号的一审过程中,多名被告均当庭陈述了惨遭刑讯逼供的经历。


杨金德的妹妹杨金芬:不是说我哥哥一个人遭遇刑讯逼供,当时被抓的是23个人,当时在法庭上都有讲,都说刑讯逼供。其中有一个叫王龙泉在法庭上直接就说,当时他去警犬基地的时候,人家警犬基地的法警就跟他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说这是警犬基地,能从这里活着出去的人很少,你应该有个心理准备。直接就这样告诉他。当时开庭的时候,就是南阳市唐河县法院他有全程录像的,如果你们要是能拿到那个全程录像最好。


同案另一名被告人张志强的母亲也告诉记者:


张志强母亲:那全是逼供,人家不叫见,一回都不让见。给俺们打得尿一裤子。我在这儿呢,我知道。他们上厕所,法院开庭时间,到厕所那里跟儿子说了几句话。


·当事人家属:一审判决审判长称是“上面意思”


然而,面对多名被告人的指证,一审中公诉人仅提供了南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一大队出具的一份《情况说明》,称该队:“在办理杨金德等人涉黑专案过程中,办案民警在抓捕、审讯等侦查过程中严格依法办案,没有引供、诱供、刑讯逼供等违法违纪的情况。”


对于辩护方所要求的审讯同步录音、视频等证据,公诉人没有出示。


辩护律师杨大飞说:我们提出来,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回音,也没有告诉我们同意不同意,直接就PASS过去了。


不仅如此,瘫痪近一年,大小便失禁的杨金德,多次提出的做医疗伤害鉴定以及取保候审的要求也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没有得到法院的任何回应。


杨金芬:他们把我哥哥打偏瘫了,然后不让我们家属见,然后一个眼睛看不见,耳朵有一个听力也有问题,现在整个就偏瘫了。一年了,他每天就坚持着写信要求做医疗伤害鉴定,但是我们这边看守所一直不同意。


如今,杨金德仍然被关押在看守所内,等待着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判决,然而杨金芬和其他几位被告人的家属却对二审结果的公正性担忧不已。


杨金芬:我们已经申诉了,但是我感觉南阳市中院不会公正判决的。因为当时一审的时候,我跟我妈还有很多家属去找唐河县审判长,他往后退着就说别找我别找我这不是我的意思,这是上面的意思我也是被逼无奈的,上面要压着这么判的,他直接就这样告诉我们。


同案被告家属:俺们一大群老年人找过法官,他说上面意思,上面让判的,与他们无关,意思是他们是执行者。


·当事人律师:刑讯逼供所得口供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被告人的伤势到底从何而来?面对多名被告人的指控,一审法院为何置若罔闻?上面压着判的说法到底属实吗?带着种种疑惑,记者先后拨打了南阳市刑警支队和唐河县法院的电话,但一听明来意,对方均急于撇清关系挂掉电话。


记者:南阳市刑警支队是吗?杨金德的案子我们想了解一下情况可以吗?


刑警支队工作人员:不可以。两个原因,一个俺们是办公室,这个案件是保密的俺不知道。第二这个你问俺也问不出啥东西,俺不知道。


记者:那哪儿知道?他当时审讯的时候不是在咱们这儿审讯的吗?


刑警支队工作人员:我啥都不知道,不聊了呀,


记者:那谁知道?


刑警支队工作人员:我也不知道谁知道。


记者:唐河县法院是吗?


唐河县法院工作人员:咋着你说?


记者:我们想了解一下杨金德的案件,我到哪个部门了解?


唐河县法院工作人员:那你得请示领导们。


记者:那我找领导联系?


唐河县法院工作人员:找哪个领导联系?那现在我也给你说不准。


杨金德的辩护律师告诉记者,由于此案还有许多疑点,目前辩护律师团正在积极争取二审开庭审理。而相对杨金德到底是否“涉黑”,人们更关注的是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能否得到保护。


辩护律师杨大飞:我们的刑事诉讼有一个程序叫非法证据的排出,如果你在侦察阶段刑讯逼供,那么所取得的口供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当时开庭的时候一共是23个被告人,其中9个被告人明确说出被刑讯逼供的时间地点人物和具体的刑讯逼供的内容。根据规定,你提出这个以后法院要中止审理,要进行非法证据的排除,然后我们再恢复涉黑案件的审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