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军营故事: 军中“牛人”举炮弹时轰然倒地

举哥参加森林扑火救灾。张洪瑜 摄


杨廷举,成都军区某炮兵团二连中士,贵州大山里来的农村娃,憨憨厚厚,壮壮实实。


战友们为他取一谐名——“举哥”,除因其名带“举”字,还缘于他举炮弹的典故。


熟悉炮兵生活的人都知道,举炮弹是训练间隙活跃气氛的“非正式赛事”,重在参与,不必当真。可举哥愣是较真,在人群中叉着腿,从100次举到200次,再到300次,虽然已战胜了所有对手,却依然不撒手。之后每举一次,脸色便难看一分,动作也艰难一分。


战友们起初还鼓掌吆喝,见他越来越狼狈,都不再鼓掌,看他能牛多久。果然,举哥逐渐力竭声嘶,摇摇欲倒。值班排长大吼“停”,举哥轰然倒地。


大伙七手八脚将他扶起,举哥却不高兴了:“我还可以举嘛!”事后,举哥胳膊疼了两周,红花油用了两瓶,举哥之名从此叫响。


举哥的认真是出了名。炮手训练中,分解结合炮闩是最简单的内容之一,举哥却极其认真:先是正课时间在炮库练,再是课余时间借出炮闩练;先是睁着眼练,再是蒙着眼练;先是两手练,再是单手练。手掌练出了厚厚老茧,也练出了神奇:炮闩在他手中翻转如飞,零件叮当脱落,眨眼间又推装到位,动作如行云流水。


有战友感叹:“真是炮兵版的‘卖油翁’呢!”当兵第一次参加实弹射击,有老兵教举哥悄悄用棉花塞住耳朵,举哥又来了认真劲:“塞了耳朵,听不见口令咋办?”震耳欲聋的炮击声中,举哥昂然蹲立炮后,炮长发一令,他做一动,有板有眼,任凭惊天动地、烟尘弥漫,亦不惧不避。

射击后,举哥满身灰土,连眉毛头发也被火炮烈焰的高温烤焦。团领导见了,特意把他从队伍里拎出来,当众夸道:“啥叫好炮兵?大家看看他就明白!”


好炮兵却也遇到了难以跨越的坎。在战炮班,瞄准手通常由副班长担任,举哥虽然当了副班长,却弄不明白怎样计算射击诸元,一直当不了瞄准手。按理这是个“羞事”,举哥人前人后却不避讳:“我脑子转得没别人快,算不来那些数学问题呢。”


当不了瞄准手的举哥,“任职经历”却很丰富,一至七炮手,他每个岗位都干过,个个岗位都玩得嘀溜转:挖驻锄、打千斤顶、开闭大架、装填弹药……一人能干四五人的活,可就因为干不了瞄准手,按规定便不能任炮长,连队屡次研究其任职,都只得作罢。


当兵7年依然是副班长的举哥,在一次战炮班比武中,勇武利索,动作纯熟,在普通的操炮动作中,展现出惊人的速度、力量和技艺。


特别在减员操炮中,他一人便能与瞄准手协作完成全炮操作,并精准无误,举座皆惊。在场领导赞叹:“钢板能打穿,辊轴能压弯,打仗就要这种兵!”这次比武,举哥所在三班得了第一。


经团党委研究,三等功既不是给三班的炮班长,也没有给三班的瞄准手,而是给了普通炮手杨廷举,理由简单明确,无人不服——他是这个班的魂!(张洪瑜、洪涛)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