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核心提示:暗杀活动从1972年10月到1981年8月,持续9年有余。列入死亡名单的11名恐怖分子全部被处死,也伤及了大量无辜,摩萨德的复仇行动震撼世界。

本文摘自《文史参考》2010年第5期,作者:王瘦吾,原题:《最大规模的复仇:全球追杀“黑九月”》

编者按:2011年10月5日上午,两艘搭载13名中国船员的船只在泰国境内被不明武装分子劫持,截至目前,13名船员均已遇难(中国网消息)。这一惨剧无疑促使我们更加关注保护中国海外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尤其在中国综合国力日益增强的今天,如何保护自己的公民,如何令我们的公民享受国家强大带来的安全与荣誉,“小国”以色列的一些做法确可作为借鉴。

1972年9月5日,德国慕尼黑奥运会进行期间,一群巴勒斯坦恐怖分子乘着夜色钻入奥运村,绑架并杀死了11名以色列运动员。

死亡名单上的人

慕尼黑惨案发生后,以色列举国哀悼。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下令实施报复。她对摩萨德头目扎米尔和复仇队长阿夫纳说,以色列存在于世,就是要保护犹太人,使他们免遭敌人的欺凌和虐杀。“这是我的决定,责任由我来担当。”

扎米尔为暗杀行动命名为“上帝的复仇”。为给被杀的11名以色列运动员抵命,死亡名单凑足11个人,一支训练有素的暗杀队伍——“死神突击队”成立了。“死神突击队”分成若干个小组,暗杀每个目标动用一个小组。

暗杀活动从1972年10月到1981年8月,持续9年有余。列入死亡名单的11名恐怖分子全部被处死,也伤及了大量无辜,摩萨德的复仇行动震撼世界。

枪击兹怀伊特

第一个被干掉的是“死亡名单”上的第四位:瓦埃勒•兹怀伊特,他是“黑九月”在意大利的头头。

1972年10月16日夜里,40岁的兹怀伊特像往常一样,从他的意大利女友家出来回家。在公寓门厅里,暗杀小组的两名特工出现在兹怀伊特面前,一名特工用英语问道:“你是瓦埃勒•兹怀伊特吗?”问得很随便,而且很有礼貌。扎米尔曾对他们说过:“要和目标套近乎,好像他就是你的亲兄弟一样,让他自己暴露身份,然后再拔枪,拔出枪来就要立即射击。”

兹怀伊特毫无防备,没带枪,也没有保镖。两个特工几乎同时扣动了扳机,装有消音器的贝雷塔手枪发出轻轻的“嗒嗒”声,兹怀伊特倒下了,身中14弹。

摩萨德为杀死兹怀伊特,共花费了35万美元,但头头扎米尔认为很值得,旗开得胜。

杀人电话

哈姆沙里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驻巴黎的正式代表,他温文尔雅,颇有教养,娶了个法国妻子,生了一个女儿,住在巴黎一套公寓里。

但是,有材料证明他策划了多起恐怖活动,包括“黑九月”事件。

哈姆沙里无论走到哪里,都有警卫跟着,并事先为他“清扫”路面。公寓四周的街道上都布设了警卫暗哨。用暗杀兹怀伊特的办法来干掉哈姆沙里要担很大的风险,而且,在杀死他的同时,还要避免伤害他的妻子和女儿。因此,扎米尔决定不惜一切代价避免直接交火,他们商定了一个更巧妙的安排,借助摩萨德的军械师和爆炸专家来完成。

1972年12月5日,一名特工乔装成管道工,破坏了哈姆沙里家的电话电缆。第二天晚上,一位技师开着一辆工具车来了。在检修电话期间,技师把一枚新式炸弹偷偷放到了电话机底部。拿起听筒,炸弹还不会起爆,只是解除了保险,还须有无线电信号遥控,才能引爆。

12月8日上午8点25分,哈姆沙里的法国夫人像平时一样,送女儿上幼儿园去了。

两天之前,哈姆沙里曾接到过一个“意大利记者”要求采访他的电话,他们已约好今天在一个咖啡馆里面谈。那个记者说,他一到咖啡馆,就往他家里打电话。

现在,那位“意大利记者”打电话来了,哈姆沙里拿起听筒,对方说明自己是“意大利记者”后,问他是不是哈姆沙里本人,哈姆沙里刚回答了“对,是我”,电话机爆炸了。

暗杀小组的特工们躲在附近的工具车内,看到整座大楼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哈姆沙里寓所的大玻璃窗震出了纵横交错的裂纹。哈姆沙里并未当场身亡,在医院里苟延残喘了一个月后,才死去。

弹簧炸弹免伤无辜

对“死亡名单”上的第十位人物——侯赛因•阿巴德•希尔的“处决”,是在塞浦路斯进行的。希尔的职业是东方语言教师,他从不随身携带武器,也没有保镖。

1974年1月22日,扎米尔得到情报,希尔将于次日去塞浦路斯,他已在一向住惯的奥林匹克饭店预定了房间。当天夜里,暗杀小组捷足先登,住进了奥林匹克饭店。

1月23日晚上,希尔化名侯赛因•巴沙里,持叙利亚旅游护照,住进了奥林匹克饭店。

暗杀小组的爆炸专家决定在希尔的床下多放些炸弹。可是,住在希尔隔壁的是一对以色列新婚夫妇,他们是到塞浦路斯来度蜜月的。爆炸专家拍着胸脯保证说:“绝对不会危及隔壁房间。”

