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一直觉得,是被丈夫——北空某通信总站三级军士长刘伟“骗”到这儿的。

汶川地震那年,老家陕西汉中受灾很重。住在帐篷里,出生不久的儿子患上了湿疹。不得已,我们就来“投奔”他。一天,他兴冲冲地告诉我,他被调到“夫妻台站”了,我也跟过去,从此一家人单独住个大院子,天天“农家乐”。我心里乐开了花。

一到台站,我就傻眼了。那满院子泥巴、破落的营房,还有博物馆级别的旧家具,对门养殖场的鸡粪围了半个院墙。

你说,我一个城里长大的独生女,猛一下“扎”到这又吵又瘆人的环境,哪受得了!一连几天,我嚷嚷着要走。他哄了一阵不管用,就板起脸训我:“这是组织上的命令,你当过家家呢?”他还正经八百地宣布:“在这儿你是我的兵。以后,你管屋里,我管外面,这是纪律,就这么定了!”我没好气地顶了他一句: “定什么定,看你能在这鬼地方坚持多久?”

他是个“城镇+独生子女”兵,从没下过地、吃过苦。没想到,一个月过去了,院子被他翻了个底儿朝天,铺路砖、整菜地、种草坪、养鸡鸭,还真有农夫的“范儿”。

我看他没有撤的意思,就没事找茬和他吵架。有天晚上吵得很凶,他又摆出一副长官的“谱儿”教育我。我不听,就推他,手推疼了,就赖他打我,他没 “电”了,摇摇头走了。过了许久,我透过窗子看见树下有个人影,烟头一闪一闪的。我心里一酸:既然跟了他,那就听他的吧……

接下来,我们齐动手,营院渐渐变了模样,我心里也亮堂起来。他这人头脑活、爱鼓捣,光蔬菜瓜果就种了几十种,还养了狗呀、鹅呀、兔子什么的。我老嫌他养动物麻烦,人吃了还得给它们做吃的。他说,多几个喘气的,多些生机嘛。

对了,刘伟有个毛病,就认部队。我想买个网卡上QQ跟以前的姐妹聊天,他说部队不允许;我想一家人出去逛逛,他说院子不能离人,又是不允许;儿子的小伙伴要来家里玩,他说这是军事禁区,还是不允许。

忘了说,除了看守营院,他还要巡护国防通信缆线。部队规定每周两次,可他几乎天天去。一天,他一早出去巡线,天下起暴雨。晚饭凉了还不见回,电话也关机,我越想越害怕。正在这当儿电话铃突然响了,我抓起话筒,听到他说路上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赶路,眼睛里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等他一身泥水回来,我边哭边问他咋回事,他却一脸轻松:“没事,就是路有点滑。”

一晃眼,在这呆两年半了。他白净的脸染成了古铜色,我也变了好多。前些日子,我埋怨他,婚前打的3个耳洞快消失了,也不给我买个耳环戴戴。他当即给我2000块钱。我到城里转悠了半天,就是舍不得买,最后给儿子买了双鞋。

不怕您笑话,无论他怎样说我,我心里有本账,觉得他能干,甚至有点崇拜他。跟着这样一个“兵丈夫”,我和3岁儿子小宇也变得像个兵了,现在儿子跑步都喊“一二一”,袜子自己洗。

去年年底,刘伟从总站机关捧回了“先进留守台站”的牌匾。看他得意的样子,我故意气他:“是不是每个台站都有啊?”他瞪了我一眼:“你懂啥?”第二天,他破天荒给我买了盒排毒养颜胶囊。他嘴上不说,我知道这是对我的褒奖。都说军功章里有军嫂的一半,如今我也是半个兵了。一瞅见墙上的牌匾,干活就有劲。(解放军报/杨丹谱 白先林 北空某部军嫂张莉口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