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ML的美妙以关起门来为前提


谈到ML,本也是属于私生活上的事,却不宜拿出来说道,谁也不希望把自己最隐私的东西以示公众,不过说到此“私事”,却也是“私而尔公”的事,这“私事”估计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行使”过这个权利的,所以是“私”而不私,是“公”而不公,所以所谈者众,所行者私,此诚为社会常态,人可以在嘴上无所顾及的满嘴跑火车,但行为上却也要隐蔽而为之。

不过随着现在社会的自由化程度变化,却可以时不时的在公共场所看到一些让人觉得让人“眼睛一亮”的事,象情侣亲嘴拥拥抱抱的事那可算不的什么了,比如在公园公然ML,却也不是新鲜事了;人过他们只记着自己的欢欲,却忘记了他人的感受,一个在自己性的时候却带给别人压抑或不良感觉的人,虽然性是兴奋的,但是其行为表现出来的却是不懂忍住点。

却也不说什么道德文章,也不说礼仪廉耻,这些东西你说了人家也当是放屁,要是真当这是一回事的,谁还吃多了没事干把屁股露在陌生人眼里凉快着了;所以说了也是白说,同时只要执法的没看到,谁能管人家的闲事,人家愿意露出“屁股”凉快,这还真拿什么道德礼仪这类的务虚的东西来说道人家,人家只当是放屁。

这样的话其实也没有了说道的意义,有句老话是这样说的“人而无信,不知其可”,这话我们改改,用在这“人而无谓,脸当棉被”;这里还是从别的角度去谈ML还是应该关起来这个问题,那为什么要关起门来了,我们不要说道德,就当这样谈的是动物求欢,动物性交,你以为是随意什么场所吗?那也是不可能的,不说其的竞争者多,光是要雄求雌,却也只能等到雌的真发情了,雄的才有机会。

要是雌的没到时候,雄的非要如此之,那会是什么个情况,其多也是鸡飞狗跳吧;就算二者愿意,却也有些个阿狗阿猫的在身边,搞不好也会因“一场苟合引发成血案”了,所以就算是对动物来说,苟合也不是随便找个地头就能为之的,搞不好命都没了,所以苟合有危险,行之要三思。

不过人毕竟是高等动物,低级动物们的担心,作为高等动物的人却也不用担心这个,那担心什么了?就算男女你情我愿的,就算到了那种欲火烧身的地步,那也有许多要担心的事啊!比如要行苟合之事,总不可能站在大街上吧,总要找个人少的地方,例如公园小街里屋角等有点隐蔽的地方,不过虽然人少,却也不是什么家里关起来阿猫阿狗进不来的场所,也多少会有人路过,要是正在活快的时候,却有个“三只手”路过,顺手把脱下来的裤子啥的“不小心”偷走了,那时真不知道怎么是找张废纸了还是找几片叶子掩着屁股跑回家。

就算小偷下手没这狠,只求钱财,把裤子的口袋中的钱包“顺手”了出来,好好的鼓鼓的钞票就就换了主人,此时,不知苟合时的快感是不是变成了失落,是不是有了悔意了;不过这还是小事吧,要是在无人之光天化日之下,遇到个明着来的抢劫者拿着把刀顶着屁股,是不是那时屁股会发凉了,是不是觉得苟合这事其实也是风险很大的色当了。

就算社会治安好,就算运气也不错,那是不是有可能在苟合时遇到个认识的人了,要是如此,那是不是也如脱裤子时的那淡定了,估计多少有点紧张了吧,毕竟我们的社会是人情社会,毕竟我们的社会开放还没到脱了裤子可以见丈母娘的程度,顶多也就是穿上裤子不认帐罢了;所以要是真遇到个这样难看的事体,估计这个那个半天,生怕对方要是把这事嘴巴大,搞的亲戚朋友的都知道,那可就满城风雨,搞坏了形象啊。

不过这情景却是难见,为啥能苟合的谁跑熟的地头搞,都不是人生地不熟,猪狗都不如的地头不;所以敢为此事者,都不担心这个,不过熟人没了,是不是还有逛公园钻屋角的阿狗阿猫了,要是万一不小心把“屁股”当热狗咬上一口,那可真见了鬼了;就算没个阿狗阿猫,却也有小虫啥吧,万一咬了“鸡鸡”有个传染病啥的,那可就笑大发了。

就算一切都好,这苟合的地头是不是有点“硬”,就算这也无所谓,找个新鲜求个刺激,那这免费的情色片是不是觉得有点太便宜别人了,人家又不给钱不给物的,以世下物化横流的观点,是不是脑子有点“傻”啊;免费的让人看戏,搞不好让人评点几下这某人能力真差,没几下就软了,这样搞的本是对象才知道的事搞的别人知道了,这不影响自己的“光辉形象”不。

如果觉得这也无所谓,那这做其实也是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啊,按中医来说,热火过头,邪气入侵啊,天气好还好,要是不好,搞不好凉气一吹,当时爽气,等汗一出, 凉风一吹,搞不好来个感冒啥的,这可就“好事”变“痛事”了,所以人ML还是回家去吧,关上门,狗也进不来,风也吹不进,偷更是别谈了,快感还安全,所以ML的美妙还是以关起门来为前提,要不,“凉”了身,伤了身就与愿相违了。


本文内容于 2011/10/12 15:11:43 被小编a1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