给希尔准备的是一种压力炸弹,内有6个小型炸药包,分别连在两个弹体上。两个弹体由4个弹簧隔开。弹簧可以防止上部弹体的4颗螺丝碰到下部弹体的4个接触点。但是,人体的重量足以压低弹簧,使螺丝碰到接触点。这样一来,压力炸弹的保险就打开了,然后,通过无线电信号引爆炸弹。

1月24日早上8点刚过,希尔外出。暗杀小组的两名特工偷偷溜进他的房间,把炸弹固定在床垫下面的金属弹床绷上,并破坏了卧房内床头罩灯的开关线路。这样,在远处的摩萨德特工看到卧房的灯熄掉时,就可以断定希尔上床就寝了。

晚上10点,希尔回到奥林匹克饭店。暗杀小组的一个成员跟着希尔一起上了电梯,为的是搞清楚确实没有别人和希尔一起进入房间。

大约20分钟后,希尔窗内的灯光熄灭了,暗杀小组的头头担心希尔关灯后还未上床躺下,因此等了两分钟才发出“动手”的命令。可是他的命令还是下得太早,当手下的一名特工揿动遥控器的按钮时,什么也没发生。

那位爆炸专家在心里默默数到10,咬着牙再次按动按钮。

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一道火舌卷着玻璃碎片和破砖乱石朝着街面袭来。饭店里的其他人,包括那对以色列新婚夫妇,皆安然无恙。那对夫妇的房间与希尔的房间仅隔一堵薄薄的墙壁。墙的那边,希尔和他的床都已化为灰烬。

凶杀发生在街头

摩萨德马不停蹄,继续从“死亡名单”上勾出第四位牺牲者,他就是第五号目标巴西尔•库拜西博士,他将于3月底去巴黎度假。库拜西目前是贝鲁特亚美利加大学的法律教授,他常到欧洲去,负责“黑九月”在欧洲的武器炸药等事项。

摩萨德很快就在巴黎找到了库拜西住的旅馆。4月6日晚,库拜西像平日一样出门散步,刚走近皇家大街,摩萨德的两名特工就紧紧尾随其后。另外还有一名特工开着汽车在他们身后约50米处跟着。

库拜西显然已经察觉到有人盯梢,但对于“黑九月”的这位军需官来说,他胆子太大了。他在十字路口的红灯下站住。

两名特工赶上来了,“喂,库拜西!”一名特工用希伯来语喊了一声,话音未落,他俩手中装有消音器的贝雷塔手枪响了。库拜西倒在人行道上。

尾声:“上帝的复仇”谢幕

1973年4月,摩萨德策划了一次最大胆的行动,派遣突击队奔袭远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巴解总部,不但打死三名刺杀名单上的“黑九月”成员,还打死100多个巴解武装分子,炸毁巴解总部大楼。仅仅过了2个月,他们在巴黎炸死了“黑九月”的外交大使布迪亚。1977年,摩萨德的内线用毒巧克力杀死了哈达德。1979年1月,让摩萨德付出巨大代价的萨拉迈也死于美女特工的汽车炸弹下。

1981年8月1日,死亡名单最后一个目标阿布•达乌德在波兰一家旅馆遭到突然枪击。刺杀达乌德本不是这位摩萨德特工的任务,但当他偶然在旅馆里认出了这位“黑九月”头头时,一时冲动便开了枪。

“上帝的复仇”行动至此落幕。一场历时九年的追杀行动,成就了间谍史上一段经典传奇。这种以暴易暴的反恐方式,也给摩萨德招来一片非议,在国际社会饱受诟病。

资料来源:大众文艺出版社《摩萨德行动档案》、九州出版社《二十世纪著名间谍》等

摩萨德简史

“摩萨德”(MOSSAD)又称秘密情报局,是以色列为协调全国的情报机关和它们的情报活动,于1951年9月1日在美国人的帮助下,模仿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模式创建的。它是以色列最大、最重要也是最著名的情报机关,统辖着以色列的军事情报局、国内安全局、外交部调查局、警察情报局等情报机关,归总理直接领导。它和美国中央情报局、英国军情五处、苏联克格勃一起,被公认为全球谍海的四强。

摩萨德的组织机构和活动情况相当严密,就连历任头目的姓名也被列为最高机密,他们通常要在退休多年后,才能公开其旧身份。摩萨德的首脑由以色列总理直接任命,无须经过议会批准,而且每周开一次例会向总理汇报工作,是以色列内阁中唯一有权不经通报就可以直接晋见总理的“特殊阁员”。

摩萨德的活动经费完全由内阁负责,它根本不需要因为钱的问题而去同财政部门打交道。不过,以色列国力有限,不可能维持庞大的情报机构支出。因此,摩萨德组建了相当精干的特工队伍,而精干、高效也正是摩萨德的最大特点。

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市南端海滨,有一座很不起眼的陈旧的棕褐色小楼,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摩萨德总部。摩萨德总部的工作人员约2000人,设有8个处。

摩萨德还有200多名精悍的突击队员专门从事绑架、暗杀、破坏和营救等特别行动。另外,摩萨德有大约2500?3000名专职或兼职的特工人员活动在以色列以外的世界各地,他们一般都经过严格的特别训练,具有极强的间谍工作能力。

摩萨德大多在一些合法机构的掩护下进行活动,如大使馆、公司、商务处、旅游局等。其职责主要是搜集政治、经济、军事和恐怖主义活动等方面的情报,从事对外的暗杀、破坏、绑架和营救特别行动,以及五花八门的特殊行动:既有暗杀、劫持和破坏,也有骗诱偷窥等。

据说,摩萨德总部内有一幅100多英尺长,由计算机控制的壁式地图,以色列的敌人在全世界各个角落的活动,都能以一个个亮点的形式在这块地图上显示出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